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第一看守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以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过众多的当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期间兰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近百人,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间曾迫害致死四名法轮功学员:刘兰香、张凤云、万贵福、张晓东,并迫害致残白三元等多人。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兰州第一看守所搬入九州开发区以后,监室环境虽有改善,却遮掩不住中共迫害好人的罪恶。二零零六年传出兰州市法轮功学员马筠、张萍等遭残酷迫害的消息,二零零八年七月,身有残疾的兰州法轮功学员金俊梅又被迫害住进劳改医院。历经十五年,罪恶仍在这里延续。

(一)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刘兰香
刘兰香

1.刘兰香,女,生于一九六四年三月,甘肃民勤县人,县中医院药剂师。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刘兰香在兰州第一看守所恶警的酷刑中死亡。当时刘兰香两手腕严重损伤,双脚脚尖与腿成直线状,僵硬垂直向下,而且死后还在架上吊着。

张凤云
张凤云

2.张凤云,女,四十多岁,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兰州西固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张凤云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田庆萍,张玲玲等直接授意几个牢头狱霸: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将张凤云用被子蒙上毒打(据说此方法打人打得最歹毒)。张凤云脸上被打得黑青,打完后又给张凤云插胃管,她们借插胃管为由而在胃里乱捣──事实上张凤云是被他们折磨死的。张凤云被迫害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其胃可能被捣坏而不能进食,到第14天晚上张凤云大小便已不能控制,生命垂危。当绝食到第15天,那是一个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的夜晚,邪恶之徒将已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的张凤云扔到垃圾平台上,任其风吹雨淋,直至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恶警才将张凤云劫持到大砂坪劳改医院,但为时已晚。张凤云于半夜12点停止呼吸。

3.万贵福,男,五十七岁,兰州机车厂的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4队队长吕军教唆9号室的犯人毒打他。万贵福被打得腹部严重受伤,开始便血,饭更吃不下去,一吃就吐。即使这样,狱警继续迫害,直到出现了昏迷现象,狱警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匆忙将老人劫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在医院里,万贵福已无法进食,然而大夫还骂他装病。万贵福被劫持到医院,三日后与世长辞,然而老人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张晓东
张晓东

4.张晓东,男,三十二岁,甘肃会宁县柴门乡人,毕业于东北某机械学院,甘肃铝业公司职工。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被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年后秘密判刑七年。

这两年多关押期间里,张晓东惨遭恶警毒打,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拒绝张晓东家人探视。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狱警将张晓东戴上了手铐和脚镣,张晓东绝食抗议,要求取掉脚镣手铐。绝食的第六天,即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一日起,恶徒开始进行灌食摧残,由队长刘炜、刘润庆、主管队长赵关虎唆使,徐月婷、赵萍配方下药,犯人大夫关小满的强行灌食,灌的是高浓度的盐水和苯巴比托。同时恶警唆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张晓东于二十三日被打死。

部份迫害案例(2008年--2014年)

1. 赵丽,女,五十多岁,原在七里河区开干洗店。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七里河公安分局动用一个武警支队,全副武装,穿着迷彩服,端着冲锋枪,从楼顶最高层爬到阳台上砸碎玻璃,破窗而入。

随后,将赵丽直接反手背铐着架到警车上,劫持到七里河公安分局九楼国保大队。二十八日晚上,由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将赵丽劫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九州看守所),非法拘禁。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到看守所的第二天,赵丽遭受中共警察三天三夜老虎凳的酷刑折磨,四肢僵硬,行动不便。十天后,出现大出血而导致休克,被看守所转到兰州市大沙坪劳改医院。在那里,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不能动,由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监视,不能跟别人说话,不让炼功,不能跟外界接触,房间连厕所里都装着监控器。那里的警察全天二十四小时在监控仪上监控行踪,在那里整整折磨了十八天,又强行将赵丽转回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在看守所期间,那里的牢头郭某某逼迫赵丽背监规,遭拒绝后,又罚赵丽擦监道。因长期酷刑折磨迫害,赵丽身体极度虚弱,下肢瘫软,突然失去知觉而被犯人搀扶。从此不能单独行走,走路时只能扶着墙挪动,接水时,手都握不住杯子。

