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冤狱者的下场(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正史《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六•酷吏上》记载的23名唐代酷吏中,结局都不好。有的被冤鬼索命暴死;有的死于法律的审判;有的丢官,郁郁而终。他们的子孙不得为官。证实了善恶有报的天理。这是明确记载在严谨可信的正史中的。

(1)诬陷朋友、被冤魂索命的酷吏卢铉

唐朝的卢铉担任韦坚的判官,发觉韦坚被权臣李林甫妒嫉,就向李林甫告发韦坚,希望通过出卖好朋友韦坚,获得荣华富贵。

卢铉还曾担任王鉷的判官。王鉷被牵扯到一桩案子里时,卢铉作假证说:“王鉷用白帖索要五百匹马来协助谋逆,我不给他。”王鉷马上要死了,卢铉竟忍心诬陷他,众人都很愤怒。

卢铉曾与张瑄是同僚,交情素来深厚。为了向权臣献媚,卢铉诬陷好朋友张瑄与杨慎矜共同谋反,把张瑄抓进冤狱。

卢铉的人品,从他在公务中的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当时李林甫诬陷杨慎矜谋反,没有证据,就派卢铉搜查杨慎矜的家。卢铉把证明谋反的“谶书”藏在袖子里,进入房间搜查,在隐僻处,假装翻出来,说:“逆贼藏有秘记(反书),今得之矣!”致使杨慎矜被冤杀。

卢铉三次卖友求荣,假造证据,诬陷无辜,卑鄙无耻没有底线。结果,被贬到庐江。有一天,卢铉忽然看见已死的张瑄,知道是冤魂作祟,惊吓之下,说:“端公(张瑄)你何以能来索命?”说完,卢铉不一会儿就暴死了。

《旧唐书》“及被贬为庐江长史,在郡忽见瑄为祟,乃云:‘端公何得来乞命?不自由。’铉须臾而卒。”记载的就是这一次冤鬼索命事件。

(2)鼓励告密、死于法办的酷吏索元礼

索元礼,在洛州牧院,负责审理案件,制造冤狱。

索元礼生性残忍,审问一人,要牵连数十、上百人。被他杀戮的有数千人。

索元礼鼓励告密。各州有告密人,索元礼就给他们公车,派州县护送到京城,以至于告密者多得宾馆都住满了。索元礼还授给告密者爵位赏赐,来诱使他们更加卖力地告密。

由于索元礼的酷刑毒虐太过分,武则天为了平民愤,不得不把索元礼这个卖力讨好的狗腿子杀了。

《旧唐书》“元礼寻以酷毒转甚,则天收人望而杀之。”记载的就是此事。

(3)死于法办的文盲酷吏侯思止

侯思止,是个家无产业、擅耍诡计的赤贫无赖。审判官教唆侯思止、高元礼,状告舒王元名及裴贞谋反,导致他们被灭族。

武则天说侯思止不识字,侯思止就狡辩说:“獬豸兽类也不识字,但能镇邪。”拍武则天马屁。武则天知道侯思止没有住宅,把被灭族的人家的宅子赐给侯思止。侯思止狡猾地说:“谋反之人,臣厌恶他们的名,不愿住在他们的宅子里。”武则天被他蒙蔽,让他负责审案。

侯思止制造冤狱,苛酷日甚。他曾审问中丞(官职名)魏元忠。魏元忠不肯屈服。侯思止大怒,把魏元忠头朝下,倒着拖拽。魏元忠说:“我薄命,就像骑着恶驴坠下,脚被镫挂住,被拖拽。”侯思止象恶驴,被人传为笑谈。

当时来俊臣抛弃妻子,逼娶太原王庆诜的女儿。侯思止也上奏求娶赵郡李自挹的女儿。凤阁侍郎(官职名)李昭德说:“以前贼子来俊臣强抢王庆诜的女儿,已是辱国。今日此奴又索要李自挹的女儿,不又是辱国吗!”侯思止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赖酷吏,就被李昭德逮捕、处死了。(即《旧唐书》记载的“竟为李昭德搒杀之。”)

(4)见色忘义、被贬官的酷吏王旭

王旭,在唐玄宗开元年间,任御史。王旭与大臣李杰不合,攻讦李杰,致使李杰被贬官。朝廷的大臣都鄙视王旭。

当时希虬的哥哥任剑南县令,被告有赃款。王旭办理此案。剑南县令的妻子容貌美丽。王旭见色忘义,威逼县令的妻子,因而上奏请求处决、杀死了县令,把赃数千万纳入腰包。

开元六年,为雪“杀兄淫嫂”之耻,希虬派仆人,隐瞒身份,混入王旭身边,被王旭召入家中,当作心腹。希虬的仆人秘密地记下王旭受贿收礼数千贯钱的证据,告诉希虬。希虬哭泣鸣冤。朝廷查获了王旭贪污的上万赃款,贬了他的官。王旭愤恚而死。

当时的人都庆祝,认为大快人心。

《旧唐书》“赃私累巨万,贬龙平尉,愤恚而死,甚为时人之所庆快。”记载的就是此事。

(待续)

(来源《旧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