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偶遇 人生大幸(1)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有人说,当作家要有不幸的童年,或者特殊的经历,这样才能以另一视角看世界,成为个性鲜明的生活记录者。我没有不幸的童年,也没有不幸的青年和中年。比起大多同龄人,我有稳定的工作和家庭,身体健康,经济无忧。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题元遗山集》),一个动荡的社会是国家不幸,但同时真实展现了人间百态,源源不断给作家提供创作素材,又何尝不是“诗家幸”呢?将来我写作有任何小小的成就,都应得益于身处中国这个现实社会,经历了特殊的时期,见证了一段历史。

本文记录了一名无神论者的转变,记录一个在舒适环境中的人顶着压力走入法轮功修炼的故事。期间有痛苦有幸福,有魔难也有收获,风雨过后仍在这条路上坚强行走。所有记录全部真实。

这段经历,与其说是事业的不幸,不如说是我人生的大幸。如果说发生过神迹,那么我希望成为神迹的忠实记录者。感谢帮助过我的人,尤其我的师父。语言远远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

网络偶遇

那是二零零三年秋的一天,我坐在家里的电脑前,等一位远方的朋友。这时聊天室的敲门声响了,有人申请加为好友。一般情况下我对陌生人有戒备心理,来者皆拒。但他的留言吸引了我——让我们彼此祝福!

无数陌生人想加我为好友,不是谄媚的祈求,就是粗鲁的打扰,或者酸溜溜的客套。这句话如此舒心又不卑不亢,我感到自己无法拒绝。

原来是一名海外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网路上讲法轮功真相。他采取的方式是随机抽取了在线人员,我是少数聆听者之一。他说法轮功已弘传上百个国家,除了中国大陆,在世界各地都可以自由修炼。因为人数众多,中共党魁出于嫉妒而加以迫害,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判刑,仅仅因为他们不肯放弃信仰。

我向来不喜欢政治,憎恶共产党那一套整人手法。因此尽管对法轮功一无所知,还是告诉他:“我很同情,我不赞成这种镇压。”

他谈到了天安门自焚。“有证据表明,整个事件是中共自编自导的一部假戏,用以栽赃法轮功,为迫害找借口。其中几个自焚人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电视台播出的录像漏洞百出。”

他打字不太利索,每一段话要很长时间才能码出,我能感觉其焦急与痛心。道别时叮嘱他保重,“别硬顶,打不过就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此后几个月,我们不再联系。如同网络上千万个一面之交的陌生人,点点头相视一笑,就消失于人海。我甚至来不及询问他的性别。

来年的春天到了,在众多的新年贺卡中,我看到了他的一张。简单的话语,温馨的祝福,在这个虚幻的世界,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友。“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看笑,有一天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我们很快熟悉起来,谈工作,谈生活,谈人生,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他谦逊、礼貌、友好,一如当初给我的印象。聊天总离不开法轮功,尽管我不是很感兴趣,但那是他生命重要的组成部份。

我问在家偷偷炼不行吗?他说强身健体是人的基本权利,只要对社会没有妨碍,为什么偷偷炼?我问干嘛与共产党对着干?他说如果人们连脑子里想什么问题都被控制,为什么要顺从?我问他是传道士吗?他说自己炼法轮功从中受益,讲真相是自愿的行为,凭良心在做。

他是一名工程师,也是成功的企业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炼法轮功不是为了得到什么,更不是看破红尘。“那是一种净化灵魂的功法。当物质生活非常满足的时候,我却不感到快乐,有时甚至很痛苦,”他娓娓道来,

“我不知道这种痛苦来源何处,也无法消解。脾气很暴躁,周边朋友和亲人都战战兢兢。这时才明白世上有很多东西是用钱买不来的。”“学炼法轮功后我非常轻松,感觉一切都很美好。心情开朗了,与人相处也融洽,前景都感到一片光明。”

我体会他的良苦用心,虽然不一定相信,我更能感知他没有说出的话语。但怎么可能?我是无神论者,从来相信人是宇宙的主宰,相信人类科技无所不能。我不相信神的存在,认为一切对天地所谓的敬畏都源于人们的无知愚昧。况且我生活无忧,没理由逃避社会;我身强体壮,不需学什么功法;我事业处于上升期,没必要冒坐牢的危险。

