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真虔诚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经常看修炼中同门之间的一些故事,在后期修炼中各种矛盾中深有感触。作为一个弟子,历史上也有多次修炼当徒儿的感悟,对师父也有久远的虔诚之心,那么也谈一下自己对当弟子、当徒儿的一些心得体会。

时常看到各个行业学徒展现出来的风采,为发扬其行业或门派的精湛技艺,我都会为对方暗暗叫好。看别人当徒弟当的真好,而自己也是给师父当徒儿的,也看看自身对师父教的东西的领悟成度和掌握,从而发扬展现师父承传法门的绝学和威德。从别人怎么当好一个弟子、刻苦精進中,自己也学习借鉴怎么当好本门的弟子。而且当徒儿、弟子的角色,乐在其中的,能做好师父安排的事,是徒儿弟子发自内心的喜悦。这个才是自己真正的虔诚。

因为修炼,总有其他同门师兄弟,所以这师徒之间,同门之间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也体现着不同的心性位置。历史上一向都是去名利心,往往出家修佛修道的缘起,都是人生不如意,社会黑暗不公见的太多,所以淡泊名利而想找解脱的法门。然而,有些人在宗教中,修炼多年后,为私为我之心萌芽。有的在修炼上有所成就就急于下山表现展示一番,自己在修炼中的成果终于找到机会有“用武之地”了;也有在修炼上养尊处优的惯了,自我论起老资格,所以往往一旦遇到比自己强的,内心就愤愤不平,平时都是许多人围绕着自己问这问那的,一下子都围绕着另一个人,内心落差平衡不了,萌生嫉妒心。这些都是时常出现的人心,不在少数的。

以封神榜中姜子牙和申公豹为例,元始天尊派姜子牙去封神,而姜子牙不愿意去,他觉得自己根基浅薄,愿一生追随师父,即使师父让他去办封神的事,他也不想去,只是不想违抗师命才下山的。而申公豹修炼的时间比姜子牙长,资历老,神通大,自己认为自己能耐这么大,脑袋掉了都可以自己安上,一听让无能的糟老头子姜子牙去封神,他志在必得的要大展宏图的事业心一下子落空了,特别是把这样的事安排给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姜子牙去做,心里就不平衡了。

“看不上别人”这个心也很容易产生嫉妒心,所以我个人遇到可能真的能力上不如自己的人,还是多看对方好的一面,找到值得自己学习的优点,或者只能想对方需要的只是自己的慈悲帮助,而不是看不起的排斥。自己帮助不了对方,那也说明自己慈悲心不够,只能说明自己的智慧有限,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无能为力,也说明自己的慈悲、智慧、能力还有需要提高的地方。

生活中有许多活生生的例子,比如修炼小有成就,觉得自己学的差不多了,就自立门户证实自我。真修的人,他只有修炼的愿望,而没有自立门户当气功师的愿望。然而如果当弟子的心性不注意,也容易产生证实自我;修炼到头来,利用法成就了自我,利用法带来的好处满足自己人间的幸福生活,自我的愿望特别强烈。所以修炼境界上要求达到无我的纯净境界。

无我,不是真的没有自我,而是不能只站在“自我的角度”看问题。比如科学家搞的转基因食品,站在他们自己的认识角度,他们解决了农作物不长虫,但实际上他不知道起了破坏宇宙物质结构循环的作用。

同修中出现过演讲乱法。我理解这种心理为,他自己觉得他的动机在做好事,帮助别的同修提高。而心性境界没有达到完全的无私无我时,为法做好事就容易做成证实自我去了。因为从无私无我的境界角度分析,生命产生一个好的念头或者一个好的愿望,那可能就是执着,因为动念都是我想做点什么。结果是做的事目地是为“我”而做的。往往那些好事带着证实自我的事业心在其中。

有些同修认为我修的好,有什么问题都喜欢来问,我帮助同修时,特别注意只是提醒同修什么方面的心性有问题,帮其找到执着,尽量引导同修去看师父的原文,让他证悟自己的法理认识,不应该过多的交流去影响他,因为同修提高是师父安排,不是我的安排。

如果没有名利心,被同门排挤和冤枉,也不会太在意,解释一遍,大家不听就算了。没有必要,也不必强求让每个生命正确认识对待自己的。生命是独立的,没有谁必须要理解自己,倒是自己慈悲别人、理解别人就够了。

高层次一念造出什么,是板凳就是板凳,是桌子就是桌子。造出来的板凳动念不乐意自己是板凳时,这样的想法都是可笑的,因为那是忘乎所以。

在师父面前就一心当个真虔诚的弟子,特别是今生能做正法师父的弟子,是自己的莫大荣幸,要时刻摆正自己和法的关系。

个人认识,不正确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