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修炼大法半年 感激不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三年九月初真正走入大法修炼的学员。修炼半年来,身心受益,大法修炼的美妙也显现,这也更坚定了我一修到底的决心。然而,我在这里却还要非常惭愧的说,我不算新学员。

一九九九年寒假,正在上大学的我回家看到身体不好的妈妈在炼一种功,她说是亲戚介绍她炼的,叫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新年刚过,她就让我跟她一起炼功。我一向很听妈妈的话,于是就按她说的看书、炼功。或许是我缘份不够、业力大,虽然也看《转法轮》和其他一些大法书,也知道书里说的很好,但内心却没有太大的触动,只是完成任务式的看书炼动作。作为大学中文系学生的我,能看懂《转法轮》的每一个字,可不懂大法的内涵。也因为这样,当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在享乐心、懒惰心、怕心等各种执着心、各种欲望的驱使和带动下,我停止了炼功。

突如其来的一场灾难使我真正认识大法

离开大法的这十四年,我虽然没有修炼,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大法修炼的环境,因为我妈妈一直坚定的修炼着。开始那几年,每次有师父的新经文,妈妈都让我看看。每次看到新经文,我心里都愧疚又害怕,因为我是师父说的那种已经得法却放弃大法的人,只是偶尔帮妈妈做些与大法有关的事情。生活中就如一个常人,在各种执着心的带动下、在常人的得失计较中很无奈地过着每一天。

二零一三年四月,单位的一次体检中发现我的右卵巢有个包块,初步检查应该是良性的,但医生建议尽快切除。四月底我瞒着妈妈住進了一个朋友医生所在的医院,心里以为只是一场小手术。然而手术的结果出了所有人的意料——竟然是卵巢癌。虽然发现的还算早,但卵巢、子宫全部被切除了,而且将来会怎样谁也没有把握。这样一个晴天霹雳把我弄得脑子一片空白,下了手术台,脑子慢慢清醒的我,只是想: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孩子才四岁,丈夫还那么年轻,我不能拖累他,要跟他离婚……第二天,妈妈知道情况后来医院看我,给我师父的讲法录音听,说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我。然而当时我什么也听不進去,还没有真正修炼的意愿,只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住院期间,妈妈多次来医院劝我一定要修炼,并且反复劝说我丈夫同意让我修炼。当时我还是不悟,说等我化疗完六个疗程再修炼。妈妈多次劝我,见我依旧不悟,只能叮嘱我一定要多听师父讲法、多看书。就这样,直到九月初全部做完化疗的我才走入大法修炼。

真修大法师父慈悲点化,大法神奇显现

自从九月初开始修炼后,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化疗结束后走几步路都腰酸不已,到能走半个小时不腰酸,再到现在感觉身体轻盈;五年多的结肠炎无影无踪,喝凉水吃水果再不用顾忌;严重的失眠现象消失,心脏漏跳现象由原来的频繁变得很少;心情也由原来的紧张恐惧变得轻松愉快。大法修炼和师父的慈悲救度,让我获得新生。

刚刚结束治疗开始修炼的那段时间,我心理压力还是很大,老放不下有病的心。虽然一直鼓励自己、用正念归正自己,但效果很小,有两三个月的时间老失眠。经常是连续几个白天晚上都睡不着,睡得腰酸背痛就是睡不着,越想睡着越睡不着,一天加起来能睡着的时间不够四个小时,有时忍不住了就吃安眠药,事后又后悔;有时半夜睡不着坐起来哭,觉得自己很可怜,已经不懂怎么睡觉了,还觉得自己得了重病还休息不好、恢复不了,谁也帮不了自己,精神都快崩溃了。一段时间过后,慈悲的师父看我实在悟不到,就点化我。那天真的很神奇,我原本并不想打开那篇文章的,但却不知怎么还是点开了,看了那篇文章,我忽然就悟到了那是师父的点化,原来我真的没病。当时的心情,真的是“哗”的一下完全放松了,心结彻底打开,感到特别的兴奋、特别的开心,马上谢谢师父,并打电话给妈妈说“今天我特别特别的高兴,我明白了”。

