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见证的血和泪(4)

辽宁凤城政法系统迫害法轮功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接前文

四、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实例

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天理,也是维系人类稳定的核心法则。古往今来,各民族、各种族、各种文明文化中,善恶有报的例证浩如烟海。

一九九九年以来,江泽民与中共对慈悲救世的法轮大法的迫害邪恶至极。那些迫害善良的中共追随者带着侥幸与仇恨的心态,无度地干着伤天害理的坏事,对劝善者无动于衷,甚至恶语相加,施加酷刑。殊不知你的恶报不到,是上天慈悲在给你赎罪的机会。一旦你没有了改正的意愿,恶报就会临身。

这里我们收集整理凤城地区十多年来因迫害法轮佛法而遭报的部份案例,不是幸灾乐祸,而是让人们理性的认识到身边发生的事,明白“善恶有报”是恒定的天理。

(一)害人终害己 恶警曹德君、张平先遭恶报

'曹德君'
曹德君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凤城市宝山镇派出所副所长张平先、警察曹德君在处理本镇一桩家庭纠纷案时,副所长张平先携带的枪支走火,误伤了自己,张当即被击倒,急送医院抢救。

这桩案子是因夫妇俩闹离婚引起的,男的叫谭某,是宝山镇白家村农民,此人平时老实巴交的,妻子比他小很多岁,经常在外面不着家,这次妻子回家,要和谭某离婚,谭某气得要拿刀刺她,妻子跑去派出所报案,谭某随后追赶。在派出所不到一百米远处,当时夫妇俩吵架,有很多人围观,谭某用刀刺伤了妻子,这时警察赶到,副所长张平先上前和谭某厮打,用枪把子击打谭某头部,结果枪走火,子弹打到自己的小腹部位,警察迅速离开现场,将张平先送往医院。

俗语讲“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害人终害己”。当时现场围观的人很多,张平先在办案中枪突然走火,“误伤”的恰恰是自己,这绝非巧合,联系到两人在迫害法轮功期间的所作所为,他们都是在中共邪党长达十四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的积极参与者,为了达到个人向上爬的目的,对法轮功学员所讲的真相置若罔闻,不思悔改,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

1、曹德君其人恶行

曹德君,原白旗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二年调到宝山派出所。曹德君自九九年“七·二零”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多次参加绑架法轮功学员,极尽流氓手段骚扰、恐吓、跟踪、殴打法轮功学员。被他亲手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名,致使这些学员蒙受不白之冤,被非法劳教、拘留,使众多家庭在经济上和精神上遭受了巨大伤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曹德君等绑架了焦林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对五人大打出手,尤以曹最为卖力,打得最凶狠,过路人都听到派出所传出很大的打人声。后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在监狱遭受酷刑折磨,其中曲善林已被迫害致死,焦林至今仍在被迫害中,生命垂危。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零年之间,曹德君亲手绑架了付恩全、朱晓晶、赵秀兰、王勇、赵志菊、唐世荣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四人被非法劳教,一人被迫流离失所。

曹德君不但在工作中利用职权执法犯法,丧心病狂地迫害好人,在生活上也作风败坏,遭到当地老百姓的鄙视和唾弃。曹曾勾引本镇汤某之妻,不知廉耻地与汤某互换妻子,后汤某又抛弃了曹妻。现曹原配妻子独自领着曹抛弃的两个孩子艰难度日,生活凄惨。曹德君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得了糖尿病,病情严重。

2、张平先其人恶行

张平先,原凤城看守所狱警,二零零八年调入凤城公安局国保大队,二零一二年年末调入宝山派出所。张平先在国保大队任职期间,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其直接或间接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凤城市政法委“六一零”李洪泉、公安局国保大队宋学录、辛红旗、张平先等七、八个警察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王书清家,绑架了在场的七名法轮功学员,接着又非法抄了他们的家,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等个人物品。后王书清、赫平被非法判刑,刘淑双、夏艳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九月,张平先参与了对焦林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构陷、致使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在监狱遭受酷刑折磨(其中一人已被迫害致死)。五月六日,张平先亲手绑架了去凤城政法委要车的焦林(因被打伤取保在外),将他关进凤城看守所,后被转到沈阳东陵监狱迫害。

俗话说“宁搅三江水,不动道人心”,因为迫害修炼人,必遭天谴。近几年来,明慧网经常刊载许多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的事例,希望人们不要迫害修炼佛法的法轮功学员,从而远离天惩和灾祸。

(二)凤城市迫害法轮功者纷纷遭恶报 石桂萍去洗脑班途中被撞死

1、石桂萍,原凤城市妇联宣传部部长,曾在电视上恶毒攻击大法,两次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上主讲。二零零一年四月,她在去草河洗脑班的途中发生车祸,被市统计局的面包车撞死,死状惨不忍睹。

