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修炼大法一年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四月开始修炼大法的新学员。

二零零六年,我知道了翻墙(软件),但感觉“墙外”的新闻全是污蔑,不相信。二零零九年,眼看共产党越来越腐败,觉的还是得看看墙外,慢慢的知道了墙外的消息才是真的。

二零一一年,终于下定决心看《九评》,还是小心翼翼看的。对《九评》中所说的很认同,不知道怎么样的人才能写出如此深刻的文章,以前从未看过。但我认识到这一点用了五年时间,人生有几个五年呢?又有多少人在多少个五年中仍然没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呢?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戏剧的一幕在我的生活中拉开。

一位我从小认识但从没接触过的大姐来到公司上班,她也翻墙,所以我们很聊的来。因为我把读到真实的中国告诉我的朋友们时,他们说我偏激,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了,对此我很无奈,所以很高兴能碰到这样一位大姐。

十一月底的一天,快下班了,我们又聊起了当今共产党的腐败,大姐突然说,实际上你应该了解一下法轮功。我当时对法轮功的了解还是停留在“自焚”这个印象上,所以“本能”的说,别的可以聊,但这个还是不要说的好。但大姐看着我的眼睛又重复了一次:我觉的你还是应该了解了解法轮功。大姐的话让我慢慢静了下来:既然共产党基本全在搞假,那对于法轮功,是不是宣传上的也是假的呢?

下班了,我们分手了。后来我再也没见到过大姐,因她从那次后就辞职了。

那天的那几分钟是我人生中的转折点。这些年来,世界大法弟子们不懈的清理着地球,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能摆脱共产邪魔的控制,这也使得我终于最终能接上大法了,但问题接踵而来。

开始的时候我是以一种猎奇的心态看大法书,边看心里还边在评:这些名词是一九九零年代的,现在有些过时了;这段话说的太直白,太浅显了,说服力应该不够吧;这段说的太玄,真的假的……自以为自己很理智,结果走了很多弯路。

直到二零一二年四月,我下了决心,对自己说:不试试怎么知道真假呢?想那么多瓶瓶罐罐的东西能想出什么名堂来,我就修一修,试一试又如何?大概就是因为这一念,某天午睡时,突然感觉肚子被什么用力推了一下,把我给惊醒了,然后感觉肚子有什么东西在飞快的转,这难道就是法轮?感觉很真实。过了几分钟,可能身体适应了,感觉不到了,又一想,刚才是错觉吧?接下来的日子碰到的都是新学员执着的问题,法轮有没有啊,天目开没开啊之类的,师父都会适时的在我浏览网页时让我看到相关的同修写的文章,因为是初学,信心不足,不了解这部法的伟大,反而要借用同修的文章来证实法中所说的正确。

色欲关是我经历的第一个大关,某天晚上睡觉碰到了,正高兴,突然师父说的某句话打入我的脑中,我猛的惊醒了,心中大叫好险!但这还没完,关过了不代表旧势力不盯着你。以前收集了很多成人录相,看最正规的常人网站也会碰到暧昧的图片和标题,所以有时候欲望就很强烈。这时候,随手点击网页,就会看到色欲的真面目相关的文章,特别是有篇文章在劝大家不要再看这种视频时还把他看到的鬼在床后盯着看的图发了出来。我一直存着这篇文章,提醒自己。每当我感觉强烈时碰到类似的文章,我也知道了这不是偶然的,所以我下定决心,把电脑中的录相全删了,当删除掉的那一刻,浑身突然轻松了一下,还有些酥麻的感觉,觉的很舒服。

但人心就是难去,修炼过程中存在着反复,人心重的时候就随着去了,坚定的时候我就大量看明慧网的文章,用正的东西充满思想。而慈悲的师父也在反复的用经文告诫我,特别借某篇同修的文章点化我,时间到的时候,那些在这方面过不去的弟子们也会坠落,就算是大喊师父救命的,也只能把他们捞起来暂时先放在一个空间中。那不是很可悲么!

现在我也在努力去掉怕心讲真相,我先和信基督教的母亲讲,由于讲的不太到位,效果不是很好,但慢慢的也讲通了一些,虽然她还是不信,但对法轮功已经有正面的认识,有时也照着炼功录像做做动作。同时我用聊天软件把我在网游中认识的朋友劝退了。因为都是年轻人,认识这方面很容易,劝的很顺利。但也有因为工作升职和党员挂钩的,怎么劝都不太信,而且劝多了变反感,让我知道了我内心过急,起到了不好的效果。

希望更多的有缘的人得到大法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