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牢狱 杨淑梅被迫害失忆、几近瘫痪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一位善良能干的家庭主妇,一位恭敬父母的孝顺儿媳,一位呵护晚辈的体贴长者,在中共的迫害下饱受流离之苦和炼狱的摧残,再陷冤狱致严重失忆、几近瘫痪。

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法轮功学员杨淑梅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绑架,后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三年零七个月经历了长期绑床上打毒针、坐小板凳等残酷迫害,现已严重失忆、思维混乱、口齿不清、四肢不灵,已不能独立行走。

杨淑梅现在只记得从前认识的人,不记事,比如中午问她早晨吃的什么饭菜,她就不记得了。思维也出现混乱,而且说话的时候吐字不清楚,非常缓慢。与亲人聊天的时候,一个问题她会反复地问,问过就忘。还反反复复的跟别人说一个她印象深刻的事。还有问她这三年多都认识哪些人了,她也不记得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在狱中她长时间被绑床上打毒针。

据她说,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被放回家的当天就是从床上放下来的,在一个走廊没人的地方放置一张床,她被四肢抻开绑在床上,长期不能洗脸、洗头、洗澡,吃饭靠人喂,大小便均在床上。她已记不清究竟被绑多长时间,只记得被打吊瓶、打肌肉针。

长期捆绑使其手脚、胳膊与腿部僵硬,浑身没劲,现在在屋里扶墙走路的时候膝关节不会回弯,在空地没有扶手的地方,需要两人搀扶,否则无法站立、行走。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由于杨淑梅抵制所谓的“转化”,还被强迫坐一种小板凳,这也是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手段之一,几乎每一个不配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坐这种小凳子。杨淑梅曾被迫从早五点坐到半夜十二点,使其双腿、双脚严重浮肿。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杨淑梅,女,今年四十九岁,家住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修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经常汤药不断,而且婆媳关系不和,利益驱使几乎断绝来往。自从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严格按照 “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观念转变了,身心净化了,婆媳关系改善了,家里家外兢兢业业。她的变化使全家相继得法,尤其是“麻瘾”极强的丈夫毅然戒掉了吃喝不顾的麻将,有“麻友”曾说:某某(指杨淑梅的丈夫)能把麻将戒掉,我就戒饭。

杨淑梅在被迫害流离失所期间,仍不忘家里老人的生活和同样因修炼法轮功夫妇均遭受迫害的二哥家的两个孩子。她时常冒着危险回家鼓励孩子、安慰老人。因大伯嫂自杀,大伯哥不务正业,杨淑梅(婶婶)主动关心、照顾大伯哥家的两个儿子,后来其中一小侄子冒着被不法之徒暴打的危险也要为婶婶说上一句公道话。

就是这样一个淳朴的妇人,只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做好人十多年来自己及家人没过一天安宁日子,她的女儿十几岁就承担起家务,洗衣、做饭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历尽劳教所的炼狱摧残

杨淑梅因对政府不准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感到不解,一九九九年九月进京上访被驻京办绑架,后遣送回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三十八天,恶警又强迫家人交一千元钱才放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杨淑梅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农安县中共不法人员强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因炼功,杨淑梅被迫害的面目皆非,惨不忍睹没人敢认。

开始时被大队长张桂梅用竹板打脑袋,打耳光。又被管教马天舒、于波先把双手用皮带绑在床上坐在地上吊了一天。后又绑在床上抻成“大”字型,吃饭及大小便均在床上整整十二天才放下来,期间整个小队停止接见,不让洗漱。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因杨淑梅坚持炼功,一天恶警马天舒问她,你为什么起来炼功。杨淑梅说: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马天舒当时气急败坏的拿起电棍不停的电着她的头和脸。同时恶警于波在旁边连踢带打,使她站不稳,直撞墙,电得杨淑梅上牙打下牙,身体直哆嗦。马天舒累得不行了,大队长刘连英和于波接着用两根电棍同时电脑袋、脖子、脸、乳房、腋下、全身手脚都电遍了,电棍没电了就换,一直不停电到管教下班时间。期间叫骂声、电棍卡卡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混杂着烧焦的皮肉气味,真的象炼狱一样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杨淑梅被电完后嘴合不上了、流着血水,淌着眼泪,满脸大黄水泡,脸肿得面目皆非。学员们看她的脸都变形了,认不出来,抱头痛哭。第二天,廉光日和岳军两个科长来问脸怎么了,刘连英邪恶的说“爱滋病”,说完他们还哄堂大笑,任枫大队长还在身边咆哮不让说话。