修炼这几个月,我慢慢感觉发现,师父对我的修炼道路安排真的是很有序很细致。由于我刚刚结束了六次的化疗,身体非常虚弱,坐久点都腰酸气紧,慈悲的师父没有马上给我安排消业过关。修炼的前三个月都是在很轻松的状态下度过的,没有不适的反应。直到身体渐渐恢复后的第四个月,开始了第一次整个身体的消业。就象书里说的,全身发冷、酸痛、头痛还发烧,一夜都睡不着(神奇的是,自从这次彻夜失眠后,困扰我三个多月的严重失眠却神奇的消失了)。第二天我让妈妈(同修)来看我,心里是打算让她帮我发正念,但她来之后是鼓励我,让我多听法、多炼功,不要怕辛苦,然后回去了。刚开始我怕苦,躺着不想起来,后来想想还是起来了,咬牙炼功。第二天,就感觉好多了。从那天起,各种小的消业现象伴随出现,今天是左边牙龈痛,明天是右边牙龈痛,后天是左边喉咙痛,再后天又是鼻子流黄水,再后天是腮腺疼,各种现象都出现,每种持续一两天,好了又到另一种,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月。整个病业反应才刚刚消失不几天,又开始第二次整个身体的消业,也是发冷、身体酸痛、发热、咳嗽,又持续十几天,差不多全好了又开始第三次整个身体的消业……直到二零一四年的新年前的十天左右,我发了一念“师父啊,我不想亲戚过年回来看到我一直都是消业的不好的形象”,不知不觉,持续消了两个月的病业完全过去了。这三次整个身体的消业,是一次比一次轻,感觉象是业力在慢慢减少。过完年后,亲戚走了,又开始第四次消业,是咳嗽,但这次过得很快,几天就过去了。从这几次消业,我真的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安排。

只要提高一点,师父就鼓励

我是那种悟性很差的学员,甚至于连中士都不太够得上。一直以来,对神佛、对大法我都是相信的,但是又一直在思想中都伴随着一种怀疑的思想(后来认识到是长期以来恶党文化、思想业力的影响和干扰),没有亲身经历过的总没法真正的相信,更谈不上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对此,我很着急,但又没法摆脱。然而,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我心性魔炼和消病业过程中,只要提高一点点,就让我感受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鼓励我坚定信心。

比如第一次消病业的两三天后的一次打坐,内心自然而然的比以往都静(我打坐一直都无法真正静下来),并且整个打坐过程中感觉空气好象有浮力一样,两只手感觉很轻很舒服,两手臂还有往起飘的感觉。这个美妙的体验使我特别兴奋,真正的喜欢起炼功来(以往都是完成任务式的炼);第二次消病业期间的一天,也是打坐时,坐着坐着忽然就感觉内心很平静很平静,并感觉自己就象一坨揉透的面粉一样,很软很稳的坐着(无法很准确的描写当时的状态),不想动也动不了,很舒服,慢慢还发现竟然感觉不到十个手指的存在了,好象我的身体没有手指这一部份了,感受不到了。这个发现让我忍不住很兴奋,打完坐后,我忍不住到妈妈那里告诉她:“原来书上写的都是真的,真能感受不到手指的存在,不知道去哪了的感觉。”

还有一次我只是勉强过了一个心性关,半夜打坐时,也是感觉心里很平静很平静,什么都不想去想、也想不起,整个身体被很强的能量包围着,很稳很舒服。这些反应,对于很多精進的弟子来说,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对我这种悟性差执着心盛的学员来说,却是很大的冲击、很大的鼓励,从此我越来越喜欢修炼了。

开朵小花证实法,再下决心学好法

随着不断的学习师父正法时期的讲法,参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愿望日渐强烈。在十二月份,我买来一台喷墨打印机,在明慧网下载一些真相资料给妈妈讲真相用,同时自己也寄一些真相信,贴点真相贴贴,但是怕心还很重。在面对面讲真相上,做的特别不好,怕心特别是爱面子的心特别重,怕别人嘲笑、怕别人不相信。有一次我在没有准备、没发正念的情况下,给我的一个弟妹讲,劝她三退。当时我的常人观念很重,认为她平时很尊敬我,相信我,肯定会答应退的。然而结果相反,她不但不信,说不退,还走开了。这让我人心起来了,觉得很受挫很没面子,看她也有些不顺眼。事后我慢慢向内找,再看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明白是自己干事心、证实自己的心很强,学法不够心态不稳,正念也不够,连自己都底气不足,胆胆怯怯的说,一笔带过地说,人家怎么能相信、被打动。于是我调整心态,下决心现阶段的首要任务还是要深入的学法,把自己修扎实了,才能更好的救人。二零一四年新年过后这段时间,我在学法炼功的同时,最主要的是担负起制作神韵光碟的工作,希望能让更多的世人都能看到这个世界第一秀。

在修炼这半年时间里,我还非常非常多的地方做的很不好,各种人心、执着心、不好的观念非常多,甚至有师父点化了我也没做好的地方,愧对师父。但是不管怎样,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多学法多炼功,认真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努力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