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讲法传功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得法前我曾练过别的气功,也不懂得修炼心性去掉执着心才是长功的关键,只觉得气功就是祛病健身,并没有往更深层想。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那天,早晨晨炼刚结束,站长拿出一沓门票,说是今晚六点在齐市电业文化宫有法轮功带功报告,三元一张门票,不一会门票就卖的差不多了,还剩一张票,站长问我要不要?我说不要。站长说你要吧就剩一张了,不然就没了。我说我现在这个功还不知练的怎么样呢?怎么又去听别的气功了? 站长说我劝你还是去吧,多听听有好处不然就没有机会了!要不这张票免费送给你怎么样?!我一听站长这么诚恳,不好意思掏出三元钱把票留了下来。

回家后发现早晨新穿的高筒袜,在右腿腿肚子上有一个象鸡蛋黄大小的地方,圆圆的里面有十几个小眼。自己觉得有些纳闷儿?心想新穿的袜子怎么偏偏这儿坏了?一想是呀,晨炼时右小腿总感觉热呼呼的有东西在腿上转,时不时的用手去扑了扑,也许是抓坏的吧。也没悟到是师尊在慈悲收救有缘得法的人。过后每当回想起这段往事来总觉得有些汗颜。怎么当时悟性这么差!?

我们单位有三个人参加了这次带功报告会。其中一位大姐甲和我坐在一起,大家来的早一点都在揣测今天讲课的师父一定是位年长者或资格最老者等等。然而在讲台就座的那位最年轻的、身材高大的,上身穿白色短袖衬衫、下身着灰色裤子,面容慈祥常带微笑,这才是我们伟大的师尊啊!

此之前,我的偏头痛很厉害,犯病时脑神经一阵一阵的痛,整夜不能入睡,搞得我精神不佳、面黄肌瘦。

在课堂上,师尊简略的讲了一下中国法轮功的法理和功法,同时打出无数的法轮和功给学员调整身体。我的身体是属于敏感型的,第一天就感觉小腹部位有法轮在转,尤其是头部,就像孙悟空用的金箍棒一样的东西,不到一尺长闪闪发光穿透两个太阳穴,在脑中来回搅动非常痛。我身边的大姐甲也是一样,以前腿有风湿,这一下也出现了疼痛的症状。最后师父让大家站起来统一听师父的口令,一起跺一下脚,瞬间疼痛症状全无,身体如卸重负一样轻飘飘的。我心想这一下头痛的顽疾治好了不用再来了,思想深处还停留在气功就是祛病健身的,把法轮功也混同于一般的气功了。

第二天师尊正式开班,在学习班上,师父再次给学员调整身体,使学员的身体不断的净化。有一天刚上课不久,我就开始犯困一会就呼呼睡着了,大约睡了一堂课的时间,师父讲完了我也睡醒了,可师父讲的法一个字都没落全听進去了。正如师尊所说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1]

第三天的时候,我的嗓子感觉发痒不舒服,一声接一声的咳嗽连上气了。有的学员让我用以前学的气功方法去治,我说不行。师父说了“修炼要专一”[1],这是消业。忍过去就好了,可不能再把以前练的东西掺進去了,会把功搞乱套的。另一学员又说,看你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还是试一试吧。我说,不行,既然学了法轮功就不能乱掺别的东西了,师父说了:“修炼是严肃的”[2]。就当我还以前欠的债了,不用管它。随后我请了一盘炼功音乐带,心想快点往家赶路好听听新请的炼功音乐带。到家后发现嗓子不知什么时候好了,不咳嗽了。随后把家里所有以前学的气功书,烧的烧,扔的扔。从此师父把我以前学过的东西全部抹掉了。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喜悦的泪水象泉水般的流淌着,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么多年我可找到您了!这才是我苦苦等待许久的宇宙正法呀!我终于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感到在整个传法场的上空金碧辉煌,射透天边。师父讲法用的麦克风也是金光闪闪的,师父的整个身体都是透明体。

在学习班上师尊多次给灌顶。特别是第一次时,头顶就象平时我们切的西瓜一样,从中间咔一下切成两半,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头顶什么也没摸到,就感觉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通透全身。整个身体无不沉浸在轻盈殊胜美好的状态中!在炼五套功法时,师尊给每位学员都下了气机,尤其是我做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中的单手冲灌时,就像吸铁石吸着一样,不能走偏一点,只能随机而行。

转眼到了第十堂课,学员发言,谈心得体会,然后师尊给学员解答问题。会务组安排我发言,并代表二十一位学员向师尊敬献锦旗。锦旗落实完了,就差发言稿了,心想第二天到单位写吧,结果可到好,公司领导来我单位检查,整整忙乎了一天,这可怎么办?只剩半个小时的时间了,赶快先打一个草稿吧,就这样匆匆来到了会场。发言稿准备的不充份,紧张的心“怦怦”直跳,心里一遍一遍的求师父,师父呀怎样才能让弟子不紧张啊?!这时会务组让发言的学员到后台去做准备,我来到后台,一眼就看到师父正用慈祥的目光微笑着等候我们呢。从未有过的那种殊胜祥和的感觉油然而生。一切的紧张和不安都抛在脑后了。正如师父所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在发言中,本来我的发言稿只写了一页多并没有写全,可是坐在师父身边发言时,根本不是按照发言稿写的顺序讲的。而是把这十堂中所有的感受象过电影一样一一道来,根本没用看稿子,当讲完了自己是如何过嗓子的消业关时,师父起身与我握手,鼓励我说:“做的好!别紧张!接着讲!”会场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最后,我说:祝我们所有在座得法的学员,珍惜这万古机缘!听师父的话!抓紧实修!勇猛精進!功成圆满!师尊再与我握手!嘱托我回去一定要抓紧实修!

传法班圆满结束了,学员们依依不舍,有的与师尊握手,有的请师尊签名,外边下着小雨,有的学员把雨伞送给师尊,被师尊婉言谢绝了。师尊不辞辛苦,都没有做片刻休息,直接赶往火车站去下一个城市传法。学员们一直目送着师尊远去的身影,久久不愿离开!

就在我写这篇文稿时,每当回想起聆听师尊讲法班的往事时,感激的泪水夺眶而出,真是感不尽、语难诉!唯有精進实修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