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认真真学法,踏踏实实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我九六年秋天开始接触大法,但那时不精進,带学不学,带炼不炼的。

当时我正经营餐馆生意,九七年九月,原本肢残的丈夫又在我们去饭店准备早餐的路上,摔折了大腿。还没等他恢复走路,九八年六月,孩子也意外的受到了伤害,眼睛留下终身残疾。更要命的是,当时对方是个地痞无赖,中途拒付医疗费,从此我每天医院、法院、饭店三点一线的这么奔波着。官司在法院僵持着,对方被关進拘留所,仍耍赖拒付医疗费,这时饭店处于关闭状态,过年亲友给孩子的拜年钱大约九百元,我打算给店面装饰一下重新开张,忙乱中被我无意间填到炉子里烧掉了,这是家中仅有的一点钱,我从此一无所有。

当时我泪流满面,悲痛欲绝,我想不通,为什么人生会这样苦?邻居(法轮功学员)过来劝我,丈夫也劝,此时我谁的话也听不進去,直觉的自己跌到了人生的谷底。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着。夜里十一点多,我随手拿过《转法轮》翻开,无意间映入眼帘的是第四讲,只记得“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就这样含泪看完了这一讲后睡着了。

从此我下决心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认认真真的学法,踏踏实实的修炼,遇到矛盾不跟常人一样,真正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糊弄人,生意越来越好,满条街只我一家这么红火,一年的效益顶过三年还多。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放弃官司不再追究对方的伤害赔偿。这时奇迹出现了,那么刁蛮的一家人却主动上门给予赔偿,更奇特的是,烧掉的那九百块钱又回来了!那一年在店里总能捡到钱,能找到失主的就返给人家,找不到失主的钱加在一起正好九百元钱;店里也偶有寻衅滋事的事情发生,十二年里这样的事例太多,都被师父神奇般的化解了。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生意好意味着又忙又累,我坚信师父,无论每天多么忙都坚持学法炼功,哪怕是十二点关店也坚持学一小时的法炼一小时的静功。有几次静功达到两小时,真真切切体验到象坐在鸡蛋壳里美妙的感觉,特别舒服。

九九年恶党迫害大法,去长春证实法真正的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德。天空中出现了好几个大法轮,特别漂亮。这深深的震撼了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从拘留所出来,当地派出所不让在此住,让我迁走。各种原因促成来到现在的郊区开店。在邪党的黑窝里学法特别困难,大家只能靠自己心里背下来的法反复学习。当时我就发誓回家后一定要把法背下来,记到脑子里,溶入血液中。东北的冬天很冷,我陪孩子在炕上学习,他学习文化课,我开始工工整整的抄写《转法轮》,我一笔一画认认真真的抄写,这样不仅能静心也能悟到法理。由于每天都写到深夜,手的中指磨起了茧子有点痛,想休息一下,刚刚躺下,右手心部,法轮就开始有规律的正转九圈,反转九圈,我默默的数着数,心里那个兴奋呀那个美妙呀那个舒服呀那个幸福感,真是无与伦比。悟到是师尊的鼓励,就穿衣起来打坐。

二零一零年新年我去外地过年,一走就是半个月,年后回到店里发现自来水管子冻了放不出水,外边是零下二十几度,地下的水管子只埋半米深,冻多深多长也不知道。我想没水咋开业呀,就决定拢起火来烤,邻居们都七嘴八舌的说烤不开,瞎扯淡,冻透了没个烤开。但我坚信它能烤开,说来真是神奇,当烤的一个小时的时候,水一滴一滴的开始往下滴了,一会又停了,我一边烤着一边学习《转法轮》,我念着念着只听水又一滴接一滴的流着。我念的声音大水就流得快,我念的声音小水流得就慢。我不念了,用手拧水嘴子,反复的开、关,水就一滴也不流了。我索性不去想它了,只管一心的念书,大声的念着法,突然间水哗的一声流出来了。我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邻居们都说,你太神了,老陈家刚冻了两天都没烤开。我说这就是学大法的威力,学大法吧,要多神就有多神!

