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研员在劳教所、监狱遭九年残害(1)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功学员刘霞,大连市中山区教师进修学校优秀教研员、科研员,中学高级教师,教学与科研项目多次获得省市及国家级奖项。二零一三年,刘霞在《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杜斌制作的纪实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中,揭露过中共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及她本人的残酷迫害。然而,那只是她十五年来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以下是刘霞及其家庭十年来所遭受迫害的综述。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曾经美满、幸福的家庭,是如何被中共当局毁灭;一群中国大陆优秀的主流民众,是如何在这场“疯狂无智”的大迫害中被摧残。

一、修炼大法 身心受益 家庭和睦 成果丰硕

刘霞,一九五四年出生,祖籍河南;现户籍:辽宁大连中山区虎滩碧浪园九十二号;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数学系,先后任教于河南省范县一中;台前县一中;新乡市化纤厂子弟学校;辽宁省大连市三十七中学;大连市中山区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科研员;中学高级教师职称。

一九九四年之前,刘霞因为生活操劳、工作劳累等原因,罹患美尼尔氏综合症,严重时从楼梯往下滚,心脏病很厉害,心肌炎,心包炎,心绞痛犯病时,浑身发紫,丈夫背着去医院抢救。刘霞先天性肋骨长得比一般人靠下,怀孕后的妊娠反应非常厉害,从怀上孩子就开始吐,吃什么都吐,一直吐到上产床的那天,常常连胆汁都吐出来。不仅自己的胃吐坏了,可怜的孩子先天营养不良,生下来才四斤六两重。胃随着胎气下降、没升上来,成了胃下垂十一公分并发性胃炎,常年不敢吃水果。刘霞还有妇科病:附件炎、宫颈炎、经血不调;鼻窦炎穿刺四次,反正是满身的病,全国各地找名医、名药、中药、西药、药膳、食疗;练了好几种气功,都没解决问题。

那时的刘霞,真可谓:百病缠身、痛苦的要疯了!多年来,多方求医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全身发紫,休克抢救;头疼发作的时候经常以头撞墙,甚至从楼梯滚下昏迷不醒;后来,她的丈夫,上海中波轮船股份有限公司的远洋船长,患了肝硬化;刘霞的女儿得了功能性出血症,专家、教授都止不住血,只好休学、住院输血。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面临着即将彻底的崩毁。

一九九四年七月,刘霞的丈夫、刘霞和女儿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刘霞一家三口有幸聆听了李洪志老师在中国结束传法前,在大连的最后一次报告会。当时,李洪志老师两次给在场的所有学员净化身体。让大家想自己或家人身上的一种病,当场给以净化。太神奇了,刘霞一家人的病随之都好了。修炼初期,炼第二套功法中的头前抱轮时,刘霞感到法轮在额窦穴位处,横切片旋转、纵切片旋转、全方位的旋转,折磨刘霞十几年的额窦炎,一次性全好了,再也没犯过。刘霞丈夫尹长庚炼法轮功后,肝硬化,经正规检查也完全正常了。当时,刘霞的一位没有炼法轮功的朋友听了师父的报告后,多年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当场痊愈。她激动的逢人就讲:太神了!我也要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幸福和欢乐就这样再次回到了刘霞家。她们一家人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使亲友、同事之间、左邻右舍关系等,都变得非常和睦、融洽;还为家庭、单位、国家节省了大量医药费。同时,她每天身心愉悦、精神饱满的投入工作。刘霞本人就开拓学生的思维能力和培养自学预习能力方面,写出了不少获得省、市、国家级奖项的论文。参与或主持的教学和科研项目,也几乎年年获奖,有的还是国家级的奖项。

甚至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的二零零零年六月,大连电视台报道永和小学小班化试验的情况时,还专门采访科研指导教师刘霞。电视台播出后,还有人恶意给电视台打电话:她是法轮功(弟子),你们怎么采访她?由区教委主任牵头、在市教科所专家和科研部教师共同参与、指导全区四十多所中小学进行的《提高学校运行机制活力试验》,历经三年,经省科研所验收,获教育科研先进成果奖。出版的专著,成为指导教师科研试验的主要参考书,刘霞任副主编。