2、金俊梅女士,五十八岁,家住兰州市城关区张苏滩,身体残疾、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兰州市城关国保大队四十多人闯入金俊梅家中,非法抄家,将金俊梅绑架,非法关押到兰州第一看守所迫害。在兰州第一看守所,因腿有残疾,不让拄拐杖,无法行走,被摔伤。

3、金怡均,女、三十八岁,兰州法轮功学员,是律师事务所的法律工作者。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因法轮功学员邵彦波八年冤狱期满,金怡均到兰州监狱帮助家属接邵彦波回家,被兰州市公安局劫持。三天后被非法关押到兰州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家人委托律师要求会见金怡均,遭看守所无理拒绝,看守所明确说是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的授意。律师去兰州市公安局五楼二十六处办公地点,二十六处人员又找各种借口推诿不见。当日兰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便以《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的所谓依据,金怡均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将金怡均劫持到甘肃省榆中女子劳教所。

4、芦月玲,女、四十多岁,兰州城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上午11点左右刚上班,就被闯进来的七、八个警察绑架。下午,被非法抄家,芦月玲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5、陈洁,女、四十四岁,甘肃会宁县四方乡,大学文化程度。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强行砸窗破门,非法闯入陈洁出租屋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陈洁、王有江、陈淑贤,抢劫了电脑、手机以及私人财物。

陈洁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强制干奴工活——做假发,从早上六点多干到晚上八、九点,必须每天完成一个头的任务,始终坐着干活,长期超负荷的劳作使她现在颈椎疼,后背疼,眼睛疼,同时有胆囊炎,并出现严重的贫血症状。为了抵制邪恶无度的迫害,陈洁在二零一三年十月罢工,牢头竟然无故打了另一个小姑娘,目的是以此来要挟恐吓陈洁。

陈洁被折磨得昏、晕、胆囊痛、两腿关节疼痛难忍、腰部痛,人已瘦得皮包骨了。然而即使这样,一号号长陈红还指使三号号子的吸毒犯白雪长期监视、喊骂陈洁,每天陈洁从早上六点编轿车座垫,一直干到晚上九、十点钟,还要遭吸毒犯们的折磨。

6、韩仲翠、女,五十四岁,兰州城关区法轮功学员,兰州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公务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底被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近一年,二零一三年五月被城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五月底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

7、盛春梅,女、六十多岁,于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非法关进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盛春梅身体已经检查出多种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均已经比较严重,尤其糖尿病的并发症,使仅剩一只好眼睛的盛春梅也几近失明。兰州市红古区法院对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各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四年一月下旬,盛春梅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迫害。

三、现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1、董国红,女、四十六岁,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在兰州火车站东站进站口接受安检时,铁路警察从董国红的包中发现大法师父像片一张、《转法轮》一本、电子书一本、身上带的部份真相币(具体数额不详)。铁路警察以此将董国红绑架,并通知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大队长陈志凯带人从铁路警察手中将董国红带走,非法拘禁在九州第一看守所。

董国红女士曾经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初依法上北京上访,被公安非法拘禁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又因此事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平安台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晚被警察强行挟持到皋兰山洗脑班,后转到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二零零六年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后被龚家湾洗脑班以二万元的价格“卖”给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后,又被直接送到龚家湾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后才回家

2、王毓蓉,女、四十九岁、农民,住甘肃省兰州市。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早晨六点左右,她的孩子与家人还在睡觉之时,兰州市610恶徒、四个26处恶警闯入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只是告诉她与家人,他们是市公安局的,就把王毓蓉绑架了,还给她戴上了手铐,这帮恶徒不顾一切地把她家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家用电视,都抢走了,并给她录像和拍照。后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家人在看守所网上视频中,看到王毓蓉脸上有伤。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王毓蓉与法轮功学员曾玉梅,在清除诬陷法轮功的邪恶漫画时,被蹲坑恶警绑架,先是非法关押在桃树拘留所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王毓蓉被非法关押在榆中县和平女子劳教。