我丈夫是个残疾人(大学本科学历),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去炼功点炼了三天就赶上了打压,祖辈也是文革的受害者。在恶党的谎言宣传下,他阻止我去北京护法。他拄着双拐去派出所报告,还气急败坏的烧毁不少大法书,这也是我最愧对师父的地方,自己没有做好也毁了家人。因为那时孩子腿也骨折刚一个星期!一天我在床上打坐,心里求师父:“师父您好,由于弟子没有做好毁了众生,我觉的他这一生为人还算不错,他若不能得法,这一辈子不是白遭这些罪了吗。他先后骨折了七次,我知道这样求您不对,但您能不能格外开恩,给他显现一点呢?……谢谢师父!”

第三天他去市里上货,天气有点零星细雨,猛然间抬头看见天上两条龙在上下游动,鲤鱼般的颜色,他很兴奋,又招呼路人、街边的店主一起看,有二三十人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二零零四年他又看到了邪党央视十频道藏字石的报道和另一个版本的新唐人的有关报道,他的心灵彻底的产生了震撼,他选择了大法,公开声明忏悔,在亲友的酒桌上公开的大声说:“法轮大法就是好”,还骂共产党如何如何坏。此后他不再干扰我学法,还默默的支持我修炼。每次师父的新讲法来他都主动的看,十几年来,一家人从没吃过一片药,连我家中的服务员也不吃药。我在心里千次万次的谢谢师父!

师父说:“人类社会各行业都是应该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于干什么职业。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十商九奸”,这是常人讲的,我说那是人心的问题。要人心都摆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劳动所得。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1]二零零四年我自己买了一个门市,这样没有房租,成本降低了,我本着薄利多销、多付出多挣钱、把心摆正的原则去做,生意十分的兴隆。没想到引来一同行的妒嫉报复。他的妹妹与社会地痞有瓜葛,请了他们吃饭,摆了两桌,计划来砸我的店。那天师父的新讲法发表了,我因为要学法就早一点关了店,進里屋卧室学习,到夜里一点钟左右,只听“咔嚓”一声,门玻璃被砸碎了,我被惊醒,砖头丢進来好几块,我要起床看看究竟,被丈夫拦下,说太危险别出去,两三分钟后听见他们打车走了。

说来也奇,第二天早晨雇人砸玻璃的人的妻子假惺惺的来看我,一边骂着这是谁干的缺德事,一边发誓自己才不干这事呢,真有能耐当面干,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骂骂咧咧的走了。她走后这一天一个食客也没有,连平时总上我这串门玩的小徒弟也不见了,他十六、七岁,父母是搞美发的,每天要来我这四、五次玩耍,是近邻。

我心里很纳闷,我想打电话给丈夫的同学,他是市委的,与市委公安处关系很好,常来我店用餐。当我抓起电话刚要拨号,一段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耳朵:“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们干吧。在常人中,这样做了,常人会说你是强者。可是作为一个炼功人,那就差劲透了。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1]我放下了电话,打扫着残局,收拾好心情,顺其自然的度过了两天。第三天我接到了订单,村上选举干部,在我这吃了三天,没拉桌,收入翻了几天总和的好几倍。

二零零八年我结合自家的情况,在丈夫只能干坐着的活上考虑,决定在水饺上下功夫,真正的为食客着想。从内心上严格要求质量,从德出发,把馅料调到最好,做出皮薄馅大而且味美的饺子来。价格合理,既经济又实惠,这样一来我们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很远很远的工地上的工人顶着大雨也来吃上一顿,我们见机向他们洪法。这样人传人,二十几个工地的人都说馋饺子就去大法弟子家去品尝,又好吃又实惠。

有一家邻居出于妒嫉,偷偷的将我新做的六米长的牌匾用刀划破,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心想自己做自己的买卖、干啥非得和我过不去。这时一个食客说:“大姐别放在心上,没有牌匾我们也来吃,你看看他划破那个口子,不正象一根长长的大杠子把你的生意抬起来了吗,你还得谢谢他呢。”我忽然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我呢。我说:“是啊,我真得谢谢他。”这时我一下看到划我牌匾的那个邻居,他在偷偷的得意的笑呢,我大大方方的看着他,发自内心的冲他笑了,心里说谢谢。轻松愉快的抓起自行车唱着《得度》上货去了。

修炼这么多年,我也有许多做得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有过不去关的时候,但是我想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就一定能跟师父回家。

以上若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