一九九六年三月,大连爆发了一次大流感,刘霞单位男女老少都不同程度受到了感染。而唯独过去全身是病,人人皆知的老病号刘霞,却因修炼法轮功而没被感染。这一事实有力的证实了,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和祛病健身有奇效。刘霞所在单位---大连市中山区教师进修学校,在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多名职工提议,通过工会提案的法律程序,一致通过,由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主持,成功举办了法轮功学习班,多名教职员工因此走入大法修炼。一年后,坚持下来的十名教工,全没用过一分钱医药费。这些人在工作中不争名利、兢兢业业的表现,得到单位领导、同事的赞扬。因此对法轮功的所有活动,单位领导都大力支持。凡是工会活动,都安排法轮功学员单独学法炼功、拍照等。单位的教室也低价租给法轮功学员学法、交流用。刘霞还在自己单位下属的四十多所中小学的教师、学生中洪法。

而刘霞的丈夫尹长庚,在炼法轮功前刚当上远洋船长,不到两年就因身患肝硬化被迫下船了。他学了法轮功后,肝硬化不治而愈。从交通部的领导、同学到总公司的领导、工会主席、同事,也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他。那时的尹长庚,除了单位给的固定工资外,额外劳动、加班的奖金一概不要(如出租一次浮吊,额外一人可分五千元,在当时,那可不是小数额)。谁有困难他都帮,节假日自己主动替人值班,让值班的主任回上海老家过节等等。他修炼后的德行善举,感动了单位的领导和同事。

一家人找到了真正的幸福、美好;体味了从做好人开始修炼、重德、修心性后,身心变化的美妙、殊胜;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了,找到了生生世世寻觅的真理和心灵的归宿,心性境界由为私为我向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升华。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大连第三届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刘霞的发言稿《佛光普照我学校》、尹长庚拍摄的两张超常的照片:《大法轮罩着炼功场》、《李洪志老师层层叠叠的身体从电视中出来》,都被选送到《一九九六年首届国际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那时的刘霞家是个学法点,夫妇两个都是义务辅导员,工作、生活及家务都处理的很协调。你那边的事当紧,家务活我做;我这边的事着急,家务活你先做。同修之间、夫妻之间都按照大法要求,遇到问题向内找。

二、坚持修炼遭中共骚扰、拘留、暴力洗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一夜之间,黑云压城,犹如文革再临。同年八月,江泽民罕见的在大连连续视察、逗留了十天,对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授意:“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薄熙来随后在大连(以及后来的辽宁省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新建、扩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大量接收、迫害进京上访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他曾对公安与国安人员下达指令:“对法轮功学员,给我往死里狠狠的整”。薄熙来又在大连率先以活摘器官和塑化、加工尸体,来推动、实施江氏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成为迫害的急先锋,使大连成为整个大陆迫害法轮功最残酷的地区之一。

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之下,刘霞所在的单位——大连中山区教师进修学校,为了不让刘霞去北京上访,派遣所有的中共党员干部,轮流到刘霞家室内、门口驻守死看,刘霞的家属也屡被骚扰;有关领导在和刘霞多次、反复谈话后,确认:刘霞是信仰问题,“信仰由无神论改变为有神论”。但“其它方面、工作、人品等,都是很好的同志”,中共党委书记告诉刘霞“组织”决定给刘霞最轻的处理:劝其退党。一九九九年九月,刘霞很快向党组织递交了“退党申请书”。然而,上级共党组织却不批了,说象刘霞这样的“老党员、好同志”,“退党影响面太大了”,还得做(思想)工作。怕刘霞去北京上访,就把刘霞软禁在老干部招待所一个多月,“运动”全体教工排值班表,昼夜看护。刘霞仍不改变信仰,中共撕下伪善面具,对刘霞连续两次非法拘留,一再逼迫刘霞放弃修炼。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刘霞被迫写出“退党辞职报告”,并把平时基层教职工送给刘霞的纪念、礼品,一并上交区教育党委。之后,中山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刘霞立了案,派出两级中共党委的领导、专家,多次找刘霞谈话。区纪检委员说:在纪检委立案的都是贪污受贿、作风问题的,象你这样的“好同志”,我们不知该怎么谈话,只能按“上级精神”列出纲目跟你谈。最后让刘霞在共产(邪)党和法轮大法两者之间,必选其一。刘霞依然义无反顾的选择法轮大法,但中共党委仍不批准刘霞退出(邪)党。此举充分暴露了邪党所谓“让法轮功修炼者在信仰邪党(无神论)和法轮大法之间任选一项”,纯属虚伪的谎言,其实质是强迫修炼人放弃信仰。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刘霞给单位领导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刘霞回顾了单位四年前的一九九六年三月,在那次大流感后,单位通过工会提案的法定方式,举办法轮功学习班的情况;以及单位多位教职员工因此而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实况。同时,提醒单位领导,世界医学界专家预测瘟疫流行情况。希望大家都能本着对自己身心健康、负责的态度,正确认识法轮功,法轮功于己、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当时,还有另外两位同单位在职的法轮功学员,共同在公开信上签了名。

