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傻子”走進了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一九九八年一月二日我有幸接触到师尊的大法。那时我大姨刚刚得法不久,便把我接到她家住。看着大姨天天看书,听法。

那时的我愣头愣脑,对修佛啊、道啊是一窍不懂,当听到师尊在讲法里面说:“咱们说这个真傻的傻子吧,这个理在高层次上整个都反过来了。傻子在常人中不可能干大坏事,不可能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不求名,他不会损德。可别人却会给他德,打他,骂他,都给他德,而这种物质是极其珍贵的。我们这个宇宙中就有这个理:不失者不得,得就要失。人家看那个大傻子,都会骂他:你这个大傻子。随着张嘴一骂的时候,一块德扔过去了。你占了便宜就属于得的一方,那么你就得失。过去踢他一脚:你这大傻子。好,一块德又重重的扔过去了。谁欺负他,谁踢他一脚,他呵呵一乐:你来吧,反正德给我了,我一点都不往外推呀!那么按照高层次这个理,大家想一想,谁尖?不就他尖吗?他最尖。”[1] 听到这儿,我一下愣住了:怎么高层空间上能有这样一个理呢?和人间的理是反的。如果是这样,那不是说我吗!我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这十七年来我是在家庭暴力中长大的,每次有不对父母心的时候,父亲便大打出手,挨打、挨骂常有的事。父母在我身上不会多花一分钱,必须用的钱也从不多给一分。

记得我那年上五年级,爸爸给弟弟五角钱买吃的,于是我也想要买,就和爸爸说你也给我一角钱吧,平时奶奶给我一些小钱,我便把它攒了起来,已经有四角钱了,想爸爸一角钱总会给我吧!没想到得到的是他的一顿臭骂,钱自然也不会给。从那以后,妈妈再给弟弟钱就转到“地下”了。我看见了,也不吱声。因为我知道,一旦吱声,又没有好果子吃。

到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也知道些荣辱、羞耻。下雨天,因为是农村,都是稀泥,没有雨靴,爸爸让我穿他的旧雨靴,给弟弟买了一双新雨靴,我怕同学见到会笑话我,我自己就走小道回家。没有衣服穿,大姨把表姐的衣服给了我一件,当换洗的穿。

初一我就不上学了,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衣服就穿上妈妈的衣服,妈妈的衣服穿在我瘦小的身材上,显得又肥又大;妈妈平时总是添自己的衣服,看着妈妈穿着得体的连衣裙,头发又刚刚弄过,心里这个羡慕!我又把自己奶奶平时给的零花钱(几十元)全部拿上,找到一个临街的亲戚帮我买了一块布料,谁知让妈妈翻到,妈妈和弟弟在屋里就耻笑我说:没有眼光、骂我傻。爸爸在外面连看都没看,就又是一顿骂、打,最后把我撵到家东面的一个大坑,一脚把我踢到大坑里面去了,大坑里面水很多,平时水深的地方大人進去都没影。

我就想死了算了,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就这样我就往水的中心走去,围观的人很多,大姑知道了,就往水坑那跑,喊着我的名字,让我上来。恍惚中象有人和我说:“你还有愿望没实现,不能死……”。于是我又往回走……

听到师尊的话如梦方醒,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从没有扔下大法,无论被抓、被打、流离失所、还是被非法劳教,从没有放弃修炼。在邪恶的劳教所,恶警怎么使花招也不好使,直到有一次恶警动用家人来做我的“转化”工作。家人说:“你就说句不炼,回家再炼呗”。我当时就回绝了爸爸。“你是想让我回家给你干活吗?”爸爸一语不发了。恶警见此景也就草草收场了。

在邪恶的黑窝,我没有亲人的接见,更没有亲属给我存钱。我在那里是最小的,别人就叫我小不点,同修知道了我的情况,就给我衣服、给我存钱。有的同修我都不认识,没有见过面。在这里我谢谢曾经帮助过我的那些可爱、可敬的同修们。是你们的无私让我这个幼小的心灵有了些许的依靠和安慰。

如今我已成家,丈夫很支持我和大法。认识他那年,我在外面流离失所。我告诉他我现在的境况,他让我放弃大法。我告诉他:无论他是谁,无论他有多高的地位,想让我放弃绝不可能。我也郑重的告诉他:无论我成家也好,怎么的也好,我都会把大法放在我人生的第一位置,个人感情放在第二位置。他同意了。

也就从那时候起,他就和我一起去发资料、面对面送光碟、取货、送货,在家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接收器。一开始丈夫看我资料拿的多,担心我,也担心世人不要给扔了,他就在后面跟着。东北的三月份,天上正下着大雪,一面下,一面化,他的头上,衣服上(棉袄)都湿透了,他也没有怨言。我说你别跟了,回家吧!他还不放心,我说你看,你跟了两天了也没有一个扔的,你放心吧!只要和他(她)讲明白了,他(她)是不会扔的,从那以后他就不跟着了。

我以前总是很悲观、情绪低落,修大法后也把这种状态带到修炼中来了。同修说我没有朝气!可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直到后来面对面讲真相,同修总是能拿到很多三退名单,而我却很少,甚至没有。这才引起我的反思:你和常人讲大法好,可是常人并没有认识的那么深奥,常人就看你的外表,言谈举止,我的形像是自己都觉得没有那么洒脱,不是堂堂正正,怎么能让别人觉得大法好呢?比如和常人讲真相时不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没体现出善心。

由于想改变自己长期以来形成的观念,师尊就把我身上一些不好的物质拿掉了。这样我人感到轻松了,善心也上来了,笑容也挂在脸上了,世人也能感受得到了,更多的世人愿意三退。

今年在给世人送神韵光盘的过程中,常常感慨万千:有人骑着摩托车在后面撵我,追着我要;有的出租车司机给他了却又来要,说他的被别人抢走了;有的人说看过了,很好,让别人拿家去看了;有大骂邪党的;有对我们竖起大拇指的;有喊“法轮大法好”的;有说“是法轮功的我就要”的;有要电话号码的;有昔日同修;也有看见我这么小年纪觉得不可思议的……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当然也有恐吓的,我都不为所动,堂堂正正。

每次出去我一般带六、七十张光盘,方便时就多拿些。同修说:你拿那么多,用多长时间能发完?我说不一定,人多的地方就快些;人少的地方,走街串巷的,就慢些。有一次和几位同修开车出去发。我拿上六十多张就下车了。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开车的司机说我在前面调头,你在道的那面红绿灯等我。我“嗯”了一声下车了,跨过马路边走边发,发完了,听见有人按汽车喇叭,一回头,我们的车在我的后面呢!还没到指定目标。他说你怎么那么快就发没了,我的车刚调过头来,你就没了。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就上车去接其他同修去了。

这几年,父母由于弟弟的工作地点的关系,也跟着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修炼后我已逐渐的去掉了自己的怨恨心、妒嫉心,尽心的帮助他们。因为看清了“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2],知道了自己来在世上的真正意义所在,从而在大法中不断的归正着自己。

由于我的改变,家里人见面也溶洽多了。父亲一再向我表示愧疚!说自己那时候对我不好,家里也不是没钱,上学的时候没能象对弟弟那样给我买过东西,我笑笑不答。母亲最近也感慨的对我说:自己对儿媳比对我都好,却没捞到儿媳的一句知足的话。我都笑笑,心里很坦然,那些事好象发生在别人的身上。

我感慨:修大法真好!做师尊的弟子真好!

向师尊合十,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