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否定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二零一二年,我与同修在街上发大法真相光盘,被人诬告,遭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里,我心里非常难过,难过的是又陷囹圄,给自己和整体救人带来多大的损失啊!怎么这样不争气啊!

第二天就静思自己有什么漏被邪恶钻空子,找出了许多执着心,显示心、争斗心、干事心等等,总的来说就是没实修,把干事当成了修炼。但马上意识到:即使自己有漏,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只能由师父管,任何生命不配干扰和考验大法弟子。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一律不承认、不要、全盘否定解体。

要堂堂正正证实法

在被送入看守所前体检时,查出我有子宫肌瘤。当时我还挺高兴,心想是师父演化的,也许用这种形式让我出去。没几天又头晕、血压高达150-180。我想越高越好,好以这种形式出去。在被非法关押近三十七天时,狱警喊我提审,我想大概是非法批捕我,我就是不出去,后来狱警叫几个男犯人把我硬是抬出去,我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果真是邪恶非法批捕我。由于喊的有些激动,走路费劲,被男犯人扶回来,走到半路就看见看守所副所长对我喊:“法轮功不是没病吗?怎么这样!”回到监室里稳定下来后,这句话就回响在我的头脑中,我意识到,我要证实法,要堂堂正正健康的走出看守所。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想以病业的形式出去了。

一切师父说了算

刚被关入看守所时,是接收间,那里的牢头非常的邪,我几次炼功都没怎么炼成,她指使犯人干扰我、骂师父、还动手掐我。后来我被换到调监室。

开始在调监室我没炼功,心里不踏实,觉得自己不象个大法弟子。我就想:开创修炼环境,无论多难,也没有退路。我做不到位、不够修炼人的标准,师父怎么给我做主?我找牢头,跟她说:我血压高,我想炼功、炼功就会好!她说:再说吧。等几天没动静,我又问她,她说:你别做手势,只能盘腿结印,不能让监控看着。我说那怎么行!其实这几天我也在看什么地方适合我炼功,也真难,南、北墙都有监控对着。后来我决定在水龙头附近炼,因为那有一个站着洗东西的空儿,还有一个小墙垛,可以把饭盆摞起,监控就不太注意了,这样我炼功也不会连累其他人。我就跟牢头说了。她说:行是行,那个地方太湿了,能行吗?我说:没事、能行!我心里太高兴了,终于在晚间可以炼功了!就这样,晚间站班两个小时我背法,一个小时炼静功,后来加长一小时发正念。同监室的人说我:你也没睡几个小时觉啊,白天一点不困。晚间我站班或炼功时,就把其他人放在暖气片洗的衣服,无论谁的,我都尽心尽力的帮她们反复翻,让衣服快干。孩子们说:大姨的班,不论谁的都给翻。监室的犯人没有干扰我炼功的,还有给我让方便的,告诉谁到点叫我起来炼功,到时就叫。同时,我给监室的人讲真相、劝三退,不接受的就再讲,最后除一个没三退的,都三退了。

由于那次被非法批捕是被抬出去的,很长时间没有警察来提我。我就向内找,这期间师父在梦中利用常人的名字点化我提高的好慢哪,我找到自己对警察缺少慈悲,没有真正的关心他们的未来,只想自己出去,不符合法。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请您安排警察来吧,我准备好了,我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不长时间,检察院公诉科的人真的来了。在提我出去的路上我就和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弟子去给这些警察讲真相,救他们。检察院的人看到我顺利出来也挺满意。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不卑不亢给他讲真相,我首先对他说:今天咱俩的谈话,如有不配合你的地方,我不是针对你个人,我是针对政府、政权,他表示理解。在气氛祥和的情况下,我讲了近两个小时,最后他说他不是党员,也理解我,说我太纯了。我从他对我的态度,就预感到他在我这件事上会起正面作用的。

家人给我请了律师。律师第一次见我时对我说:你的事得判刑四至七年,我告诉他说:不会的!他说:为什么?我心里说,是我师父说了算。我对律师没说太高,就说:现在公、检、法人员都在觉醒,都在明真相。他点点头。

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师父的话我从修炼的开始到现在都坚信不移!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放下一切,师父说了算!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怕死,但弟子不能死!弟子不怕迫害,但弟子不能被迫害!弟子的使命还没完成,要是被邪恶迫害成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师父!我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去做我该做的事。

后来律师告诉我,案子从检察院退回公安局了,但叫我也不要太乐观。后来果然公安局又交送检察院了。这对我来说真是信师信法的考验,当时表面形式有可能放我,也有可能交送法院。我发出很强的一念:决不允许把迫害我的案子交送法院,不能让法院的人员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犯罪,毁了他们的未来与他们的众生。大法弟子是来救众生的,不能毁众生,不能让邪恶利用公、检、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得逞!请师父为弟子和众生做主!

这期间,牢头几次好心劝我说:和你一起被绑架的人为什么被放了,是写了保证了。你先出去最重要,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写个保证吧!我说:我的同修不可能写什么保证,我也不可能写。

那段时间真是很难的,自过新年前律师告诉我案子送回检察院后,几个月没有音信。身边没有同修来切磋,只能自己去悟,虽然信师信法,但对自己能否达到真正否定旧势力、能不能达到法的标准,还没百分之百的把握。这期间随时随地面临两种可能,我就一直否定不好的结果,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说了算!想起上次对我非法判刑就是在“四•二五”之前,这次又快到“四•二五”了,要坚决否定它,“四•二五”是大法弟子和平上访的纪念日,决不能成为迫害大法弟子的日子,宇宙中没有这个理。

我每天都在否定不正的念头中度过。我所在的监室里有固执的人说:你真出去了,我就相信大法。结果慈悲的师父就点化她们,有的说:大姨,我梦见你出去了。有的说:我梦见你回家了。有的说:梦见你出黑洞了。

在我被非法关押近七个月的一天,我被免予起诉无条件释放了。我终于堂堂正正的走出看守所,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见证了只要做的符合法,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在迫害大法弟子初期,我曾被邪恶非法判刑五年,那时根本不知否定邪恶迫害。这一次,在放下一切的情况下,我每一天都在否定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的念头下度过,靠着对伟大师尊、对大法的坚信、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加持和点悟下,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

跟随师父修炼快十六年了,在过去十五年的腥风血雨的疯狂迫害中,经历了很多魔难,被非法开除公职、被拆散家庭、被非法判刑,风风雨雨的走到今天,我从来没有对恩师一丝一毫的怀疑,迫害中的巨关巨难,无论何时何地从未动摇过我对师父的正信!

从九八年得法不到半个月,我就知道我得到了什么,世上还有这么珍贵的东西让我得到了,真是太幸运了!用全世界的一切来换我不修炼都是不可能的,什么也阻挡不了我的修炼路。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荣耀无比!神圣无比!今后只有抓紧修好自己,才不辜负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负师尊对弟子及众生的巨大付出与承受,万古机缘稍纵即过!让我们抓紧时间、共同精進、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完成使命!

谢谢慈悲的师父!
谢谢给予我帮助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