然而,信件递交给领导和发给同事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迅速拘留;刘霞则被送到大连洗脑班(大连市戒毒所)。在洗脑班,刘霞和很多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罚蹲、罚晒太阳。七、八月份正值酷暑,每天正午在外面面对太阳晒一、二小时、罚“坐飞机”(两腿叉开,身体弯曲,上身和腿成九十度,两胳膊后反举与身子成九十度)。这种体罚只需一会儿,就使全身湿透,前胸上全是黄豆粒大小的汗珠,顺着下巴往下滴。来例假的女学员,汗水和血水混在一起,顺着裤筒往下流。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折磨的头晕、昏倒。

中共体罚演示:开飞机
中共体罚演示:开飞机

有一个从大连监狱调到洗脑班的雍姓队长(男),逼迫法轮功女学员从他的胯下钻过去,用舌头舔他吐在地上的痰,并邪恶的说:“你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你还不转化?送到马三家,扒光衣服送男号去。”还整宿整宿的不让女学员睡觉,专找漂亮女学员所谓“夜谈”;逼迫男学员整宿“坐飞机”。当时,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转化”、洗脑人员,到大连洗脑班参与迫害,也威胁说:“(不转化),就送到马三家。在那里,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就被扒光衣服送到男号去。”。

当时正是薄熙来主政下的大连,对法轮功迫害进入最疯狂的状态。大连学炼法轮功的人员,遍及各个行业,人数众多。整个辽东半岛,尤其是农村,象“过筛子一样”,不许遗漏一村一户;村村过关,户户表态。一批一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抓捕到各地洗脑班、拘留所。在邪恶的迫害下,尤其是“不转化”就“送马三家、剥光衣服送男牢”的恐怖政策,让一些连进公共浴池洗澡都害羞的农村年轻女学员无法承受,而被迫违心“转化”。

在洗脑班期间,中山区纪委主任亲自去找刘霞谈话,还是让刘霞在共产邪党和法轮功之间做选择。在刘霞再次明确表态选择大法后,他们仍然不批刘霞的退(邪)党申请。在大连洗脑班期间,刘霞单位每个月要给洗脑班交一千元生活费,家属也被勒索学习费。

二零零零年中秋节,刘霞那天生日,被放回家,表面上是照顾刘霞的生日,其实是伪善的欺骗与洗脑班的“顺水人情”。几天后的九月十九日,大连市中山区葵英派出所片警王××骗刘霞,说有事找她。因为这些警察多年来和刘霞全家人都很熟悉,大家以前一直相处的很和睦。当时,刘霞的丈夫正好出差不在家。刘霞没有任何犹豫和顾虑的就到了派出所,甚至身上没有带零钱。到了派出所后,刘霞被告知要等另外一个警察来,说有事找刘霞,也不告诉是什么事。一直等到晚上,那个警察还没有来。派出所的警察就把刘霞反锁在一个屋子里,不让刘霞离开。第二天,直接把刘霞拉到了中山公安分局,给刘霞出示了劳教一年的劳教票。原来,早在洗脑班的时候,中共邪党人员看刘霞不转化,就已经决定劳教刘霞了,劳教票早就填好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