2、原凤城公安局副局长关文超(五十五岁)多年来一直主抓迫害法轮功。经他批准非法抓捕、关押、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多,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他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因此也造下了无边的罪业。二零零八年九月,关文超突发脑出血,手术后昏迷不醒,一年以后在痛苦中死亡。

3、韩全林,五十二岁,原任凤城市公安分局局长。多年来,韩全林一直跟随着恶党迫害法轮功,非法抓捕了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教所、洗脑班,致使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和罚款。韩全林遭恶报染上流行性出血热,医院医治无效死亡。

4、原公安局副局长张镇,主抓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曾叫嚣:“‘六四’怎么样?不照样镇压下去了吗?你们法轮功还能怎样!”二零零零年遭报,因经济犯罪被判刑十年。

5、原凤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钟继恩,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一年初任职期间,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亲自参与并指使各派出所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遭报,因经济犯罪被判刑十八年。

6、原凤城市委书记、市长王国强,参与指使迫害法轮功,在职期间凤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劳教。二零零九年王国强在政府工作会议上污蔑大法,口出恶言要严打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因贪腐被查,携几个亿的资金外逃美国。

7、原凤城政法委书记董长允,二零零六至二零一一年任职期间主使、参与迫害法轮功,至少四十七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拘留),其中判刑十五人,劳教十四人,送洗脑班五人,迫害致死二人!二零一一年,董长允被双规,锒铛入狱并殃及儿子。

8、原凤城市看守所狱警张华,使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如给学员“戴手棒”、脚镣,罚站、罚蹲等,辱骂学员。作恶殃及家人,其丈夫刘某突发脑出血死亡。

9、弟兄山镇派出所恶警周君(男,四十多岁)、曲福良(男,四十多岁),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下旬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强行收法轮大法书籍,二人骑一摩托车返回途中在庙岭发生车祸,当即被撞成重伤。事后经医院抢救,周君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曲福良被撞成残废。

(三)凤城市鸡冠山镇恶人恶报实例

1、于春洪,原凤城市“六一零”办公室组员,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调到鸡冠山镇政府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七月,于春洪忽然带领一些不法之徒,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鸡冠山镇丁家房村法轮功学员朱忠国家,追打朱忠国,疯狂嘶叫:“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再说炼就活活打死你……打死算白打死……我们就是要消灭你们法轮功”。

'于春洪'
于春洪

于春洪指使手下几个打手,把朱忠国打得鼻青脸肿,最后被打倒在地上,戴上手铐。他还亲手把朱忠国家里里外外翻个乱七八糟,然后向在场的群众大声恐吓:“谁炼法轮功,打死白死。炼法轮功的人就得打,就得杀,这是共产党的政策。”

于春洪靠整人的伎俩爬上了凤城市组织部副部长的角色,但他不思悔改,继续为邪党摇旗呐喊。他在酒桌上说:“我只要有口气,就得为共产党卖命。”于春洪这个一心替邪党卖命的打手,最终得到报应,刚刚五十出头的人,腿骨切去一块、肾脏切去一个、心脏还有毛病……。整日在痛苦中煎熬。

2、姚惠忱,原鸡冠山镇电管站站长,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二零零一年春电管站职工刘凤伟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安秀芬,将几本写有法轮功真相的小册子送给电管站的工作人员,随后就被姚惠忱举报,致使安秀芬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受尽酷刑折磨。不久,姚惠忱即遭到报应,突然上吐下泻,在送医院的途中死亡。

3、尹玉锁,凤城市鸡冠山镇党委副书记,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追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组织政府官员、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威逼学员交出大法书、写所谓的“三书”等。一次次将大法书在政府门前当众撕毁、焚烧。二零零四年七月,尹玉锁乘车撞在镇小学校园围栏上,造成胳膊几处骨折。去凤城治不了,后到沈阳治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多钱。

4、孙岩,男,五十六岁,凤城市鸡冠山镇人大主席兼主管迫害法轮功。九九年以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待、关押、殴打、恐吓、没收财物等……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二时左右,孙岩突然得脑出血住进了医院,现已终生残废。

5、刘福太,原凤城市鸡冠山镇丁家坊村村长(号称土豹子)。在非法打压法轮功的运动中,为了讨好领导,升官发财,他想方设法攻击大法,经常举报法轮功学员,并将法轮功学员朱忠国举报送入监狱。二零零三年,刘福太因贪赃枉法和男女关系问题,加上工作能力差,被免职回家,儿子骑摩托车又将手骨摔折。

