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为什么一直没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

“弟子:我们是台湾弟子,得法多年。和先生同修一起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知道大法不是为祛病,知道修炼人细胞都被高能量物质转化,但得法之前的痛风一直没好,最近关节还是很痛。(众笑)

师父:(笑)修炼人都知道,只要你精進,你的身体就在发生变化,师父也会去给你调整。不是师父这个人身做,而是师父法身在做。从你修炼到现在都没好,你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问题,看看哪里执著,哪里应该修好,这真是个人修炼问题了。(鼓掌)”[1]

看了《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徒这段问答,我心中暗自笑了。我非常理解同修问这个问题的心情,因为这也曾是一直困惑我的问题,甚至想出问题的词句都极其的相似。现在我想自己谈一下个人的粗浅认识,帮助同修解开心结。有这样疑虑的同修可能为数不少。

为方便叙述,文中可能会用到很多“你”这个人称,也许用词还会很尖锐。但请同修不要误会,那不是针对你,而是我自己思想中对那个用人的观念想问题的“我”的质问。下面就谈一下自己现阶段的认识。

其实我们自身什么样的状态表现一定是我们修炼状态的真实反映,只是我们很多时候意识不到而已。那是因为我们修的太表面,明白的理也太肤浅。我们嘴上说知道大法不是为祛病,是真的知道吗?其实不是真知道。因为师父是明明白白这么讲的,书里也是这么明明白白写的。好象也不需要我们悟,我们表面人这面也就这么知道了。就象有同修讲的,师父什么都讲明了,不需要我们悟了,就照着做就行了。可是我们不真信,所以才会出问题,所以出了问题的时候才不能用正念正行对待。

记的法会文章中有一同修谈到他参加对修炼法轮功健身状况的万人调查。当时虽然他绝大部份的病症都好了,但还是有一些病状没有完全消失。可他毅然在调查表上填上百分之百好了,而就在他这样填了之后,他真的就所有症状全部消失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这就是人表面的知道和修炼人发自内心的对法的坚信的区别。那个调查表不是百分之百痊愈率的原因,是否因为不是所有得法受益人都百分之百相信自己已经没病了。

师父说了修炼人没有病,我们表面上都知道了。可是你真信了吗?真悟明白了吗?真相信为什么还说可我这儿是真疼啊!那是真的吗?那么我再问问你到底是师父讲的法是真的,还是那个感觉真疼是真的呢?如果真信师父的话,为什么还说这个幻象是真的、还去感受它疼不疼呢?

有时我在想当初如果自己参加调查,肯定也不能写百分之百。因为人的一面认为我们不是修真的吗?我不能撒谎啊。虽然大部份的病症都好了,可那个最顽固的腰椎间盘还时不时的“真疼”啊!现在才明白是在人的表面上看问题,用人的观念在想问题。师父告诉我们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法理多么明了,一看就知道,可我们离做到还差之千里呢!

上面那个所谓不能撒谎的思维不就是人心的想法吗?认为自己有病没好。把常人社会这个幻象当成真实。试想如果认为这个疼是真的,那个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的同修怎么敢盘腿炼功?那个被迫害的乳房烂成个大窟窿的同修疼的不敢动还敢抻吗?和这样的同修比,你还敢说知道这个知道那个,还敢理直气壮的说信师信法吗?

其实我们嘴上说知道这个知道那个,什么是真知道?有的时候我们自己觉的是发自真心的相信,可能还会出现那个“真疼”的假相。那在我看来,或是魔的干扰或是师父要看我们坚定的程度而安排的考验。

其实说白了根本上就是信师信法的问题。可我们总觉的自己是信师信法的呀,不然也不会来学呀。可你再往深挖一挖也许就会看到,我们说的信可能只是人的表面对大法法理的折服,离修炼人发自内在对大法的坚信还差的远哩。你真悟懂了这个理,还会为那个不管是什么原因的疼而动心吗?

