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从情入手瓦解修炼意志

与青年弟子交流正面对待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三日】我与万千青年弟子一样,小时候与母亲共同得法,从小弟子成长至今。其间混同于常人近十载,灯红酒绿,追逐名利。向往美好纯洁的爱情却被现实伤的太深太深,爱情的伤痛和前途的渺茫使我对这世界充满失望。

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通过各种机缘我重回大法佛光之中。

一、迫害没有将我打垮

修心、去执,是每一个修炼者的必经之路。唯有理悟佛法才会真正感受到生命深处的喜悦。对于心中充满佛法的人来说,人世间的得失荣辱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母亲被绑架,我也曾身陷囹圄,在常人看来,这种巨大的打击足以将我击碎——家人、朋友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本来认同大法的亲人也因此仇恨大法,反对我修炼。

我知道,母亲和我遭受迫害的双重打击,使本已得救的家人再次陷入生命真正的危险之中。我承受着指责与抱怨,面对亲人的狂轰滥炸,我几乎有轻生的念头。然而,当我捧起大法宝书,这一切烦恼都会消失不见,大法的法理一层层在涤荡着我心灵的蒙尘,抚慰着我被泪水洗过的脸。就是这样,我度过了最难熬的那段日子。特别是自己被绑架的那段日子,我惊喜的发现,原来正信的力量如此的强大,让这个看似柔弱的我也多了几分冷静与淡定。当然,我深深的知道真正的压力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落到我身上的很小很小。

就是一路磕磕绊绊,拉着师父的手,我几乎在崩溃的边缘走了过来。虽然在世间我失去了很多,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师父给予我的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好。每天有时间大量学法、看书、发正念使我很快恢复状态。自己的经历也鼓励了一些身边的同修,那时候我自信的想“大法真好啊,放弃生命我也不会放弃修炼的”。

二、向往人间美好和怕苦难的人心被利用

然而,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还没有停止,它们利用我向往人间美好生活和逃避苦难的人心,慢慢的往下拖我。时间一长,一种懈怠、安逸的想法在我心中慢慢的滋生,摧毁着我修炼的意志。

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立刻恢复工作状态,而是在家调整。刚开始不以为然,可是慢慢的就产生了很多人心,对未来前途的期望、对婚姻生活的向往和逃避苦难的私心使我越来越烦躁苦恼。看着身边好友相继走入婚姻的殿堂,我产生了羡慕和向往的情绪。

早已到了结婚的年纪,却还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再加上亲朋好友的逼婚压力,我终于动摇了。旧势力安排一个各方面都符合我理想的异性朋友对我展开追求。这时,肩上的使命、众生对我的期待、师父的教诲我都全然不顾,陷入温水煮青蛙的“享受”之中了。尽管有修炼的概念制约着自己的行为,我仍然犯了修炼的大忌,做了令师父痛心的错事。我后悔不已,因为我知道,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众神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羞愧、自责,几乎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哪怕用折寿换取我都愿意。

三、在人心中蹉跎,在法中从新开始

这时旧势力不断的加强我自责的心,它们让我联想被色心钻空子而被迫害的例子,那时我反复想:要么,现在就放弃修炼,去做一个常人,和你喜欢的人结婚,幸福美好,多好啊,没有迫害,没有压力,经济充足;要么,选择修炼,你就得对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等着麻烦吧。色心是修炼大忌,这是多大一个漏洞啊,旧势力会放过我吗?我已承受了太多,难道还要无止境的再去承受苦难吗?我会不会再次被迫害?我手机安不安全?我还能不能再修了?师父会不会放弃我?等等等等。

就这样,我蹉跎了好一阵子,不能自拔。翻开师父的讲法,看到师父说:“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1]
“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从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2]我悔恨的泪水啊,不停的流下来。师父,我错了,我要精進,我要修炼,我清清楚楚不要情、不要色,我愿把构成我生命从微观到宏观的一切都交给师父,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只要是师父安排的我全都接受,哪怕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而旧势力安排的,哪怕一丝一毫我也决不承认!

终于,我醒了,再次踏上修炼的里程。

四、与有类似经历的青年同修共勉

这期间我发现,与我同样经历和感受的青年弟子很多。在持续十四年的迫害中我们形成了很多的观念,比如做错事后不能自拔的“自责”、比如凡事都往坏处想的“负面思维”、比如交流时我们常说这个心不能有啊,被旧势力钻空子会遭迫害的“旧势力思维”。这些都严重的影响着我们的修炼。

师父说过:“旧观念都是阻碍”[3]。做了错事,不怕,站起来,勇敢面对。找到原因,痛定思痛,用更好做好三件事去加倍弥补,去正面挽回造成的损失。不要消沉,更不要想到因此被旧势力盯上了肯定会遭受迫害的错误想法。那都是在肯定它们,承认它们。

我们努力做好的不是符合旧势力的所谓“标准”,更不是为了做得好才不会被迫害而努力做好。而是我们主动的在修,主动的发自内心的去按照法的标准做好。哪里做的不好,是觉得不符合法了,赶紧按照标准再修。要是一做不好就想到旧势力,不敢不做好,那你的执着心不是修掉了,而是被旧势力吓的不敢乱来了。这不对啊。

所以,我经常想,我到底为什么而存在?经历种种才发现,我为肩上的使命而存在!我为对我寄予希望的生命而存在!我为宇宙间正的因素而存在!我为自己是宇宙大法中的粒子而存在!

希望自己的亲身经历与理悟能对同样处于消极和自责中的同修们做个提醒。在最后的最后,邪恶利用肮脏的“情魔”乱我们心智、偷取我们的时间。很多青年弟子都在面对这样的问题就是“婚姻”。认为不结婚是走极端,其实我想我们不用把任何事都看得那么绝对。但既然结婚就要尽量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我们跟常人已经大大的不一样了,思想状态、道德标准、人生追求全都不一样的两个人又如何能够长久呢?

归根结底,修炼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一生,我们应该在哪一天遇到什么人其实早已经定好了,我们只要始终相信,师父给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还会有那么多的烦恼吗?当我们做任何一个决定的时候,都想想是否符合法,是否会影响修炼与救人,那么答案不就自然在我们心中了吗?

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能做的更好,走的更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对神的承诺要兑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