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勃利县朱兰英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按:黑龙江省勃利县法轮功学员朱兰英,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按她的话说:“都六岁了还走不了路,还得我妈背着”。修炼法轮功后,她身心受益。没想到她把大法的美好分享给别人时,却被中共人员绑架,并非法劳教她两年。下面是朱兰英的自述遭迫害经历:

大法改变了我

我今年62岁,没学法前我满身是病,我是双肾结石、肾盂肾炎、胆囊炎、胃炎、三度胃下垂、腹膜炎、小腿肿的黑天白天不消肿、妇科等十几种病,肚子痛的都不能扎裤腰带。丈夫因我总吃药花钱也不愿意,我活得都没意思。

我是1998年大年初一那天开始学大法的。学法不到一个月满身病全没了,吃饭有饭味,干一天活也不累,真是无病一身轻啊!

我原来脾气非常不好,对错都不让人说。学大法后按真、善、忍做人,整个人都变得善良了。我爸爸1999年去世后,家中就剩我妈一人了。我姊妹虽然有五个,上有姐,下有弟、妹,我考虑他们都不容易。我修炼了法轮功,我不能和他们比,我不攀不靠,我把我妈接到我家,我照顾她,一直到现在,我妈妈今年88岁,期间有两次病危,但都过来了。虽然老人几年来生活已不能自理,但我不嫌脏不嫌累的照料她,现在老人家能吃能喝,活的很好。我单位的人都说我对老人好孝顺。我儿子结婚十五、六年了,我们在一起生活,我和儿媳从没红过脸,我们相处的非常好。就这么好的功法我才学了一年半,这个小人江泽民和这个邪党就不让学了。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放的下呢。

无端遭绑架

就这么好的功法我给邻居讲大法怎么好,没想到他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不明真相就把我给诬告了。结果在2005年12月8日那天,七台河市“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宪法和公检法之上)头子毕树庆、陈举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七台河的人和勃利县国保大队的姜东春、白玉刚、张启华、庞伟等八个人绑架了我。

当日上午九点多钟他们先到我家小冰淇淋店,骗我丈夫领他们到我家找到我,要我说出他们要找的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我没说他们就把我抓走了。当时我妈妈哭了,不让他们带走我:我就这一个好闺女呀,你们不能带走她哇,她没干坏事呀!把她抓走我怎么活呀?当时我丈夫也哭了。但这帮人人性全无,根本就不管老人死活,还把我家的电脑也给抢走了。

八个警察两辆警车把我带到了县国保大队,审了一天也没审出什么东西,下午四点又把我带到勃利县拘留所,两人一班两小时一换的轮班审问,两天两宿不让我睡觉,也没什么结果,第三天就把我关到七台河市拘留所,一共非法拘禁了我三十九天。2006年1月19日又把我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

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6年1月19日下午四点多钟,我们被劫持到劳教所开始体检,当时我血压是180,心跳是每分钟110次,可劳教所都不让我回家。体检完后,当天晚上就被她们扒光衣服搜身迫害。然后就把我们五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一个屋,由一名警察逼迫写决裂书、“转化”书等,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一连四十多天逼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进行洗脑迫害。后来又让下车间天天干活,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加点,干到夜里十点、十二点是经常的事。我被她们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体重不到八十斤(我原来体重一百一十斤左右)。

劳教所每天还强迫我们“写作业”,每周都得写改造纪实,天天不得安宁。警察自己东抄西抄一些驴唇不对马嘴的东西还有一些侮辱大法的东西让我们抄写,我不愿意写这些东西,本来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按照宇宙大法对照去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们真是找不着毛病。由于不配合她们的所有作业和背她们安排的吃饭前的背所训。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2006年12月27日上午十点钟,四大队的教导员张丽把我从地下室生产车间找回来,以我不写作业、背所训为由,对我施行关小号、坐老虎凳等迫害。张丽把我带到她们的值班室,拿出四张纸对我说:“这是由所里法制科批回来的,你不是不写作业吗,我们每人先批五天”(这是给四个法轮功学员上刑的单子,这四个人分别是勃利县的我;林口的王桂玲;牡丹江的马淑芬和穆棱的周芝荣,我们四个人也没转化、也不写作业、也不参加考试、也不背所训。恶警要将我们每人关小号五天,一个一个的来,先从我开始)。张丽就问我:你写不写作业,你如果写呢,现在就开始写,如果不写……我没等她再往下说,我就说了:我不写!她一下子就火了,她说了句:真爽啊!意思是你回答的真痛快。就把我从她值班室往隔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屋里拖,黑屋里面有个老虎凳。我一看这是要给我上刑,就喊“法轮大法好”,抵制进黑屋,结果又来了五、六个警察一共七个人,有四大队队长孙宝莲、恶警李丹、王丹、钟华、何秋红,还有一个不知叫什么名,把我连推带拽,推倒在地上。她们往老虎凳上抬我,抬不上去她们就拽我头发,一绺一绺的拽了一地,何秋红穿着大棉皮鞋使劲踢我的腰,当时我就觉得好象肾都踢碎了似的,痛的我半天喘不上气来。抬到老虎凳上把我的上衣扒光,又用胶带把我的嘴给粘上,在老虎凳上手脚都被铐上,坐了五天,脚脖子都被铐的露出骨头来了,一动就钻心的痛。在我身上她们碰到了钉子,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不了了之了。在小号迫害了五天。我的腰被她们踢坏了,二十多天不敢动,我的腰每动一下就象刀割一样,她们还逼我到车间去干活。

2007年11月7日,我绝食反迫害,三天后她们对我野蛮灌食,从两只鼻孔将两只塑料管硬插进胃里,那真是太遭罪了可想而知啊!

我由于不按戒毒劳教所的要求做,我儿子去了八趟都不让见一面,又对我加期三个月零十九天,直到2008年3月26日才放我回家。

中共给我家人造成的伤害

我被非法劳教,对我母亲的打击太大了,她每天想起来就哭,每天以泪洗面,短短两年时间,我从劳教所回来,我妈老多了,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还得了糖尿病、心脏病、肝炎、肾炎等。至今我妈不能走路,不能自理,只能扶起坐着,安放躺下,洗漱梳头,喂食喂水,接屎接尿,我都每天不厌其烦的做着。

由于我被迫害,我丈夫也得了好几种病,心脏病、脑血栓等。现在我丈夫、儿子、儿媳只要一听到有法轮功学员被抓的消息,就把他吓得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