队里的法轮功学员面对如此迫害,恶人却嬉笑怒骂无任何悔改之意,大部份学员开始绝食抗议了,写上访信,控告信,讨说法要人权。恶人为了封锁消息,整个大队停止家属接见,吃饭不让下楼,全部打回来吃,怕她们的邪恶行为曝光。一次杨淑梅突破层层封锁见到劳教所的范所长,得到的却是毫无人性的:所里规定不让炼功,炼功就电你,我们穿着××党的衣,挣着××党的钱,炼就电你。杨淑梅说: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我身心受益于大法,只因说真话就受到这样的酷刑,你们的良心能安嘛!

后来又因抗议超长时间的体力劳动(十五到十六个小时),被管教强迫面壁靠墙罚站,逼迫写保证书,不写就电棍电,竹板打脸,把脸打变形了才罢休。就这样所谓“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生活直到走出劳教所才结束。

讲述真相被逼流离失所

杨淑梅经过劳教所残酷迫害后,知道这场铺天盖地的全国性的打压全部源于一言堂的媒体谎言宣传。从此她开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这场迫害,使人们看清真相不要随着中共迫害良善走向不归路。二零零一年九月末,她和法轮功学员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她和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派出所。

杨树林乡派出所警察张亚明问:走脱的是谁?传单从哪里来的?她不说被派出所人员王大胖子、李金昌等三人把她强按在桌子上,强行把她的双手背过去扣上(背宝剑),还用四个啤酒瓶子撑住。

第二天,王明章(已遭恶报身亡)、姜兴州两人拿手铐脚镣连打带骂强行把她扣上。中午,喝得醉醺醺的恶人们又开始疯狂的打她,把她打倒再拽头发把她拽起来,逼到墙角坐在椅子上,左右开弓打耳光。任万玺(已遭恶报丧命)边打边说:告诉你,对你们怎样都行。杨淑梅被打得脸肿,眼睛充血。后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她送到农安县看守所。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杨淑梅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迫害,绝食第八天,在恶警送她去劳教所的路上成功走脱,免遭劳教的酷刑折磨,从此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再遭绑架 家属控告责任人屡遭骚扰

二零零七年,二哥王启波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详情请看明慧网文章《王启波生前惨遭迫害的事实(图)》),心里惦念年迈的公婆,杨淑梅逐渐结束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的生活,照顾公婆操持家务使这个家又其乐融融,慢慢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晚五点多,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反恐大队伙同杨树林乡派出所到杨淑梅家非法抄家、绑架。进屋不容分说就给她戴上手铐,连拖带拽,杨淑梅鞋都没穿就被绑架走了。

三月四日,杨淑梅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和几个孩子一行六人,前去公安局询问原由。杨淑梅家属看到参与绑架的恶警之一,老婆婆前去问他:“你们把人抓哪去了?她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家里面还有八十来岁的老公公在炕上打氧气等待照顾呢!”。家属又问他:炼法轮功犯了宪法哪一条了,她信法轮功祛病健身她有法轮功的书,那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有信仰自由,她有法轮功的真相材料那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她做好人没有杀人放火,在炕头上坐着你们就把她给抓来了,鞋都没穿。恶警自知理亏,回答不出就企图绑架威胁,恐吓家属,继续下去就把你那个儿子也抓来。

