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回家后的一段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迫害回家后,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大量学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刚开始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特殊情况几乎是不出门的,我把现有的大法书籍按讲法的时间顺序摆放好,每天学两到三讲《转法轮》,其余时间按顺序读师父的各地讲法。

静心学法,向内找

通过不断的大量学法,我真的看到了自己以前和受迫害的过程中做的不好的地方,看到那些不好的人心。例如,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天天背法、发正念、和犯人讲真相,劝三退,一段时间后我消极了,我现在看到其实那时我是有执着,有求出去的心,潜意识里觉得在那里我还坚持做三件事就应该让我回家,不应该继续遭迫害,而不是本着“无求而自得”[1]的心,不是觉得无论怎样三件事就是我们该做的,而且要做好,不求结果。在几个月后,内心生出觉得自己没有配合邪恶,还做了三件事怎么还是没能解体了迫害,因为一开始做三件事就是有目地有求,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时又觉得无可奈何,其实就是根本上对信师信法对正信的动摇,对迫害消极承受。过程中又对警察、犯人和做转化工作的人不够慈悲,虽然也和他们讲真相,内心虽没有怨恨,但总带着抵触心理,讲真相中又带着争斗心和他们争辩,语气透露的不是修炼人的慈悲和善意。这些都不是修炼人该有的状态。

师父说:“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2],而我在被迫害中带着那么些私心、争斗心、求自保的心。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可我连做三件事都是为求出去的人心,现在看到了就要曝光它、修去它,在法中予以归正。三件事是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只为救度众生,面对被邪恶毒害的世人,大法弟子只有用正念和真正慈悲的心讲真相才能救了他们。

去怕心

刚回家几天后,有一天我正在和父亲一起学法,村支书突然来了说政法委的人马上要到我家来对我進行回访,他说完就走了。我一听,马上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藏了起来,都搬到二楼去了,一会儿政法委的人就到了,他们也没说什么,问了问我回家最近怎样,我说在家照顾父亲,他们坐了几分钟,说了一些面子上的话,我也没怎么接话敷衍过去了。他们走后,父亲突然说“以后不管什么人来,师父的法像不准动。”我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他说的话让我无地自容,是呀,我重复着父亲说的话,想想自己刚才的情形,象个修炼人吗?一听说他们要来就慌乱了,藏书藏法像,怎么怕心这么重呢?我连忙从新摆好师父的法像,双手合十,说“对不起,师父”,心里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父亲说的那句话,想着他们再来就堂堂正正给他们讲真相。

刚回家那段时间总感觉有人监视(在黑窝里面是二十四小时被监控的)。刚开始晚上炼功都想有没有人偷听,心里还想政法委的人会不会来村里打听,村民会不会举报我,我也知道那是怕心,一产生那些不好的念头我也是努力排斥和否定。一次发正念时,脑子中出现师父讲的:“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3],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醒弟子,我想我老有这个念头不就是求了吗,求监视吗?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要堂堂正正,任何邪恶都不准来监视,也不配。就算有居心不良的人想看到什么,想知道什么,那就是我证实法的机会,那就让他们看看我们是如何做好人的,看看师父的弟子是如何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

走出来,讲真相

老是在家学法、发正念,三件事还差一件,我就想要出去救人。于是家里凡是需要出去购物什么的,我就主动去。刚开始讲还真是开不了口,找不到以前讲真相的感觉,开始我就是带上资料,和人接触时,我就微笑着递过一份,并直接说“您好,送您一份法轮功的真相资料,法轮功是叫人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的,是佛法修炼,你了解一下,对你们有好处的。”一般都接,不接的我就不勉强。心里总想突破,想能够和人家讲。

