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监狱关好人 生命垂危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七台河市勃利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库,自从2013年9月30日由佳木斯监狱被转到呼兰监狱后,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到目前为止始终在呼兰监狱医院。2014年2月17日他妹妹接见他时,是被人背出来的,他身体非常虚弱,说话吃力。可是呼兰监狱却漠视生命,以种种借口不放张金库回家调养。

张金库的家属四个多月去了十二次,走了很多部门包括向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呼兰监狱才不得已让家属接见了四次。从接见情况看,张金库的身体状况是一次不如一次,生命时刻处在危险之中。可即使这样,监狱方面有人还打他,不让他睡觉,他跟妻子说:困。第一次家属接见时,张金库说,有个穿白大褂的人打他。刚说完,呼兰监狱迫害法轮功的610人员王小臣就急忙让人把他拖走了,停止接见。在以后的接见时也就是1月27日,张金库说有人打他。监狱医院的副教导员姜亮对张金库说:“张金库你跟我说,谁打你了?还打了!”姜亮还威胁说:“张金库你要是能好好说咱就见,你要是不好好说咱就别见了,咱就回去吧!”张金库女儿哭着说:“你干什么威胁我爸啊?你不许威胁我爸。”


家属看到原本身体健康的张金库:一百斤重的东西一气能扛到十楼,家中老小五口人全靠他一人养活,女儿读高中正是用钱的时候,张金库突然被绑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被枉判五年重刑,而且短短半年的时间,被监狱折磨成肺结核、精神恍惚、脸肿、不能行走、吐字不清、说不出话来,妻子心急如焚。

2014年1月9日,张金库妻子第二次见到张金库时,发现张金库的状况很严重。回家后非常担心:张金库如有个三长两短,这一家上有老、下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孩子,自己身心受到很大伤害,瘦得皮包骨(体重只有70斤),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她在家实在坐不住了,她要接张金库回家调养。

2014年1月26日下午,张金库的妻女来到了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向刑罚执行处的人诉说了张金库目前的身体状况非常危险,很担忧,希望把张金库接回家更好的治疗。执行处的人说:生活不能自理和生命有危险的,符合那一条都可以监外回家。还说,要求法医鉴定是家属的权力。而且说做法鉴不需要家属拿钱,呼兰监狱刑罚执行科负责办此事。

张金库妻女1月27日满怀希望的来到了呼兰监狱刑罚执行科,没想到刑罚执行科的人员,把无罪的张金库当有罪的服刑人员对待,以种种借口说不符合条件不给办理出监。就是按所谓的公安部和司法部的规定也可以放张金库回家,规定说:生活难以自理的可以回家。可呼兰监狱给家属硬解释:所谓的生活难以自理就是植物人。张金库的家属亲眼看见比张金库状况好的多的人都回家了。张金库的妻子一急,突然倒地抽搐、口吐沫子有四个小时,女儿吓得直哭。

下午,监狱方允许张金库妻女接见了张金库,这是张金库女儿自张金库2013年7月17日再一次被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爸爸。当她看到原本身体健康(一百重的东西一气能扛到十楼),勤劳能干的爸爸被监狱折磨的无法自己单独直立行走,需要有两人搀扶,脸肿、目光呆滞,认不出人,张着嘴说话困难时。女儿号啕大哭,哭的令人伤心。女儿勉强能听清的是,爸爸说有人打他。并说:我想活着,爸不想死,我就想活着。反复念叨: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张金库最后说:爸永远做好人,永远不坑人。爸想着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整个接见,女儿一直都是在哭。

姜亮对孩子说:你看你爸脸色比你妈脸色还好呢,你看看。我说是胖的她不信,她非得说是肿的。还威胁张金库:谁打你了!在呼兰监狱,张金库家属和监狱刑罚执行科、教改科和监管人员谈了六个小时,他们都说张金库不符合条件回家,说张金库身体很好,不给做法医鉴定,要法鉴得家属出钱。

1月28日,张金库妻女无奈又来到了省监狱管理局,可是这次省监狱管理局的人和呼兰监狱的口径一致,对张金库妻女的到来非常不满,撵她们走。信访办一个女的表现很嚣张、蛮横、骂骂咧咧,威胁张金库妻女立即走人,不走就报警。张金库妻子一急一吓在省监狱管理局再一次抽搐倒地,省监狱管理局怕担责任,打电话给110,110来人打电话给120救护车将张金库妻女拉走,110的人给付了车钱,就再也没人管张金库的妻子了……

这一天是中国阴历腊月二十八正是家家户户团圆准备过年的时候,可是对张金库一家来说却是这样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