6、刘成彦,凤城市鸡冠山镇丁家坊小学教师,经常诬蔑大法,向学生灌输诽谤大法的污言秽语,并强迫学生签字,画一些漫画来诬蔑大法。二零零三年,刘成彦骑摩托车将胳膊摔折,门牙摔掉4颗。

7、二零零五年元月中旬,凤城市鸡冠山镇白菜地村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村长赵永庆和其他两位村干部发现,赵永庆强行罚每位法轮功学员二百元钱,并扬言还要送派出所。几天后赵永庆遭了报,在开启罐头时,罐头瓶突然爆炸,瓶碴当即割断赵手脖三根血管,去医院花掉两千余元。另两名村干部因事与村民发生争执,被几个村民狠狠地揍了一顿。

8、蔡克文,凤城市鸡冠山镇超市大商场老板。二零零四年八月初,当地法轮功学员去蔡克文家跟其父讲大法的真相,蔡克文得知后很反感,说怕影响女儿今后上大学等等,于八月二十六日向当地派出所举报了法轮功学员。平时,只要有人谈论起法轮功,他总是说上一套不好的话。十月末,蔡克文去大连买平头大货车,一行四人于十一月一日早三点搭轿车返回丹东途中,在大孤山路段与一辆载重大货车追尾,车上加司机五人,其中三人重伤,一人轻伤,蔡克文当场死亡。

9、曾祥贵,男,鸡冠山镇薛礼村原大队书记,九九年后跟随邪党多次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将三名到村里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拘押,致使三人被判刑;二零零六年他带着恶警们抓走了本村八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多人被劳教。法轮功学员善意告诫他迫害大法会遭报应,他狂言“我就不怕遭报应!”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七,曾祥贵猝死家中,时年四十六岁。恶报还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曾祥贵女儿、女婿在家中煤气中毒,女婿当场死亡,女儿成了植物人。参与构陷三名法轮功学员的还有薛礼村林业员鲍长飞,也遭到了报应,二零一二年因打架入狱。

(四) 凤城市宝山镇恶人恶报实例

1、凤城宝山镇石理忱执迷不悟遭恶报

凤城市宝山镇代家村村长石理忱,因受中共邪党谎言毒害太深,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都不相信。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石理忱还带着本镇“六一零”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仍不醒悟。结果二十多天后,石理忱骑摩托车在离家不远处和别人相撞,把另一个人撞出三米多远,头部撞个大包。石理忱当场昏迷不醒,头撞出一个口子,头、耳朵、鼻子往外流血不止,经家人仔细辨认才认清,送医院抢救。

2、唐永宽诽谤佛法遭报破产,举家逃亡

凤城市宝山镇红旗村二组村民唐永宽在本地也算有些名气,也是有钱户之一,家中是开卫生所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帮政府不法之徒监视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二零零三年二月份,他家门前有一条真相标语“法轮大法是正法”,他看见后,和本队村民蔡昌野二人用红钢笔水把“正”字改成“歪”字。没过几天,蔡家就死了一头大肥猪。接着蔡妻的脚就来病了,走路很困难,几乎不能走了。而唐永宽家就更惨了,儿子在城里开个迪厅,赔进去三十多万,都是唐给贷的款,还不起钱,全家都逃跑了,不知去向。附近亲朋好友的钱也都没了着落,不知找谁去要,有人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而明真相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真是迫害大法,必遭恶报。

3、宝山镇岔路村长王忠友遭恶报癌症死亡

凤城市宝山镇岔路村长王忠友,男,六十二岁。自担任村长几年中,一直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给政法委六一零当骨干,每次丹东市委宣传部下达诬陷法轮功的事,他都积极参加,安排人到各家散发、签字。法轮功学员多次到他家讲真相,寄信,他都拒绝。中共开十七大时,王忠友亲自和妇女主任张世杰,深夜到本队法轮功学员家蹲坑。结果,妇女主任一清早就到当地医疗所挂点滴,腿不好使了,后又到丹东医院检查是腿血栓。村长王忠友也感到身体不适,就坐车到医院检查,肝病严重。不到一年,他唯一的儿子因喝酒死亡。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王忠友肝癌死亡。

(五) 凤城市蓝旗、红旗、白旗镇恶人恶报实例

1、蓝旗中心校主任于勇田,九九年其妻知大法好就想学,于某阻挠不让。法轮功被迫害后,于勇田更是变本加厉,为捞取政治资本,时常偷偷监视法轮功学员、并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秋于勇田心脏病几次发作,遭了许多罪,最后还是不治身亡。