师父看到了我有这颗心,就帮我。一天我去一家面食店买面条,進去时天还好好的,等我称好面出门时就下起了雨,我看到下雨就对店主(五、六十岁的老人)说,“爷爷,您看天下雨了,我在您这避下雨吧。”他很热情让我進去坐,我心里一直想着要和他讲真相,救了他,又不知如何开口,开始便问了问生意如何的闲话,心跳也快。我努力让自己平静,缓和语气,干脆开门见山的问他做生意接触人多,有没有听过法轮功真相?他说知道一点,我就问他知不知道三退,他讲不知道。交谈中知道他入过团,我就和他讲大法修炼的美好和中共邪党的迫害以及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他三退保平安,他也很认同,最后我说“爷爷,你看不是这场雨,我还没机会和您讲呢,这是天赐的福缘哪,我给你起个化名退了那个团吧。”他连说“好,好,退吧!”我就送他个护身符,并告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我讲完了,一看外面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我就辞别了老人家,出门的一刹那,泪水就充满了双眼,我在心里说“谢谢师父”。真正的体会到了“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3]。

有问题,找自己

最近总是有懒惰心,求安逸,炼功不能每天坚持,晚上十二点也不能坚持每天发正念,天气转冷,总喜欢坐在床上盖上被子看法,越看越困,有时不到十二点就睡了。有意无意放松自己,想着如果有同修一起住就好了,就可以促進自己或者有人提醒我,觉得一个人修,难免放松,给自己找借口。到双休时,我周五一下班就往同修那里赶,当晚就在同修那边住下,结果我发现同修们睡的比我还早,三点四十起床他们还都没起来,还是我去叫醒他们。第二天,协调同修要去大组学法,告诉我不能带我去,说人太多,上次她去问了,人家那边说暂时不收人,我表面上说没事,可心里已经很不是滋味,我到这里不久结识这里的同修后心里渴望和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切磋,可这个协调同修一直说大组学法同修一致说暂时不要带人去,只让我到她这里来,一开始说让我等消息,后来就是那边现在不想加人了。前段时间我还心里抱怨同修没有整体意识,为什么不接纳我,现在这次她又说还是叫我不要去,我心里难免有些失望,我马上想到要向内找,意识到是不是我有强烈的执着,执着要和同修一起,以为要同修提醒我,督促我,可现在昨晚她们一样睡到我去叫她们,我想这都是要我自己悟的。这是因为我有依赖心,依赖环境的改变。

修炼是修自己,如果自身不去做好,哪个同修说两句就能改变了吗,还是要自己多学法,向内找,以法为师。自己对自己的修炼负责,有没有同修在身边都要去主动修好自己,同修一直不让我去就是因为我有这么强的执着,这怎么行呢?静下来向内找,我还发现我有显示心,我明知道对自己的放松是不对的,可总是找借口不做好,认为和同修说说就会做好,这不是显示心吗?要在同修面前显示自己能向内找吗?总想接触同修,心里总有想和同修说说自己受迫害三年来以及回家后的一些自认为做的还可以的心路历程,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潜藏的显示心,名为和同修切磋其实是想显示自己。这颗心肯定是要去的,真的是形成自然自己都意识不到了,今天不是静下来写修炼体会,我还不知道,我也是在写的时候写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还有显示心。师父讲:“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4],记得协调同修第一次说那边暂时不收人不让我去的时候,我就没向内找,还用一种很不屑的口气说“没事,有师在,有法在,一个人照样修。”我那是气话,没有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不被接纳,还和协调同修说大法弟子是整体,其实言外之意就是这里的同修没有整体意识,我也是修炼人为什么不接纳我。

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4]我之前就没想想,同修不接纳我肯定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肯定在自己身上,现在想想,是呀,都是因为我有那么强的执着心,显示心、依赖心、向外求,而不是改变自身,依赖别人来带动我,这是修自己吗?自己在修炼上做好了,那是我应该做好的,有什么好显示的,那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做好了的,没有师父的看护就没有我的一切。没做好,那是自己修炼上的污点,是自己修炼的过程,是愧对师父,愧对自己使命和担当。

认真学了师父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两遍,我一定要找回修炼人最好的状态,在最后的最后越要做好,不能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个人修炼的一点浅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