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监狱的罪恶(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接上文)

二、入监监狱恐怖的整人方式

宁夏原有七个监狱,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这些监狱均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初,中共“殃视”上演“自焚”闹剧后,中共大规模动用国库资源在各地新建、改建监狱、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后,监狱申请专项资金一千万元逐步改建河东监区砖场。那期间,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关闭砖场,银川监狱不得不在二零零六年将河东砖场关闭;之后,又追加近千万元,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建成“入监教育中心”即入监监狱。二零零五年后又用下拨的三、四个亿专项资金将宁夏北部惠农监狱、平罗监狱、太西监狱(明水湖)合并,建成了西北地区最大的现代化监狱--石嘴山监狱。虽然名称变了、建筑更新了,但罪恶依然延续着。

站队列、走正步:入监监狱建成后,凡是宁夏的判刑人员,首先全部关押到入监监狱接受恐怖训练:白天训练站队列、走正步等超过八小时。其余时间除吃饭外就罚站,基本上所有人的腿都站肿了,多数人腿肿的像大象腿。狱警强制所有人只能在规定时间上厕所,其余时间不许上厕所,不时有人憋不住就把大、小便拉裤裆里了,有的无奈将小便拉到自己的喝水杯子里。入监监狱有“积委会”(改造积极分子委员会),是关押人员中的地痞、黑社会流氓头子买通狱警后组成的。这些人不干活,受狱警操控,专门整治其他关押人员。好多人因为偷偷上厕所被“积委会”的打骂、逼迫背三十八条行为规范、《三字经》、《弟子规》等;背不会不让睡觉,大半夜的在楼道里站着,还被犯人头毒打;不少人把《三字经》和《弟子规》背的很熟悉,但不懂什么意思。

叠被子:入监监狱规定每个人要将被子叠的方方正正象豆腐块,隔三差五狱警会突然检查卫生,包括叠被子。被子叠的不合格的,狱警就指使犯人头辱骂、殴打、将被子顶到其头上处罚。就这一个损招,所有人都被整的战战兢兢。每天早上四点多钟就有人起来在楼道里叠被子,踏、踩、压,一整好几个小时。有的晚上睡觉都不敢拉开被,怕第二天早上起来整不好挨打。监狱对外宣称这是文明管理,其实就是为了让刚去的人产生恐怖心理,类似《水浒传》中牢城营里的“杀威棒”。

犯人头、狱警捞“油水”:到入监监狱的服刑人员为了少受毒打处罚,不得不多向家人要钱,给“积委会”的犯人头“上贡”。入监监狱反省室装满了“上贡”的饮料、零食等,装不下时,狱警还帮忙存放在库房里,供狱警和犯人头合伙吃喝。“积委会”的犯人头和狱警穿着连裆裤。其实中共监狱里勒索、贪腐、黑暗的程度,是外人很难想象的。狱警捞“油水”、“好处”的机会太多了:犯人花钱就可分到不干活的岗位、花钱就可到“积委会”甚而当犯人头;服刑人员花钱就可得到减刑分、各种奖励、保外就医、假释等。按照相关法规,监狱严格禁止犯人手头持有现金,且监区内不许用现金购物。凡持有现金的一旦被查出,将面临关禁闭、扣减刑分、不予减刑等处罚。但犯人为了购买监狱明令禁止的物品就通过关系让狱警或其他工作人员偷偷往里转带现金。再托狱警或其他工作人员用现金高价购买手机、烟酒、食品,甚至是毒品。现金一进一出,都会缩水(被克扣)。

法轮功学员关押到入监监狱后都是被单独关押,二十四小时有“包夹”监视,不让和其他人说话接触。睡觉时,“包夹”两个小时一班轮换看守,坐在旁边监视。打饭、上厕所“包夹”跟随。这是监狱将法轮功学员妖魔化后的另一种迫害方式。

三、请“专家”传授迫害手段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五日,银川监狱从臭名昭著的北京前进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昌、纪烈武、王治文等人的监狱)请来三个恶警,其中有恶警刘光辉(在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狂妄之极时说出自己姓名的),另外一个姓张,一个姓何。银川监狱恶警称他们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家”。这三名恶警到银川监狱期间首先对银川监狱的恶警进行如何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并提供了图纸、尺寸,在监狱一监区做了十个老虎椅,搬到禁闭室作为酷刑刑具。