三月七日,杨淑梅家属一行十四人又一次来到农安县公安局,几经周折见到国保大队队长唐克,他推脱责任不承认他参与抓人。后公安局副局长张兴亮接待家属,企图拿刑法三百条蒙骗家属,当家属揭穿刑法三百条里根本只字未提法轮功,更别说是邪教了,根据这条就抓捕炼功的好人根本就是在违法。这时张局长揭下伪善的面纱,并开始威胁家属,说你们这些人再继续下去,就把两个孩子也一起抓起来,完全一副流氓形象。

三月十六日,家属接到通知说杨淑梅被送往长春公安医院,三个孩子搀扶奶奶来到公安局询问,恶警推三阻四之后给打发到看守所,看守所说已经送长春了。家属又来到公安局,期间一人说去信访室等着一会有人接待你们,不料等来的是一群恶警打手,不顾八十多岁老人的哀求,撕扯着把三个孩子拽进刑讯室,一顿毒打恐吓后拘留两个孩子十天,一个孩子在晚上十多点钟和奶奶被放回。

四月十一日家属要求见人,百般阻挠后家属看见杨淑梅原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人已瘦得脱相,手成紫色,脚被带着十多斤重的铁鐐。人已没有力气说话,每天被强行抻绑在床上打针六次,一面一个特警持枪一天二十四小时看守。

五月二日,杨淑梅和从长春第三看守所转回的法轮功学员于长丽被送入长春市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急诊室,于长丽当天含冤离世,杨淑梅处于昏迷。法轮功学员于长丽是农安县第四中学数学教师,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被绑架。

五月四日上午九点杨淑梅的婆婆、公公和侄子又到县公安局要求见人并无罪释放亲人(侄子背着杨淑梅的公公,老人已经不能走路),农安县公、检、法和看守所人员百般搪塞。

五月五日上午八点,家人又来到公安局要求见人,侄子说:我老婶炼法轮功做好人,你们平白无故就抓人,现在有生命危险了还不让看。恶警开始威胁恐吓,后来三个恶警把杨淑梅侄子带进一房间,四、五个人就开始动手拳打脚踢。还恐吓二位老人,恶狠狠的说:再来就把你们都抓起来。

四年冤狱迫害

就这样不久,杨淑梅被偷偷判刑四年,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事后家属前去要判决书,法院刑事庭副庭长郭庆玺说:农安就没有给家属判决书的先例。

杨淑梅被非法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教育监区洗脑班期间,身体非常虚弱,不能自己行走需两人搀扶,接见时用干活的推车推来推去的;家属发现她思维混乱,已失去部份记忆。家属数次找管教及监狱领导要求办保外就医,监狱一直无理搪塞。

二零一四年新年刚过, 二月二十日下午六点多,农安县国保大队唐克和杨树林乡派出所在牛尾山村治保主任师庆国引领下,开三、四辆车到杨淑梅家。诱骗八十多岁老婆婆开门,态度蛮横,恐吓老人,不得已老人把门打开。十多个便衣非法入室,找杨淑梅的丈夫及女儿。当时只有八十多岁的两位老人在家,杨淑梅的老公公长年在炕上躺着,需要人照顾,没有找到人就在屋里翻了一个多小时,并抢走很多物品。

三月二十五日,又有四个年轻警察来家骚扰,看到年轻男孩就抓住要身份证。老婆婆说这是我外孙子,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见人就抓。后被杨淑梅老公公骂走,老婆婆说儿媳妇在监狱给迫害瘫了,你们还三天两头来家骚扰,就两个八十多岁老人你们也不放过。据某大队治保主任说是因为杨淑梅家属年前去纪检委“巡视组”办公室控告把家人迫害致瘫的相关责任人,国保大队队长唐克打击报复,企图非法绑架家属阻止控告。

三年零七个月的迫害使杨淑梅已严重失忆,记不起迫害经过、参与迫害人员信息。

请知情者提供更多杨淑梅被迫害事实,使参与迫害者罪行曝光。也请善良人认清中共谎言宣传,不要与邪恶为伍,助纣为虐,免遭牵连,早日退出这个造成无数好人失去宝贵生命、健康身体、团圆温馨家庭的邪党各级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