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 感恩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刚接触大法时,我正上大三,年仅十九岁,莫名其妙的得了肾结石,发作时疼的我死去活来。后来父母带我去做了激光体外碎石手术,结石也排出来了,检查结果也说结石没有了。可我一直觉得腰痛,特别在骑自行车久了或弯腰洗衣服后更是难受。从大一到大三,我吃了不少中药,还练了一些伪气功,腰痛并没有好转。年纪轻轻就感受到人在病痛面前的无奈,深刻体会到人的健康是多么的重要,同时也看清了医学技术不是万能的。

我还有一点和别的同龄人不同的是:我一直在苦苦思索着人活着的真实意义是什么,这个在别人看来很滑稽的问题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人这一辈子就这样学习、工作、结婚、生子,然后老去,这样按部就班的人生,让我感到无奈和悲凉,我也经常为自己这种想法而落泪。

清楚的记得得法前的那晚,又是因为这个关于人生的疑惑让我泪湿枕巾,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抽泣。也是缘份到了,第二天我就看到了法轮功最重要的书籍《转法轮》。听友人简单的介绍了几句后,我便如获至宝,迫不及待的拿回宿舍,一口气看到下半夜,全部看完了。记得当时最让我震撼的是师父告诉我们这个宇宙是有特性的,“真、善、忍”,就是这个宇宙的特性,也是最高的佛法。“真、善、忍”这三个字就象一盏明灯驱散了我心中的疑惑和消沉。因为我从小就很善良、心软,不愿意和别人争斗。可从小到大,大人都是教育我们只有争斗、学尖一点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当强者。我从内心深处一直在排斥这种观念。现在终于知道宇宙的特性就是“真、善、忍”,这正是我心中追求向往的境界。我心里真高兴啊!虽然当时书我才看了一遍,对书中讲的一些法理还不太理解,还有一些疑惑,但是我那时当即决定要学,我相信自己的选择。而随着一步步的修炼,对大法从最初的感性慢慢上升到理性认识,越来越深刻体会到大法中讲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

我开始学法炼功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腰怎么好久没痛了。就这样折磨我两年多的腰痛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没了。这是我自修炼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在后来的日子中,经常会听到有人说起肾结石这个病不容易根治、容易复发,因为人的肾开口是向上的,结石不可能排得一干二净,而且拍片也看不到那个微小的石头;但是只要有一点没排干净,石头就会越来越大,所以肾结石容易复发。

后来我被迫害时,一狱警曾说,她妈就得肾结石,一直没有根治。得肾结石的人就是一种固有的体质,这种体质就会得肾结石。她还断言我还会犯的,让我等着看吧。但是,我的病根治了,十六年过去了,我没有复发。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见证。

炼功点上的奇迹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外企任职。我努力按照修炼人的心性要求待人接物,大家都很喜欢我,觉得我脾气好、善良。记得一位搞卫生的阿姨真诚的对我说:我感觉你比我妈妈还要好。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上班后,我开始在自己住的小区里晨炼,逐渐的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每天晚上大家都到我家里集体学师父的经书,我也就成了他们的辅导员,担负着每天提录音机,拿宣传横幅,义务的帮大家买书、教动作。在炼功点上发生了好多的奇迹,都是我亲眼所见的。

有一个老大哥,刚来学时告诉我,他的脚有严重的风湿病,不能穿皮鞋,只能穿软的布鞋,而且也不能走远路,要出门必须有人陪着,否则很可能走到半路脚痛的走不回来。他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也就一个月时间,有一天他兴奋的告诉我,他什么鞋都可以穿了,而且现在走多远都没问题,他十几岁的儿子还走不过他。因为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他开始让家里的老伴,两个儿子和一个不到一岁的孙女都来炼功点学法了。每天他家都一大家子同来同去,很是热闹。

还有一位厂长,我记得他来的那天认真的听完我对法轮功的简单介绍后,好奇的问我:法轮功真有这么好,这么神奇吗?我笑着对他说:那你来试试看吧。也就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高兴的对我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当时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的,我只告诉你我有鼻炎,其实我还有好几种病呢,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我所有的病都好了,真是不可思议啊!”后来他又买了好几套书,说为他女儿、儿子各买了一套。他还说:“这么好的功法,共产党以后可能会镇压,我要多买几套准备着。”

还有一位老阿姨,当时在脚踝上长了一个鸽子蛋大的肉瘤,就到炼功点上一天,第二天肉瘤就不见了,她开始以为记错了脚,看另一只脚,也没肉瘤,这才相信奇迹发生了。

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的。其实,在全国各地的炼功点上,这种神奇的事真是太普遍了,真有点见怪不惊了。这都是在大法修炼中,每个人修心向善,道德提高后必然带来的现象。

