河北保定恶报警世录(2)

发生在河北省保定市的恶报事例汇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接上文

以下记述河北保定地区公安局局长、派出所所长和普通警察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恶报。这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其实也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他们因为参与迫害,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

把这些恶报事例如实报道出来,并不是为了幸灾乐祸,而是慈悲劝诫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希望他们停止作恶,不要重蹈覆辙。

二、遭恶报的保定地区公安局局长、派出所所长和恶警

(一)参与迫害法轮功,车祸毙命

组织策划者:两死一伤

张五进,男,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玉锁,男,法制处劳教科科长;张应华,男,司机。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三人驱车赶赴阜平,要与河北省国保总队人员共谋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宜,车行至中途,冲出高速公路,赵玉锁、张应华当场毙命,张五进甩出车外,多处骨折造成重伤。

张五进,男,蠡县人,二零零一年任易县公安局局长,二零零四年升任保定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副局长。此人把迫害法轮功作为升迁的资本。二零零一年在易县任公安局局长期间,疯狂绑架易县、涞水和北京市房山区的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使用老虎凳、铁椅子、电棍、毒打、几天不许睡觉等酷刑,多人被迫害的死去活来,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在他的干预下,易县法院非法重判张东生、闫和泉、曹小刚等十一人,刑期最高十五年,其他法轮功学员每人被敲诈五千至几万元不等,共约二十万元。他调保定市后,迫害变本加厉,各市县更多人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打家劫舍和敲诈。出于各种原因,张五进曾关照并放了蠡县家乡一名法轮功学员,使其免受非法劳教之苦,可能就因为他还做了这么点善事,上天暂且给他留下一条命。

赵玉锁,男,蠡县人,任法制处劳教科科长后,经他手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达五百多名,致使被劳教所酷刑折磨死、伤、残者比比皆是。赵玉锁死后,蠡县公安局通知很多警察给赵玉锁送葬,在火葬场门口,一些警察感慨地说,“给共产党干事,把命都搭上了”,“犯不上啊”,“法轮功怎么了,一不偷二不抢,光做好事”,“把人家整得家破人亡的,这才叫报应啊!”

张应华, 男,开车拉着公安局黑官东奔西跑干坏事,整天鞍前马后,终跌入罪恶深渊,成了邪党的殉葬品。

车祸而死

王晓亮,男,涞水县公安局警察。二零零一年在看守所殴打法轮功学员,调到拘留所后继续行凶,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早晨出车祸而死。

×××,男,二十多岁,圆脸,小个,蠡县鲍墟乡派出所警察,二零零零年,电击法轮功学员,不久骑摩托车被撞死在马路上。

彭小五,男,近四十岁,蠡县鲍墟乡派出所副所长。因积极构陷、绑架法轮功学员,河北省邪党给其记三等功,得一万元奖金。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晚十点左右,被大车撞死在永盛大街奔垒德村的十字路口上。

崔健,男,五十三岁,定兴县李郁庄派出所副所长,后任县看守所指导员。积极配合县“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二点左右,在通兴西路新华书店附近开车逆行,与一辆三马车擦身后,撞上一辆拉石头的拖拉机,当场身亡。

王克林(又名老多儿),男,保定市江城乡派出所所长,满城县城东村人。随意绑架、关押、打骂、敲诈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一天晚饭后,与妻子在满城县交警队家属院外马路边(紧贴马路牙子)遛弯,当走到交警队东侧时,王克林突然被一辆轿车撞倒在地,当即死亡。肇事者从看守所释放后,人们问他怎么出这么大事?他说真邪了门了,根本就没看到有人。事故赔偿了一笔钱,王克林的外甥来借钱十万,从银行支出后走出不远,被人抢走了。

景洪池,男,三十六岁,满城县韩村镇派出所所长。多次抓捕、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还狂妄地说:“遭报?我这不是挺好的,他报我看看?”二零零五年七月车祸丧命。

李克强,男,五十多岁,阜平县公安局刑警队长。曾五花大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到保定追上访群众,乘坐的小车撞到大货车上,李坐在司机后面,车上的人只有他一人当场死亡。

(二)参与迫害法轮功,患病而亡

脑主干破裂死亡

耿卫东,男,四十一岁,高碑店市团结路派出所所长。几年来积极迫害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六月中旬,参与大绑架行动,没过几天,早晨遛弯儿回家刚坐下,即感头疼,医院检查为大脑主干破裂,当场死亡。

自讨苦吃:夫妇双双脑溢血,一死一瘫

冀文国,男,四十八岁,历任涞水县东文山乡派出所、义安镇派出所所长。中共邪党帮凶,积极迫害法轮功,扬言:“谁跟共产党作对,我一定叫他吃到苦头。”一次吃请后突发脑溢血,受尽折磨后死亡。其妻纪术花对大法师父胡言乱语,不久也患脑溢血,半身不遂。

