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库县啜殿久两次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辽宁省法库县教师啜殿久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惨遭迫害。一九九九年,啜殿久因为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被恶警酷刑折磨,曾被十多根电棍长时间电击。二零零四年,啜殿久再次被非法劳教,被沈阳市张士教养院超强度奴役。

龙山教养院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啜殿久到省委上访,说明真相,被劫持回当地,公安局、工作单位、教育局持续不断的威逼、利诱,强制写所谓的不修炼保证书”。

九九年十月,迫害继续升级。十月十九日,啜殿久本着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上访自由的权利,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的真相,在北京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二日后,被劫持回当地,关押在法库县拘留所。五天后,啜殿久被劫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当时,龙山教养院非法关押着百余名大法弟子,他们每天都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经常听到打人、电棍电人的声音。啜殿久因坚持学法炼功,遭到政委王某某为首的警察的残酷迫害。一帮人上来,将啜殿久按倒在地,用脚踩着头、身子、手、脚,用十来根电棍同时电击,一直到电棍没电,头上、两腮、颈部、腰部、双手、双脚等处伤痕累累,电击的伤痕直到九年后的今天,仍清晰可见。其后,又遭到队长马某某等人的迫害。马某某手拿高压电棍将啜殿久击倒,当时啜殿久浑身颤抖,呼吸困难,几近昏厥。

一个月后,啜殿久被绑架到法库县拘留所办洗脑班。参与强制洗脑迫害的有吴枫林、刘桂华、张洪喜和拘留所管教及公安、政府人员。他们对外的宣传与中共保持一致,是所谓的“春风化雨”,实则是威逼、利诱、强制,是实实在在的“人间地狱”。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吃的都是窝头、没油的甚至是没盐的冻白菜汤,而且还不给吃饱。啜殿久就是在这样的黑窝里被折磨了近三个月,又被勒索大约五千元钱物,才被放回家。

张士教养院野蛮奴役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啜殿久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恶警绑架。在法库县石桥派出所,恶警将他双手铐在椅子上,然后用脚踢腹部,用拳头猛击鼻梁骨,使啜殿久几乎停止呼吸、休克过去。

后来,啜殿久又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强制做奴工,二十天里,体重下降二十斤。期间,家人送的钱和衣物被截留。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啜殿久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沈阳市张士教养院。在张士教养院洗脑班里,啜殿久遭到史凤友、于××(大队长)、宋××(教导员)等人的酷刑折磨。十一月,张士教养院解散合并,啜殿久又被转到沈新教养院继续遭受迫害。在教养院里,每天都要被强制做超极限、超负荷的奴工,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八点,有时到半夜甚至后半夜。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啜殿久劳教到期,回到家中。

二零零六年三月,啜殿久回到单位上班,法库县“六一零”办公室又对啜殿久施以降三级工资的迫害,单位领导还派人监视、不安排正常工作等。

家人的遭遇

这场迫害也给啜殿久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啜殿久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他的母亲因承受不了精神打击离开了人世,十几岁的孩子也因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而不能正常上学,甚至他的姐姐也被株连。一次派出所恶警和法库县职高学校校长金友光非法抄家,毫无道理地到啜殿久的姐姐家抄家,遭到他亲属的坚决抵制。

啜殿久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前不久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修炼前,啜殿久曾患有心脏病、肺病、肝病、胃病,病痛的折磨使他的生命笼罩在痛苦的阴影中,作为一名教师的他,曾看过很多佛家、道家的书,一直苦苦探寻着生命的真谛。一九九九年喜得法轮大法,一周后,身上的各种疾病全都无影无踪,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是法轮大法使他从病痛缠身达到无病一身轻,他明白了好人的标准和人生的真正意义,他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达到身心的轻松。可是迫害发生后,啜殿久却两次被非法劳教,一直被迫害到今天。

相关信息:电话区号:024,邮编110400
吴枫林:原法库县政法委书记,现法库县人大副主任、办电 024--87123427
张洪喜:法库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办电 024--87119610、宅电87113885、手机13840436700
刘桂华:原法库县政法委副书记,女,五十多岁,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年末,任政法委副书记期间,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办电 024--62712641、宅电8712377、手机13909826684
石桥派出所:办电 024--87129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