狼狈为奸 群魔乱舞

时任监狱长的杨晓龙(现在宁夏监狱管理局)、副监狱长李文臣、徐军(现在石嘴山监狱)组成专职小组,抽调恶警:魏明、贺飞、姜龙、王荣山、陆伟、冯少辉、滕进军、赵立、王力(后因滥用职权事发被判刑)、朱义泽、段明亮、田军、吴进宝等到专职小组,又从各监区抽调多名杀人犯做“包夹”。北京前进监狱的三个恶警、银川监狱的十几个恶警和张全宏、张林、李宏兵、魏军、田佳玉等几十个犯人狼狈为奸,群魔乱舞,在银川监狱掀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狂潮。

煽动仇恨 诱惑作恶

为了调动“包夹”的积极性,狱警先将这些包夹人员集中培训,让他们观看造谣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片、书籍、文章,发动犯人揭批法轮功、煽动仇恨。另一方面用物质诱惑的手段:抽调的包夹人员少干奴工、减刑幅度大于其它监区,凡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每年被评上积极分子的可以减刑三个月,有一段时间监狱还给“包夹”每天每人派发两个鸡蛋“补充营养”,以致这些“包夹”吃腻了,才部份停发。

酷刑折磨 精神摧残

这伙恶人将法轮功学员逐个关押到禁闭室,不停地拳打脚踢、“坐小凳子”、“熬鹰”、十六个狱警昼夜轮番鼓噪、每天逼写诬蔑法轮功的答题不符合要求不许睡觉、成夜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强迫多喝水还不许上厕所、有的还坐“老虎椅”,当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时,狱警还大骂包夹人员不够卖力。犯人在狱警的怂恿鼓动下,对法轮功学员开始更为残酷无情的毒打、昼夜不停用各种阴毒的方式折磨:用细小的柴棍将上下眼皮长时间撑着不让打盹;用棍子捅鼻腔;将眼皮翻开,用手指弹眼珠子……所有手段就是为了让法轮功学员神智不清时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字。

法轮功学员谢毅强刚关押到银川监狱时在四监区,每天强迫到车间干奴工。狱警在车间给他划了三平米左右的一个框框,由“包夹”看着不许出去。狱警还要求全监区的人不许和他说话,否则扣减刑分。晚上收工后,不许他走出监舍门半步。睡觉到夜深时,时常有包夹推搡、辱骂、拿棍子捣。有一天早晨,谢毅强在床上(上铺)躺着,被“包夹”从上铺拽到地上(肩背先着地)后使劲地用脚踹胸口,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包夹”王学俊、王树忠又拳打脚踢,打了近半小时又将他拖到车间。在车间谢毅强找到监区长万新宁,让看伤口,并要求到医院检查,万新宁理都没理。

北京“专家”传授迫害经验后,谢毅强在禁闭室遭受了“坐小凳子”、“熬鹰”等方式的迫害后仍不“转化”,狱警和犯人开始加倍毒打,直到他精神恍惚。这时,恶警刘光辉拿着一张纸逼迫谢毅强在上面签字。上面的内容是:谢毅强已精神失常等等的字样!谢毅强迷迷糊糊正要签字,猛然想起宁夏灵武市第一小学的陆红枫校长,遭迫害后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最终迫害致死的事,一下惊醒了,坚决不在上面签字,并正告刘光辉:是你们连天连夜不许睡觉、用各种方法把我折磨成这样的,你们太卑鄙了!见状,恶警便怂恿犯人开始使用令人发指的手段:“包夹”李学兵等人用细小的柴棍将谢毅强上下眼皮撑着长时间不让打盹;用棍子捅鼻腔;将眼皮翻开,用手指弹眼珠子……直到他违心地“转化”才作罢!出狱前夕,谢毅强写了严正声明:在残酷迫害下的言行一律作废,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法轮功学员。

北京恶警走后,王玉柱被从平罗监狱转至银川监狱,遭受“坐小凳子”、“熬鹰”的折磨。当时关押在银川监狱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都曾遭北京恶警传授的酷刑折磨。宁夏其它监狱也用此“经验”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