不信我们再仔细的想一想我们是怎么走進大法的,又是什么原因使自己留在这里的?我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后发现,当初自己是因为中西医的方法用尽了也没治好腰椎间盘突出病而接触了气功。在气功中虽然没能治好自己的病,但却发现了确实有超出常人认识的高深的东西,因此就想寻找一门真正的好功法,既能治好自己的病又能解开自己心中诸多的疑惑使自己达到更高的境界。那时还没有明确的修炼的概念。直到九六年得遇法轮大法,一下子好象什么都明白了,可那个强烈的治好病的心却被掩盖起来了。因为师父法中反复强调不能抱着治病的心来学,那自己人的表面当然就“知道了”。就想了:我不能再想治病了,我知道了大法是教人修炼的不是给人治病的,我就只管修炼就行了,师父就会把我的病治好了,因为要想修炼首先第一步就得调整好身体嘛。

同修看看这个想法有什么问题吗?这样对照法就看出我上面那个想法的问题了,因为它暗藏了修炼后能解决自己病的执著,修炼目地是不纯的。如果是“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2]还会在意那个真疼假疼吗?既然说能做到“和先生同修一起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1],也就是说是在按照正法期间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在修炼了,那它疼不疼的与我们修炼还有什么关系?我们不是知道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吗!那最多不就是在做了结吗!当然,如果它严重到干扰我们做三件事,那当然不行,那是要严肃的正念清除!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2]。我理解,这体现在一切中,都是在看那一念是不是修炼人改变了常人观念后的正念。就比如说同修这个“痛风一直没好”,那么你第一念是怎么想的?是认为冻着了热着了、老毛病又犯了或是怎么的了,还是从法上认识到是好事。不管是消业还是邪恶干扰,都是利用它提高自己的好机会。如果你能按照师父的法这么看问题,也许那个疼就不存在了,那个问题也不会问了。因为关键就取决于我们怎么看问题的?是修炼人的正念,还是人的观念。

不相信自己人的观念还没改变的话,我们还可以这样设想一下:如果师父传法当初没有那么多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没有那么多绝症患者痊愈的奇迹,也就是说,假设师父当初如果只讲大法的法理,而不出手给任何人治病,那么当初来学的同修还都会这样义无反顾的走進来、又能象现在这样坚定的走下去呢?如果不能,那不就是“眼见为实”的观念没有改变吗?不就是没做到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吗!

就我来说,没有完全改变常人的观念还有一个很隐蔽的表现就是:什么东西都要留个后备。这在修炼中一开始还很让我自以为是,认为是优点是好习惯,并认为从中得到了实惠。比如说从开始走進修炼买大法书,我都是买双份的。是为了以后中共邪党一旦迫害(那时冥冥中我总觉的大法虽好,但与邪党意识形态对立,邪党早晚会容不下而迫害的。)毁书的时候,我还有一套备用的。后来迫害真的发生了,我还很自鸣得意。认为你即使收了全套书(印象中当时为了应付只交了一本和几张单张),你也想不到我还备着一套。现在才意识到这恰恰是自己不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义无反顾按照师父指引的路坚定修炼的最大障碍。

试想,如果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会知道法的可贵,就会用生命去捍卫法。那连一个字半张纸都不会交给邪恶,怎么可能用人的观念投机取巧视大法如私人物品一样呢?怎么会还留有余地呢?

如果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也就不会在当初同修联系進京正法的时候,以“我还没悟明白、要想清楚了再决定”为借口推托。其实心里想的是万一進京正法不成,人中的一切也就失去了,那自己岂不什么都失去了吗。如果没有这个观念,那一定会象同修那样破釜沉舟、勇往直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去证实大法啊。

所以我才说,我们自身什么样的状态表现,一定是我们修炼状态的真实反映。你百分之百信师父了,你就百分之百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你今天不是百分之百的大法弟子的状态,说明你对师对大法的信就是有折扣的。所以你一定要象师父讲的那样:“你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问题,看看哪里执著,哪里应该修好”[1]。

当然可能还有这样一种情况,就是修炼中做了错事甚至是大错事。就用人心想师父,怀疑师父不会管我了不会再要自己了。其实不是师父管不管我们的问题,而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的问题。你真的从现在开始时时事事都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时时事事都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做,你还用去想师父管不管自己的问题吗?

说的可能有些乱,只是做个铺垫。引来法理清晰的同修深度的交流,解决这部份同修长久以来的困惑为盼。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