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俩口正念突破了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们夫妇俩今年都已七十五岁,同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法,从中有遇到挫折后不气馁,有了進步不骄傲的修炼过程,所以一路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下面要跟师父汇报的是老俩口互相提醒,坚定正念突破了病业关,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同修指正。

我家住在辽宁与河北的交界处,村里有百十户人家,我家在村东头,有门房三间,打通了开了个超市,每天的销售量还可以,進货都是我骑着带斗的摩托车去五十多里的市里進。虽说是七十五岁的人了,但是由于修炼了法轮功,我们老俩口的身体都很硬朗,令乡亲很羡慕。

在二零一三年秋的一天,我突然胸口发热,伴随着恶心,接着就是大口的吐血,吐的还有血块,一次就吐了一痰盂,一连吐了三天。儿子知道了,赶忙过来,要开车送我去医院,望着儿子那焦急的目光,我慢慢的说:“送我去医院也行,可是打这以后,你们可消停不了啦,烧完头期烧三期,烧完三期烧五期,如果你想让你爹活命,那就不要送我去医院,我这不是病,你孝顺,我知道,但是我有师父在管,你忙去吧!”听了这番毫无商量的话,儿子默默的退下去了。

身边剩下老伴,她拿出《转法轮》,我们一块学法,发正念,每天炼两遍功,我该干啥还干啥,没有把这当回事,也没动心,商店照常营业。

到了第三天的下午,这血就止住了,身体迅速恢复正常。

事隔不久,二零一三年的腊月初十,老伴在商店卖货,我发现她有点不对劲儿,卖了东西不知道收钱,还不知道找钱,糊涂,一会不如一会,最后竟坐在椅子上起不来了,半边身子不会动,掐一把没有知觉,这时店里正有人买东西,见状便把老伴扶進屋里躺下了。

在农村,谁家要有了什么事,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就会传遍全村,这回也是如此,都说商店老太太不行了,瘫痪了等等。

老伴说:“我这个状况,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她在心里求师父,这时儿子开车来了,看见老妈这个样子,很着急,非要送医院不可,并让我做她妈的工作,我進屋跟老伴说:“人治不了神的病,再说这也不是病,这是假相,你要分清它,现在摆在你面前两条路,一是信师信法,把心一放到底,去留由师父说了算;二是上医院打针、输液走人的道,那以后不见起咋回事了,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着办。”

老伴听我这番话,立刻把儿子喊進屋说:“我可不上医院,上医院就麻烦了,上次你爸吐血没上医院也好了,我有师父管呢,我很快就好,你放心,快忙你的吧!”没办法,儿子又默默的退下。然后,老伴就给师父上了一炷香说:“师父啊,弟子一定突破这个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要让师父笑!请师父加持弟子。”

我们俩一块学法,发正念,到整点就发,说来也巧,那几天,到商店买东西的人很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正好有机会多学法,不但口头上、心里面否定旧势力,在行为上也要否定旧势力,就是不顺着它的来,既然不是病,那就不能趴炕,更不需要别人照顾,我俩把女儿撵回她自己家,在走路不利索,胳膊手不好使的情况下,老伴照样做饭、切菜、刀掉了捡起来,半边身体不会动,用好使的手搬,嘴里一遍接一遍的背诵师父的法:“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抱柴烧火,她做饭,我俩照样吃上了热乎乎的饭菜。我要洗碗,老伴不让,她坚持洗碗。白天卖货营业,有空就学法,到了晚上集中学法发正念,啥也不耽误,我们老俩口互相提醒、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形成整体,坚定正念。从思想上、行为上全面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看到了我们信师信法坚如磐石的心,就为我们做主,清除了病业。最后旧势力彻底没了招儿,十五天之后,老伴走出了阴霾,身体又恢复到从前那么健康了。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村里的乡亲们这下全服了,都纷纷到商店看望老伴,见老伴仍然是面色红润,行走自如,都伸出了大拇指说:“真服了你们炼法轮功的了,愣是没吃一片药,没打针,十几天的工夫就好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也不信呢!你们师父有你们俩这样的好弟子,肯定高兴,还是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呀!”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借用常人的嘴在鼓励我们呢。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大法弟子要救度这一方人,不仅要讲清真相,而且我们自己表面身体的状态也要好,展现大法弟子通过炼功身体健康、美好和超常。我们是夫妻更是同修,是大法这份缘使我们走到一起共同修炼,互相配合、互相鼓励、共同精進,放下情,放下人的观念,信师信法,真修实修,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叩拜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