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珍贵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二日】那是一九九四年年底的时候,我收到母亲寄来的《法轮功》(修订本),于是一九九五年三月我特意回国跟母亲学习五套功法,并请到了一本刚刚才出版的《转法轮》。

由于不满足实证科学知识体系的解释能力,特别是对于地球上各种神秘现象的解释无力,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探究各种未解之迷、宇宙奥秘与天体结构,因此我从一九八七年开始就系统的研究各门宗教,到“科学的对立面”去寻找答案。因此在最开始接触大法的那个时候自己还很是自负,自认为《转法轮》里面讲的内容自己都知道,相关的知识自己都摄取过,因而并没有真正视为指导修炼的宝书来对待。还是作为了一种知识来看待。这或许是知识分子学大法的通病吧,一开始的障碍门槛比较难克服,总抱着自己固有的想法对待这部宇宙大法。

一、解开心锁

真正使我发生转变的,那还是一九九六年在北京地坛公园召开的第一届国际法会,才使我真正走入到了真修与实修之中。那次国际法会,我只是参加了最后一天的活动,也就是十一月二日的活动,前三天的活动我没有参加。然而就这一天我却十分有幸而且又十分意外的见到了师尊,并聆听到了师尊洪大高深的讲法,消除了我心中存在的障碍。

师尊讲到了宇宙结构,也讲到了一些关于佛教的内容,比如须弥山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之前我一直都在探索宇宙结构,也在探究各种宗教知识,而且我已经在佛教中徘徊了有七、八年了,一直想拜师,一直想找一位师父。师尊在地坛国际法会上的那次讲法,完全搬掉了两大可能阻碍我真修的门槛。那绝对是超越了我的思想很多很多。师尊的讲法完全让我信服了。我心中的障碍全都化解了。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就是我多年以来要找的师父。我终于找到您了。象我这样一个“思想狂徒”,被真正驯服那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终于找到师父了。一个找到了师父的生命,一个有师父的生命是多么幸福。说真的,当时我都有想给师尊跪下的心。

地坛国际法会,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如此的大法法会,参加一个可以交心说真心话的机会,一个可以促進实修的经验交流会。我真的收获了很多。我感恩之心无以言表。这是彻底改变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一个里程碑。

二、我见到了师父

那次开法会的当天,大家都以为师尊当时远在美国,赶不回来,因为会务组已经给大家宣读过了师尊专门为法会所写的贺诗,就是现在《洪吟》中的那首〈心明〉。所以在法会十一月二日下午的活动结束以后,许多北京当地的学员就选择了离开,虽然会务组为与会者们安排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专门负责接待我的那位同修问我走还是留?由于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感觉非常新鲜,有些余兴未尽、流连忘返之感,所以我说我不走,我想留下再跟大家多待一会儿。于是我选择留下来与大家一起吃晚餐。好象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要让我留下来一样。

我万万也没有想到,就是我的这个决定成就了我第一次见到师尊、并且能够聆听师尊亲自讲法的那个万古难遇的机缘。就在我与同修们一起吃晚餐的时候,有位同修哭着跑回来告诉大家:师父来了!

紧接着,师尊就進入了我们就餐的那个大厅,大家都激动的起来与师尊握手,我也随着同修们一起与师尊握手。因为这段与师尊握手的经历,因此每当我读到《转法轮》第三讲“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那一小节关于“握起来就不撒开”的那一段的时候,我总是会联想起自己当时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与师尊握手的。说真的,我当时的大脑那是一片空白的,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是感到很高兴,很幸福。

这就是我所经历的那次北京地坛的第一届国际法会所发生的事情。那一次是彻彻底底改变我人生的转折点。一个让我认定了自己的师父的那一刻。

三、我拍到了法轮

另外,我想给大家分享的就是一九九八年参加新加坡法会的时候,我拍到法轮的事情。一九九八年纽约法会的时候,我当时还有一个争好座位的执着。因为与其他学员还起了争执,当时内心感到很愧疚、很惭愧。然而到了参加新加坡法会的时候,我争座位的这个心就已经没有了。

记得那天师父讲法的时候,我在会场几乎最后面的地方然而却非常靠中央的位置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当时身边坐了一位小伙子,看上去不象当地的学员,也不象海外弟子。于是我问他是从哪里来的?他告诉是从国内作为劳务输出来到新加坡的,非常有幸遇到这次法会的机会。他告诉我,他们家乡那里只有县辅导站站长有幸参加过师尊的讲法班,见过师父。他是他们县里第二位有幸见过师父的人。听他这么说,我真为他感到高兴。

那次新加坡法会,师父在解答问题中间休息的时候,特意转身转向各个角度,以便让各个方向的学员可以有一个好的拍照角度。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弟子走上了讲台,向师父问问题。其他小弟子看到此景,也上到讲台上去排队。台下欢笑之声一片。师尊多么慈悲呀!于是我就抓拍住到了这个宝贵的历史时刻。

新加坡法会的形式非常特殊。有一个环节是在会场中分小组進行交流。交流期间,师尊亲自到小组之中参加交流。记得师父正在某个小组交流的时候,我也凑过去听,然而因为离的远,师父讲的是什么,我根本听不清。然而忽然师父转向我这个方向说了一句。这回我听清楚了。师父说,“绝对不能够吃生肉”。这又是说给我听的,因为我之前特别爱吃生鱼片,我吃肉的心很强。

听到了师尊针对我爱吃生鱼片这个执着的这一句讲法之后,我心满意足的回到我自己的那个交流小组。这时有一位国内来的小弟子正在背法,让我很感动,于是我就把这个小弟子背法的场景给拍照了下来。就这么一照,还真不得了。当我把这个照片洗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在照片左上角处有一个旋转的法轮,而且法轮出现位置的那个背景人群恰恰正是师父还在参加讨论的那个小组人群,也就是我刚刚从那边回来的那个小组。

我可以把照片再放大一些。请大家还是注意那个左上角处。

或许再放大一些,大家可能会看得更清楚。是一个红黄蓝正在旋转的法轮。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这样的感觉,進入数码相机时代,我们能够拍照到法轮的机会就多了起来。比如我的第一个数码相机,只有一百三十万的像素,几乎三天两头可以拍到法轮,只是没有这么细节的。然而在光学相机时代,能够拍照到法轮的机会就比较罕见。

此外我再把新加坡法会集体炼功的照片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贡献明慧图片资料库,也算我见证的一部份。

一九九八年新加坡法会集体炼功
一九九八年新加坡法会集体炼功

每每看到这些珍贵的照片,我都会潸然泪下。

作为一个多次聆听过师尊您亲自讲法的大法弟子,请您放心,我一定要更加精進,救度更多众生,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