2、蓝旗镇杨林久,抵触法轮功真相,一次别人提到法轮功,认为法轮功不错,不象电视宣传的那样,杨林久就象失去理智一样谩骂大法,事后不久突然上吊死了。

3、幸福村周仁贵为了当官,到处诬蔑大法,诽谤大法。结果官没当成,反被查出贪污三千多,被撵回家。一次在路边等车,又被摩托车撞了,舌头缝了好几针,差点全断了。正是嘴上无德,报应嘴上。

4、蓝旗镇宣传部长郭丽华,负责做诽谤法轮功的宣传。郭的丈夫石传胜(中心小学教师)敌视大法,经常攻击谩骂大法,二零零二年春,石传胜患上癌症,到北京治疗,医院不收。

5、白旗镇吴家村村长焦贵栋,因跟随江氏流氓集团,几年来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二零零四年白旗镇一名法轮功学员去邮局寄真相资料,被一蹲坑的恶警抓住送到派出所,当时焦贵栋也在场。后来有人问他,你作为村长应当保护村民,他说象这样的就得送去教养,还讲我就是认罚二百元钱,我也要和法轮功干到底。二零零五年四月三日上午十点,吴家村一家民宅起火,焦贵栋当场被火烧死,年仅三十九岁。其死后,邪党还宣传其是模范,其实,他不但迫害大法,吃喝嫖赌全占!

6、原红旗镇恶党党委副书记兼人大主任白晓兰,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突发脑出血死亡,年仅四十七岁。自邪党迫害大法以来,白晓兰一直表现积极,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大吵“给记上”。后来认识到大法好,但没有三退,也没有悔悟以前的言行,所以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生命,抛下了十几岁的孩子和年迈的双亲,非常令人痛心。

7、原白旗镇镇长曲艺,积极配合邪党镇压法轮功,迫害白旗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遭恶报,丢了乌纱帽,被双规入狱。

(六) 凤城市刘家河、通远堡、东汤等镇恶人恶报实例

1、刘家河镇火茸沟村长甸子五组村民张万年,男,五十多岁,在村里开诊所。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无理打压后,张万年参与迫害大法的运动,几次举报法轮功学员,致使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有一次,某法轮功学员去他家善意地讲给他大法真相,第二天就遭到绑架。

十年前,张万年与当地村民曾宪宇(也开诊所)发生矛盾,张万年指使儿媳的舅舅何老八往曾宪宇家烟囱放炸药,炸了他家的烟囱和半壁墙,炸药是村民曲玉峰提供的(曲玉峰对大法态度也不好,撕法轮功条幅)。当时没有破案。二零零五年,何老八与别人喝酒发生争执,何发狠说:也要象炸曾宪宇家那样炸了你们家。消息传到曾宪宇耳中,曾把张告上了法庭。张万年新盖了楼,只住了一天就被抓捕归案。何、曲二人也被抓捕归案。自古善恶有报,行恶者必得恶果。心术不正之人,必定没有好下场。

2、于洪启,男,五十多岁,原凤城市刘家河镇政府干部,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反对大法,曾领镇干部挨家挨户到法轮功学员家,收大法书和登记(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嘲讽法轮功学员:“你们炼功能不吃饭吗?”事隔不久,他就得癌症,最后反倒吃不下饭了,二零零一年死亡。

3、于晓霞,女,三十多岁,刘家河政府工作人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经常监视法轮功学员,梦想捞取政治资本。二零零二年夏,她升官未成,反而死于疾病……

4、凤城原通远堡镇书记关兴洲,紧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他曾在凤城电视上诬蔑大法说:“通远堡镇是重灾区。”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刚刚上任凤城市城建局局长不久的关兴洲接受开发商的邀请,携妻子到宽甸游玩。途中发生车祸,妻子与开发商当场死亡,关腿骨骨折。他不仅丢了乌纱帽,还有可能被起诉。这都是迫害大法遭到的报应。

5、王寿增,原是凤城市东汤镇双河村村长。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六日,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张艳芹、隋桂芹、姜凤利到双河村散发真相资料,被王寿增举报到派出所,当时随同王寿增的还有两名村民,通过学员讲真相,两位村民明白了,不再参与,只有王寿增执意不肯放人。派出所警察开车到现场将三名学员绑架,派出所所长给王寿增五百元奖金,王寿增嫌少,所长回答:现在暂时给这些,以后再补。结果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迫害四年。

这种为了金钱出卖良心、迫害好人的罪行,上天是不容的。二零零三年王寿增的父亲由一个正常人突然变成了痴呆傻,现已成植物人,王寿增本人也早已下台,不当村长了。

恶报,并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但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挡不住。目前这场迫害已接近尾声,希望还有机会赎罪悔过的人,抓住所剩不多的机会,尽力弥补自己的罪过,为自己有个好的未来创造理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