3、焦丽丽,女、四十五岁,甘肃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王庄村人。租住在兰州市城关区,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被兰州市市局26处非法抓捕,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兰州市市局26处将焦丽丽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禁,未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家属,言称因焦丽丽不说家属的电话,所以将拘留通知书由平凉公安带走。

焦丽丽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受了多次的绑架、拘留,还被非法劳教一年,又延期三个月,冤判重刑五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种种非人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焦丽丽被警察无任何理由拘留。随后焦丽丽、李瑞花、徐正则、刘志荣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均被送到臭名远扬的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焦丽丽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冤判五年重刑,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在邪恶监狱遭受种种酷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才回到家中。后又多次遭兰州市及庆阳恶警绑架、酷刑迫害。

4、涂玉春,女,五十四岁 ,原甘肃省乡镇企业贸易公司工作,一九九九年在各单位清查法轮功人员时被单位开除(未通知本人,只在兰州报上登了一下)。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早晨九点左右,十几个市局的警察闯进兰州法轮功学员涂玉春家,非法抄家,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期间法轮功学员杜兰萍和另一个小伙子到涂玉春家时,与涂玉春一同被绑架,市局警察非法用两辆车拉走涂玉春私人物品,先将涂玉春等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公安局五楼,后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

涂玉春曾长期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十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由兰州驻京办事处接回,被当地派出所送桃树坪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仍然不放过,不断骚扰。

二零零一年年初被迫流离失所,派出所片警胁迫其丈夫在大年三十晚上找遍所有亲戚家也没找到人,就下令单位停止其丈夫工作,说找到人再上班,并且跟踪女儿,而且把涂玉春的母亲绑架到城关分局一天威胁不交出人,就关闭全家人生活的小吃店。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日在大教梁讲真相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兰州城关分局,铐在凳子上五天五夜,然后送城关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二天,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被甘肃省劳教委批劳教一年半,非法送平安台劳教所,检查身体血色素只有6.5g,劳教所拒收,又拉回城关分局,被罚五千元(所谓保证金)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在中共邪党开十六大期间),涂玉春在家中被城关分局恶警陈志凯等人绑架,送兰州皋兰山洗脑班,因为不放弃信仰,十二月三十日再送平安台劳教(在城关分局国保队杨队长费尽口舌约两小时的情况下才接受了)。在劳教所里,为了不写三书不放弃信仰,受尽了折磨,三九天在冰天雪地的院子里罚站,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早上还要逼迫和大家一起跑操,罚打扫厕所,罚拿抹布擦院子里的砖(直到擦出砖的红颜色才能通过)每天干着奴工一样的活,受吸毒犯的打骂、罚站不让睡觉是家常便饭,有一次被包夹刘翠娟带头推到铁床墙角毒打,浑身上下都是伤,鼻青脸肿、小便失禁。好不容易熬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劳教期满,因为不放弃信仰,又被直接送入龚家湾洗脑班强行转化。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才回到家。

5、杜淑珍,女、六十多岁,家住兰州市城关区,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被兰州市26处警察非法劫持到兰州市公安局五楼,后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

杜淑珍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6、孟玉荣,男、三十多岁,家住兰州市城关区。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傍晚7点左右,在家门口被四、五个兰州市局26处恶警拳打脚踢后绑架。警察还有人在该学员开的超市门口蹲坑,抓与其联系的法轮功学员。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46
电话: 0931—8334400 8434499
所 长: 赵志军 刘平 金爱兴
副所长:王恒锋 夏五州 吴续云
主 任:张焕续
兰州市监管支队支队长:王建堂
副支队长:魏国栋:
一大队队长:田庆萍
五大队队长:苏生福
狱警队长:匡军、吕军: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