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法库县恶警、恶人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叫王慧丽,是沈阳市法库县的一名法轮功学员。我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我患有气管炎、咽炎、肺内感染等病。中药、西药用了不少,都没有治好。修炼后,我再也没有吃过药,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我的家人多次受到干扰和迫害。法库镇政府、法库县公安局、派出所、法库镇街道,今天骚扰,明天骚扰,有时半夜敲门,吓得孩子、老人担惊受怕,整天不得安宁。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早八、九点钟,街道主任李秀君、王丽萍到我家找我。紧接着,法库镇政府司法助理张凯领着街道书记苑双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倪德奇,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对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炼功音乐磁带,并将我绑架到洗脑班。丈夫因打工不在家,孩子小,把孩子吓得嗷嗷哭,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了36天。丈夫接我时,还被洗脑班管理人员强行扣了200元伙食费。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九点,法库县公安局团结派出所李恕、江致辉、高长江等三名警察到我家抄家,翻走两份“真善忍美展”光盘。这些警察如狼似虎,把我八十五岁的婆婆吓得浑身直哆嗦。

二十三日上午,我和丈夫上班不在家,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又到我家抄家,上下屋翻。问婆婆我在哪上班。婆婆说,我岁数大了,记不住。后来警察又找到我丈夫打工的地方,问我在哪上班。丈夫被逼无奈,告诉他们我在一家浴池搓澡。他们又开车来到浴池。我正给客人搓澡,他们告诉老板娘让我快点搓。我顺窗户往外一看,外面停着两辆警车,他们在准备抓我。我心想,不能让他们抓住。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从浴池排气孔跑了出去。从此我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家人也不得安宁。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早七点多,法库县公安局团结派出所的郭峰、郭威,和另一个不知姓名的三个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待了一天他们给我捏造黑材料,审讯我。我和他们讲真相。下午两点多钟,他们把我送往沈阳女子拘留所,在去之前给我检查身体。到那等了一会,拘留所主管来了问,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炼法轮功的。主管一看身体检查结果说,有病不能收。警察只好把我送回家。到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孩子急得满嘴是泡,牙也肿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早上,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他们要劳教我。公安局一个姓张的警察问我请律师不,我说不请。他说,你说不炼了,我到沈阳市公安局给你说一声。我说,我不能说假话,我的病,是炼功炼好的,也让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我在心里说,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到九点多钟,他们把我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一天早上,派出所的三个警察又到我家绑架我。把我送到沈阳公安医院检查身体,要劳教我。因早上吃过饭,检查不了,又把我拉回来,在派出所待了一夜。第二天他们又把我送到沈阳公安医院检查身体,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于下午四点钟回到家。后来派出所几次到我家骚扰,因我不敢回家,他们没有找到我。

这两年,我的家人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一听大门响或听到敲门声,心里都感到害怕,在街上看到警察心里都害怕,都为我担忧。

二零一四年九月四日法库镇综治委员李大利领着街道主任又找我,说要给我办学习班。丈夫听到后又有些害怕。十月一日之后,派出所又给我的孩子打电话,问我家在哪住,十月二十几日,派出所的两个人又到我丈夫曾经打工的浴池去问情况,老板娘说早就不在这了。十一月四日下午他们又找到我丈夫现在打工的单位,告诉他让我去派出所按指纹。六日上午又找到我丈夫,问我回来没?丈夫说,没回来。他们恶狠狠地说,好说好商量都行,否则,看到我没好。

在此,我正告那些还在迫害我的人,请你们不要再骚扰我和我的家人。我们要正常生活,需要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虽然我和我的家人遭受磨难,但是更可怜的是你们。你们不明真相,被谎言迷住了。希望你们了解真相,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不愿恶报落在你们的头上,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就是前车之鉴,希望你们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