狱中新学员

中共迫害发生后,我决定到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另一名同修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自己亲手书写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伟大,感到一种为真理付出的光荣。这时,我听到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这么小也炼法轮功啊!那一年我二十五岁。我真希望我们这番无畏的举动,能震撼他们麻木的心灵,唤醒他们的良知,带给他们深思。

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日子里,我时常背诵师父的法,把能记住的都默写在纸上,写了厚厚的一本。我的言行影响着号房里的犯人,她们渐渐发现我们这群修炼人和电视里宣传的完全是天壤之别,都知道了炼法轮功的是好人。

有一个和我同龄的人叫阿梅,她是最让我感动的一个。她是从其它号房调过来的。因为电视的抹黑宣传,开始她对我有些排斥,接触几天后,她发现我对人特别好,就开始慢慢接近我,问我关于法轮功的种种疑问。我开始给她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以及这些年发生在我身边的奇迹,最后她豁然明白了大法原来这么好,表示也要开始学法炼功。因为没有书,我手上仅有一本自己的手抄本,她决定也要把我的手抄本抄下来。她只有小学文化,写字很慢很费劲,但是她每天都很虔诚的跪在地板上一个字一个字,工工整整的抄完了一本,而且每天也和我一起炼功。

当时号房里差不多有一半的犯人每天都和我一起炼功。这事让狱警发现了,其实她知道管不了我,平时也没管我,我也告诉过她真相。但现在这么多的人和我公开炼功,她觉得脸面挂不住了,担心传到上面去,就手里拿着手铐,让所有犯人(除了我)站在床板前,一个一个的保证再也不炼了。这些犯人都怕得要死,都迫不及待的保证着,只有阿梅站着一言不发。后来狱警急了,说:你再不保证我就给你上铐。阿梅平静的说:我没有错,法轮功是好的。刚说完,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我也流泪了,为她的坚定而感动。我毕竟已炼了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而她仅仅学了几天就这么坚定,太让人感动了。狱警下不来台,给她上了铐。到了晚上,我们给她手上抹上肥皂,她手轻轻一抽就出来了,照常炼功,炼完又把手放進去。几天后狱警才给她解铐。

阿梅对法的坚定,使她身体的变化特别大,在很短时间内,她的脸就变得白皙红润,很好看,几十年严重的风湿病神奇般的好了,以前她就是在最热的夏季睡觉,身上都必须盖上毯子,背后总感觉有冷风往骨头里吹,现在居然可以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一点不适也没有,这在以前她是想也不敢想啊。身心的巨大变化,令阿梅激动不已,她写了一封长信让送饭的人带给关在同一看守所的丈夫,告诉他不管谁先回去,都一定要开始学法轮功,法轮功太好了!后来阿梅很快就回家了。在我身边的犯人,好多都是明白大法后得到了福报。

后来我被非法判刑,在黑暗的女监,里面的警察用了很多手段来折磨我,企图让我“转化”,真是软硬兼施。但我也能感觉到,她们心在被我融化着,她们的良知未泯,应该能感觉到修炼人的真、善和忍。在她们看来,我们修炼人和其他犯人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有个警察对我说:你要能坚持到最后一天,我就佩服你。还有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警察悄悄问我:以后我们能成为朋友吗?还有看守所的那个狱警,到女监办事时专门到我所在的中队来看望我。这些年过去了,我一直都惦记着她们,不知她们是否真正认清了邪党的嘴脸,明白了大法真相?

世人在觉醒

我出狱后到了外地。在师父的慈悲帮助下,上了明慧网,看到了大法的新经文,也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了同修。我慢慢从被非法关押的痛苦和低谷中又开始了正法时期的修炼。我有了小孩,做起了生意。小孩自从和我学法炼功后,身体就棒极了。生意上也红红火火。

我的家人因为我曾被非法关押几年,一直心有余悸,我经常告诉他们:我没有错,而且这几年我什么也没失去,小孩健康可爱,生意也做得好,很有福份的。顽固的妈妈从最初的强烈排斥,到后来真相碟片全部看完,神韵节目也默默的看完,态度变化很大,以后我还会让她明白的更彻底。

我周围大部份朋友和亲戚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退出了中共邪党。我常常利用做生意的同时告诉顾客法轮功的真相,有些顾客明白了真相后,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么多。有的顾客说:共产党太坏了,我支持你们。有的说:我就听你的,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每次看到他们明白真相,我都非常的高兴,为他们的得救而高兴,觉得这一天没有白过。

回顾这么多年的修炼,感慨万千。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真相,都能沐浴在浩荡佛恩中,感受生命的真正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