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纽伦堡庭审片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六年的纽伦堡审判中,有很多精彩的片段。

清除犹太人是纳粹的犯罪政策,纳粹高官却狡辩毫不知情。证明这些纳粹高官曾在迫害犹太人的文件上签过名,是困难的。

然而,副检察官托马斯•J•多德,在庭审中,出其不意地出示了一个被绞死的波兰人的干枯头颅。这个头颅是在集中营指挥官卡尔•科赫的书桌上发现的,科赫用这个头颅当镇纸。

多德出示的这个骇人的证据震惊了法庭。不论法官、记者、还是那些纳粹战犯,都被集中营的变态恶心到了。如果这个都不能称为“残忍”,人类的道义与良知何在?

在这个“残忍”的实物面前,任何辩解都苍白无力。哪怕最狡猾善辩的纳粹高官都不能为纳粹党的非人道、反人性开脱了。

任何违反良知、超出道德底线的残忍恶行,都是不能被认同、被允许的。这是人区别于魔鬼的底线。纽伦堡的法官,在一九四六年九月三十日,宣读了长达二百五十页的判决书,判决那些残忍的迫害者有罪。在人类公认的认知中,残忍的纳粹党集中营暴行,受到了全世界的唾弃。

如今,中共监狱、看守所、洗脑班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比纳粹集中营还惨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定将会遭到法律的严惩和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