家败人亡

张祥,男,六十多岁,原定兴县张家庄乡派出所所长。受邪党谎言蒙蔽,积极迫害法轮功,在当地影响很坏,后家败人亡。他得肾病花掉三十多万元换了肾也不管用,死亡。妻子病故后,儿子儿媳闹离婚。

积极迫害,胃癌死亡

刘海,男,五十四岁,涿州市公安局派出所副所长。在任拘留所副所长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谁讲真相都拒绝,国外打电话劝其退党,他说:“你给我开工资呀?你要给我二十万,我就退。”二零零七年初,患胃癌到北京手术,八月十一日死亡。

心脏病发作死亡

方志勇,男,历任高碑店市白沟镇富强路派出所、高桥派出所所长。自从迫害法轮功后,身患糖尿病仍执意参与迫害。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方志勇带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福珍、张贺新,非法拘留俩人半个月,之后又去骚扰,迫使二人流离失所。同年六月九日晚,方志勇心脏病发作死亡。

脾癌身亡,丢下妻儿

张建民,男,四十二岁,雄县韩西楼村人,历任雄县板东、米北、城关、龙湾派出所警察。 他多次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张建民等警察称有人举报,随后绑架了龙湾、道务村四位法轮功学员,张建民分别勒索两名法轮功学员家属一千四百元、一千八百元。二零一二年八月底,张建民得了脾癌,仅五天就不治身亡,丢下妻子和三个孩子。

那个向龙湾派出所恶告法轮功学员的庞某,在恶告的几天后,骑车时钻到了一机动车底下,一只胳膊骨折,脸部受伤。

癌症、怪病而死

王银普,男,四十多岁,安国市看守所警察。疯狂毒打、辱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上半年死于癌症。

张立民,男,四十岁左右,安国市石佛镇派出所副所长。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不久,在开车途中突发心脏病死亡。

马志伟,男,四十岁左右,涞水县公安局股长。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海内外给他讲真相一概不听,二零零七年皇历八月十七日得肝癌、肺癌死亡。

粱小进,男,望都县寺庄乡派出所所长。对法轮功学员百般刁难、迫害,二零零二年被保定公安局抓走,回来后调出公安,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死亡。

臧伍,男,顺平县拘留所警察。毒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暴病身亡。

许武斌,男,五十多岁,满城县神星镇派出所所长。多年前流氓成性,后经请客送礼进了县公安局。他想凭借积极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不但没有如愿,还得了一种怪病,饱受折磨而死。

男女鬼混,死于车库内的小车上

闫士锋,男,涞水公安局内保股股长。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他和仇视法轮功的妇幼检验科主任张立红鬼混,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发现死于车库内的小车上。

(三)病魔缠身、伤筋断骨,生不如死

强奸犯:阴茎和睾丸全部切除,生不如死

何雪健,男,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年轻警察。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在该派出所公开强奸两名中老年法轮功女学员。在海外愤怒声讨下,被轻判八年徒刑。后患阴茎癌,医生将其阴茎和睾丸全部切除,曾三次自杀未遂,生不如死。

“我怎么还没遭报应?”

张甫会,男,涞水县石亭镇派出所副所长。以前是当地一个地痞,后被公安局利用。积极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他对法轮功学员反唇相讥,说:“我怎么还没遭报应?”当年冬天出车祸把腿撞断,二零零四年九月伙同一无业人员持枪蒙面抢劫,得现金六百多元、支票二万多元,去银行支取现金时被抓捕。

遇车祸撞伤腿

张进辉,男,阜平县国保大队长,从二零零三年到现在,一直是该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之一,后撞车把腿撞伤。

应验自身

赵金林,男,易县独乐乡派出所副所长。他用钢筋棍边打法轮功学员边骂:“再去北京,打断你的腿。”结果应验到自己,他开车与农用三轮车相撞,下肢粉碎性骨折。

“这家人真倒霉!”

陈贵星,男,五十多岁,原蠡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表面伪善、背地里干坏事。他对蠡县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关押、敲诈勒索、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狄万青被残忍的迫害致死。他说:“不抓法轮功,我们吃什么?”非法审问一名未婚女学员时说:“我真想强奸了你。”退职后,仍无事生非,经常和妻子到街上撕真相标语。后来妻子到崂山旅游摔断胳膊,又查出腹中长了瘤子,做了手术。其父得癌症病死,其子闹离婚,自己也得了病,不敢声张。乡亲们说:“这家人真倒霉!”