选择

这样一聊就是半年。一次他谈起自己的母亲。她母亲也炼法轮功,现在不但百病消除,还越来越年轻,脸上没有皱纹。这话触动了我。

我已不再年轻,我怎能永远健康?时光转瞬即逝,曾经的幻想、规划哪样成真?看那些在夕阳中蹒跚的老人,我知道就是将来的归宿——什么都得不到,什么也没留下,来去一场空。

如果法轮功那么神奇,能留住青春,带来健康,那么我一生何求?不是有句老话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为什么不去试试?我对自己说。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趁还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

一部《转法轮》寄到了我的电子邮箱,同时寄来的,还有《精進要旨》。打印出来后,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带着略微激动的心情,抱着对法轮功神奇功效的坚信不疑,开始了阅读。

事情没有按预定方向发展。仅看了几十页,我就读不下去,认为太高了,太神了,我要的是青春永驻,要的是美丽容貌,可书上并没谈论这些。我决定放弃。

当天晚上开始做梦。在一间教室里,老师穿着白衬衫讲课,讲的都是《转法轮》中的内容。第二天还是同样的梦。老师讲完课后走到我们中间,我说:“老师,我修炼只是想永葆青春,我不想圆满。”“啊?”老师有些惊讶。我接着说:“我不圆满,可以吗?”老师表情严肃:“你先修炼再说吧!”第三天我梦到了那位海外朋友。他戴着眼镜,站在鱼缸后边,许多金鱼在游来游去。

聊天中我谈起那些梦境,他感慨我是有缘份的人,不应和大法擦肩而过。同时告诉我他的确戴眼镜,家里有鱼缸,养了十几条金鱼。

巧合吧?我是不相信的,这世界最不可信的就是梦。但我还想再试试,毕竟这世上不会有另一种方法,能让人青春长驻。

我上了明慧网,把老师世界各地的讲法全部下载,打印装订。然后按时间顺序,从最新的开始,一本接一本的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几乎不明白老师说什么,但还是勉强读完;《北美巡回讲法》,我稍稍懂了一些;看完《导航》后,有了个基本的印象。再往前,《美国法会讲法》,《悉尼法会讲法》,《欧洲法会讲法》,《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我基本都能读懂,越来越感觉有趣。

原来法轮功只是一个修炼群体:他们相信神的存在,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有天上的神在注视;他们相信真、善、忍是宇宙真理;他们相信通过炼功可以消除疾病,有好的身体,但前提是提高自己的修为;他们希望自己的思想洁净,行为端正,不断的改正错误,达到更高的境界;他们对痛苦与欢乐、幸福与魔难有自己的理解,以苦为乐,以失为得。他们不能接受称法轮功为×教,因为法轮功不是宗教,更不邪恶;他们不能接受对学员的无端打压,因为那是一群善良的好人;他们不能接受对师父的抹黑与攻击,因为师父教他们走正道,人人都从中受益。他们认为有义务站出来讲明真相,让人们有机会去辨别,去评判。

我决定修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第一次看录像学炼功,学的是“法轮周天法”。当我双手下走经过两腿根部时,突然感到一阵灼热。开始以为是错觉,随后每次经过那地方,都阵阵发热,终于相信那不是幻觉。几天后,困扰我多年的阴道炎消失了,至今不再复发。

学炼第五套功法,我盘不上腿。坐地时双脚交叉,只能六、七十度的倾斜,稍稍平放就撕心裂肺的痛,看着网上那些双盘自如的学员,心想得炼好几年才能赶上。一次坐地板上读《澳大利亚法会讲法》,看到这样一段话:“如果你过去学其它功,或搞过舞蹈、体育等,原来盘腿不痛,你的盘腿和原来一样,没有变化,那可不是个小事儿啦!不能叫大法擦边而过呀!”这时,我交叉于胸前的双腿慢慢放下,直至膝盖紧贴地板,没有疼痛的感觉。我试着把右脚搬上左腿,调整好位置后,再把左脚搬上右腿,持续了半小时,丝毫不感觉疼痛。从此以后五套功法修炼自如。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