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倒数一二到正数一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的身体到处都是问题,真是活着没有信心,死了又狠不下那个心,吃药、打针成了家常便饭,药费先是作为家属由丈夫的单位报一半,再拿到自己的单位报一半,这还不够用。

那时我才三十多岁,头上长满了牛皮癣,还得了泪腺炎(也叫泪腺堵塞),并且长年神经性头疼,经常感冒。后来又得了咽炎、胃病(吃饭必须咀嚼很慢,否则食物就在胃里硌着,太难受了),又得了泌尿感染(一分钟都不敢憋尿,否则就犯病,苦不堪言),还有风湿腿,经常是又酸又疼,一到立秋夜间,就开始转腿肚子,两条腿一起转,得家人帮忙揉开,每天都是这样。手不能干活,干了活就每晚胀把(方言,指水肿),疼痛难忍,不能入眠。

一九九六年不知什么时候爸爸在书店里买气功书时经人介绍请了一本《转法轮》,看过后没太放在心上。住在北京的妹妹回家后看到宝书,觉得太好了,回到北京就去找炼功点,炼功大约一个月左右就给爸爸写信介绍大法的神奇,告诉家人都要炼大法。当时姐姐是炼别的气功的,就不让家人炼。最后爸爸下了决心,他认定大法好,就为全家人都请了大法书,一共九本。记得一天我回家,爸爸让我也炼大法,我想既然他们都说好,肯定不是假的。但是自己身体不好,工作家庭压力大,觉得腾不出时间炼功,就对爸爸说:“等我退休再炼。”当时爸爸给我念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中的经文<退休再炼>,我就说,您把书先给我放着,不要给别人,啥时候我想学了,我就来取。

十月份时,妹妹回家了,我去看妹妹,她给我讲了大法的神奇和她炼功一个月后身上几处病不翼而飞的奇迹。爸爸、妈妈也都讲了他们炼功后身心的变化。妹妹看我犹豫不决说:不能强迫你炼,得自己愿意,学不学是你个人的事。之后我就在心里做着斗争,晚上弟弟回来也讲大法如何的好,我看着大家说:“全家就我一个是‘法盲’了。”爸爸笑着说:“是的。”当晚我就住在娘家,跟家人一起学法炼功。

我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第四讲,全身的病全无,神清气爽,世界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身有使不完的劲,那个高兴呀!真的感受到了作为一个人没有病是啥滋味。整个人身心健康,远离了医院。

学法后,我在家里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做,化解了婆媳之间多年的积怨,小家庭和睦了。举几个例子,小姑子骑摩托车上班,我骑自行车上班,她单位比我远点。一到她丈夫去外地,她就带着孩子来我家吃饭,还得做出可口像样的饭菜。她每月至少在我家吃一周的饭,多时吃上二十天。过年时她把床上的东西洗完,说不会缝,我就白天帮婆家卖货,晚上去给她缝,记得大概是腊月二十七那天缝到夜间两点多,想想我自己家的被褥还没缝呢。

在单位里我严格用大法法理约束自己的言行,份里份外的活全都干。用同事的话说,就是先前什么都争,学功以后真的放下了什么也不争了。记得有一次学校评先進,我差一票满票。校长说,就一个人没投你,是谁?我说,是我。校长说,做什么也不白做,你做的好,瞎子都能看见。自学法后,我的教学成绩从最开始的倒数一、二,到正数一、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遭到邪恶迫害,取保候审,回到了学校,我教的班里共有四十二个学生,有四十个学生围着我哭,有两个学生笑了,还有很多老师也跟着哭了。后来听家长说,那两个笑的学生回家跟家长说:“我们老师回来了,我们班同学都哭了,就我们两笑。”家长就问,你们为什么笑啊?他们说:“我们老师回来了,我们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