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大法充满了信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本香港杂志上比较完整的看到了对李老师和法轮功的介绍,那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刚过之后。

那件事的发生和报道,使很多人知道了大法,我也一样。我所在单位当时还开了党员会议,什么规定不准党员练习法轮功。但是恶党说的话我是从来不信的,所以它影响不了我。加上那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我很奇怪的一直都在找东西学,开始买了几本四书五经,后来买了一些有关算命、风水的书看,虽然并不觉得这是我真正要找的,但又不知道真正要找的是什么,就这样弥补着自己的空虚、维持着自己的精神需要。“四二五”事件仿佛让我听到了一样崭新的东西,我的生命微观好象一下被击中了,深埋已久的种子发芽了,内心自然的涌起一股想学的渴望。就这样,我走入大法中来了,那是一九九九年六月。

下面简单回顾一下我学法炼功前后的一些情况和状态。

修炼大法前的几个月,我一直都做着几种梦。

一是经常梦见国家领导人,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一是梦见到庙里去,在古庙里走来走去,有时黑夜里在深山的庙上,天上有明月,山里有香风。或者在一片荒废的古庙上空,夜色下,从山顶一直往山脚下飞,古庙的景象看得清清楚楚,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是梦中会飞,在空中飞,地上人在走,我在他们上面飞,有时还穿过他们,他们却感觉不到我,或者飞得很高,空中看到彩云和美景。

修大法后,刚刚开始学法、炼功的那段时间,会飞的梦更多、更强烈。有一次,梦中元神突然象风一样以很快的速度从地面掠过,四面是山水,好象从我国的东部一下飞往新疆、西藏去,看到了很多景象。有一次明显感觉到元神离体了,身体在床上睡,元神一下冲到天上去,看见了五色的祥云后,“唰”一下子又从高山上回到自己的身体。还有一次,不知升到了哪一层天,看到下面一片青山绿水,林间有一座岳飞庙,空中迎面飘来几个人,长得很高,却看不到他们的脚。

有一次,当我经历一次大的考验,修炼的意志更加坚定的时候,我梦见有人在帮我修补法轮,老师慈祥的坐在那里笑。梦中我又走上了一只很大的船,在船头右侧外面拿笔写上了大大的“修佛号”三个字,下船后自己站在岸边远远的看着。这些梦已经过去好多年啦,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永远都忘不了。

修炼前,因为种种原因,我身体很差,健康情况很糟糕。二十来岁,经常头晕,蹲下再站起来两眼就发黑,并且有严重的失眠。由于失眠,精神老是不够,睡又睡不着,对工作影响很大。修炼后,身体调整过来,失眠不治而愈。以前人很困,眼睛睁不开,躺在床上几小时却睡不着,头胀得疼疼的,后来坐在公共汽车上五分钟可以睡一觉。以前根本不能通宵熬夜,一夜没睡,第二天简直挺不住,要恢复过来得几天,后来熬完夜第二天还可以上班。而且睡眠质量非常高,睡眠时间比较短,由于经常起早贪黑的学法炼功,往往深夜才睡,清晨四点多就起来,人还精神得很。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就算看医生、吃药或者练其它东西都没可能得到的,我却一分钱没花就得到了。身体改善了,心性上有了修炼人的标准,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修炼到今天,回想起来,修炼前身体曾经有过的种种毛病都不知不觉的没了,而且十多年来连感冒发烧都没有过。

我刚走入修炼中的时候,因为外面没有了炼功点,所以主要靠在家里放光碟来学动作。个别动作有疑问就找认识的老学员问。也许是觉得自己得法晚了,特别重视学法,认为学法才是修炼的根本保证。看了几遍《转法轮》和所有其他的大法书籍后,我开始抄写《转法轮》和第一本《洪吟》,买了几本精装的有塑料封面的小笔记本,从第一讲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抄,一个月才抄写完,共有六个小本子。抄的过程中,思想业干扰很厉害,不断冒出杂念,很难集中精神。抄完后,大部份思想业被清除掉,注意力明显比以前强了。有了小本子,我想到了背法,因为师父在讲法里常常提到背法,我也想试一试,而且念头很强烈。这小本子就派上了用场,很方便携带。随时带上一本,一有空闲就背,坐公共汽车的时间也用上。一段一段的背,一段背熟再来下一段,每背完一讲后,就从头到尾背一遍,直到这一讲一字不漏背下为止,再接着下一讲。背完全书最后一讲就把整本书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背,反反复复的不知有多少遍,整整背了一年,终于把整部《转法轮》背下来,而且一字不漏。背的过程中思想业干扰更厉害,有时会有很难受的感觉,难受到人都得趴在床边。但背下来的效果却很好,一直有好几年,我都可以不看书就背一遍,就算五、六年后,都可以背上八至九成。

背法对自己的修炼帮助很大,师父讲过什么法,在哪一讲,哪一段,很容易找到。平时遇到什么问题,师父是怎么讲的,不用翻书就可以想起来。而且,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们有缘得到了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可不能因为得之于易而不知道珍惜呀!

开始炼静功的时候,可能因为自身的原因,我盘腿一直很难,连单盘都盘不上,右脚放在左腿上都是九十度的,而且盘上不久就会很疼,为此我心里很焦急。为了尽快过这一关,我想了不少办法。用绳子绑,用重的东西压,绑住或者压住腿后强迫自己忍上半小时或一小时。忍的时候一边放着大法音乐《普度》或者《济世》,因为这两首音乐听起来很悲壮、很舒服,时间刚好又是半小时。一边忍一边听音乐,音乐不停腿不拿下来,实在过不去的时候就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来鼓励自己。

记得刚采取这个办法时,我盘着腿还不能自己动手绑绳子,是叫我的妻子帮忙绑的,她看着我如此吃苦还觉得很奇怪。渐渐,立着的腿从九十度到七十五度,再到三十度,角度不断变小,最后放平。单盘终于盘上去,我就可以开始炼静功了,后来用同样的办法炼双盘,也是经常叫她帮忙绑绳子,解绳子的,吃了很多苦,过了大概一年后勉强可以盘上双盘。师父讲法中讲过:“一个修炼的人修的挺不错的盘不上腿,上面那个菩萨都会捂着嘴笑你,真的。”[2]对我来说,我都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劲头去克服这一难关的。

炼功后大概几年左右的时间里,我身体也有某些反应。炼功时,气机比较明显,动作基本都是随机而走,能感觉到身体的脉在通,能量在流动,身体微观下的变化和周围能量场的存在。有时炼着炼着,元神一下会很静,静得只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是平时想怎么静都静不来的,不可能达到的,明显的一个炼功人跟常人的区别。不炼功的时候,有几个月常常感到法轮在小腹部位转,一圈一圈的,正转、反转。身体偶尔会有带电的状态。有一天,我跟妻子逛街,一边走,有好几次她碰到我的手都说有电,这样的例子后来跟别人还试过数次。

总的来说,我还是算锁着修的。身体没有出现更大的反应,没看见过另外空间的显现,也体会不到什么功能,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我修炼的决心和对大法的坚定。

十五年来,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不断提高的心性、学法的受益以及一直跟着师父走过来的正法的路就使我对大法充满了信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