邪党打手,两死五伤

朱晓涛,男,三十四岁,定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积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给他讲真相劝善都不听。二零零八年十月,上司以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给他们放假。去山东旅游,他开车带了六人撞在石头上,两人当场死亡,五人重伤,他内脏出血,汽车报废,赔偿人家五十万元。

心脏手术

吕冠江,男,六十多岁,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原政保科长。中共迫害前,参与指使破坏群众炼功活动,以图挑起事端。迫害后积极操纵抄家、绑架、长期关押法轮功学员。后做心脏手术,苦度残年。

自己重病,又殃及家人

赵建英,男,五十多岁,曾任安国市公安局副局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敲诈勒索,二零零零年突患严重糖尿病;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其妻因癌症切除子宫。

开除公职,浑身是病

刘兴华,男,涞水县石亭镇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九年后一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经济问题,并和所里女警察长期鬼混,二零零三年被开除,现呆在家里,浑身是病。

史浩,男,徐水县拘留所办事员。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二零零一年得尿血症,被开除公职。

瘫痪

李国昌,男,蠡县看守所警察。寒冬腊月扒光法轮功学员衣服,逼他们趴在水泥地上冷冻。酒后闯进女监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猥亵,无耻的去摸一未婚女学员的下身,吃乳房。李国昌流氓成性,二零零零年冬突然瘫痪。

大年三十家失火,性病

赵军,男,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蹲坑、跟踪、窃听电话。 “十六大”期间,疯狂抓人,扬言抓住某某判七年,我不信治不了法轮功,挖地三尺也得找到。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家中失火,烧得乱七八糟,二零零三年得了性病。

左眼球被摘除

梁玉锁,男,四十三岁,涞源县塔崖驿派出所副所长,迫害法轮功,有一天开着借来的捷达车下班回家,方向盘失灵,撞山翻车,在保定一医院做手术,左眼球被摘除。

撞伤、摔断

耿金友,男,易县南城乡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深夜,开吉普车带两名恶警去尚庄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回来时车撞在路边的杨树上,耿金友一条腿摔成三段,其中一个恶警胳膊摔断,另一个恶警牙齿撞掉,面部撞伤。

王志勇,男,四十多岁,易县西山北乡派出所所长。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左右出车祸,把腿撞折。

得了胰腺炎

刘国凯,男,徐水县公安局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很邪恶,二零零七年得了胰腺炎。

(四)一人作恶,殃及家人

哥嫂双双被暗杀

祖连才,男,高碑店市白沟镇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没得升迁闹情绪,还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四月,哥嫂在白沟双双被暗杀。

一人作恶,祸及三代

史纪仓,男,徐水县拘留所所长。经常指使下属并亲自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打骂被关押的亲人。二零零一年,他两、三岁的孙子得了淋巴癌。这本是上天警示他作恶会殃及子孙,但他不信,结果孙子当年夭折。二零零三年春,史纪仓本人突发脑溢血暴病死亡。二零零四年春,他妻子、县妇联主任商锡珍死于肺癌。二零零五年冬,在徐水县工商银行工作的儿子患尿毒症死去。一人作恶,祸及三代,五年内竟死去四人。

老年丧独子

刘贺祥,男,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局长。因肆意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从顺平县公安局副局长提升为望都县公安局长。二零零四年被摩托车撞了仍不悔改,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殃及后辈:其独生子驾车钻进大车底下死亡。不久刘贺祥被双规。

(五)丢官、撤职遭调查

孟凡良,男,高碑店市白沟镇富强路派出所所长。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二零零八年被撤职。

高军,男,高碑店市白沟镇富强路派出所所长。上任后继续迫害法轮功,被撤职。

刘志敏,男,六十多岁,安国市石佛镇派出所所长。迫害本镇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非法劳教三名法轮功学员。而后被调到安国烟草公司任所长,因贪污被撤职。

李文彦,男,蠡县城关派出所所长。一名法轮功女学员被他打昏在地,血顺着衣服流,还扒光女学员衣服在雪地里冻,使人死去活来。平时闯进学员家翻箱倒柜,见钱就装。晚上蹲坑抓人,白天撕真相标语。全乡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其毒打和谩骂。二零零三年秋,本人因欠账被起诉,因殴打河北电台记者,被全省通报,撤销职务。

赵玉霞,女,四十多岁,满城县公安局原国保大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因给一杀人团伙销赃两辆桑塔纳,被取保候审、撤职。

仁孟田,男,涞水县龙门乡派出所所长。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大打出手,非常凶残,勒索钱财甚多。后遭恶报:仁孟田被双规;他二十岁的儿子酒后驾车撞上山崖,车毁人亡。

谢玉宝,男,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首恶之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酒后整理迫害法轮功材料时,竟把材料通过邮局寄往美国,截获后追查到他时竟毫无印象,据说当时连惊带吓致昏,被带到保定关押审查。

(六)有所醒悟,调离迫害岗位

张辉,男,三十多岁,满城县城关镇派出所副所长。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后突发心脏病住院,警察们在背后议论纷纷。之后他有所醒悟,调离了迫害岗位。

马保忠,男,阜平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由于迫害法轮功学员,家里老出事,调离了,说这不是人干的。

罗东升,男,五十多岁,涞源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就为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卖力,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勒索钱财。其恶行累及家人,二零零五年时,其妻所患的心脏病突然加重,花费很多药费。法轮功学员对他及其家人讲真相,其父摆手不听,后得癌症身亡。罗有所悟,调出国保大队。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