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谈到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就自己亲身经历所了解的来曝光辽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对普通犯人的压榨。

暴力“转化”

刚到辽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去入监队登记,然后预经610机构的恶警问话,首先看是什么态度,不“转化”(中共当局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为“转化”)的就要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分到不同的监区,女监610机构直接遥控各个监区,要求全面“转化”法轮功学员,所以各个监区都设有专门的犯人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实施恐吓、打骂、侮辱等暴力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和书籍,逼迫他们写所谓“五书”(悔过书、揭批书、认罪书等),还要定期写思想汇报。不写就不让睡觉,蹲着、光脚站着、绑起来毒打、用针扎手指尖、冬天用凉水泼、有的甚至泼开水、更有甚者往女性的阴部插刷子。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警察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承诺,“转化”法轮功学员就给这些犯人加分,“转化”的人越多给她们的分越多,分多就意味着减刑多。所以有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就对法轮功学员犯了滔天大罪。

平时狱警不让其他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说话,而且狱警还安排了他们认为靠近政府的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并向狱警定期报告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踪:“和谁说话了,说什么了”等,所以其他犯人都害怕和法轮功学员有任何瓜葛,怕受到牵连。

敛财

辽宁女子监狱长期以来以高压的手段欺骗世人,暴力敛财,其中恶警收受犯人家属钱财无数,甚至恶警的警服都是由犯人洗,恶警还特意告诉犯人要避开监控,洗完的衣服送到办公室晾干,明知道不允许的事还知法犯法。

监狱对外声称“人性化”,实质上都是在撒谎,还逼着犯人说假话,一来人检查就告诉犯人,要是问你吃什么你不能说吃窝头,要说发糕。至于菜除了法定假日给炒菜,平时那就是水煮烂白菜、水煮大萝卜、水煮土豆、海带煮豆、土豆炖豆腐、酸菜,一桶菜上面漂几块肥肉,要是检查的紧,一个星期就给一顿烂鱼,早上一、三、五给米粥,二、四、六给苞米面粥再给点窝头,犯人根本吃不饱,基本都是靠家属打钱在超市买食物。其实恶警把正常给的饭菜克扣了,做成小炒都利用奖金帐卖给各个监区,现在有的监区没有奖金帐,因为有的人利用奖金做假帐出事被告了,所以被封帐不卖。现在还有好多监区都在卖,只有这样才能吃上炒菜,吃的好一点饱一点,才能有体力干活。

断绝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联系

说起打电话,正常的犯人都让给家里打电话,而法轮功学员却不被允许,有的恶警竟然连家属之间的正常通信也全面封锁,令法轮功学员断了一切联系。有一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有个恶警给她家人写信说她在监狱闹不听政府的话,家属每月写的信根本就不给她,她给家里写信家里也没有收到。当她离开监狱见到家里人一唠才知道恶警从中作梗,根本就没给邮信。

奴工

辽宁女子监狱大多数都是以加工服装为主,少数是手工,其中棉签的数量很大,棉签来料时是大包散装,犯人在搓棉签时根本不洗手,手很脏就是直接倒在板子上,没有任何的消毒措施,搓成两排直接放在小熊猫袋里,在这样的环境中棉签都是有病菌的,那消费者买到手里是不是有感染的风险呢?一个人每天有定额,监区不同数量不同,有的监区要求搓40-60中包,完不成就罚犯人。

以张晓兵为核心的一监区和张秀丽为主导的七监区是辽宁女子监狱的所谓龙头企业。辽宁女监每一年都会以竞标的形式来管理,给国家上缴巨额的利润,与监狱合作的生产的厂家大都是外贸出口的服装。如会出口到:日本、美国、欧洲、非洲等多个国家,有些合作的厂家是皮包公司,把代理拿来的订单到监狱去加工,常年加工大量的外贸服装。比如安娜家BANGBANG品牌大都是监狱加工生产的,当然也有男监做的。所以BANGBANG大陆市场上见到的衣服很可能就来自监狱,一天安娜家的BANGBANG裤子一个50~60人的小队一天最少能加工1000条,工艺简单的可以达到1500多条。广林、聚成、科瑞、东樱等很多厂家在女监加工,现在还有一些不明真相想赚大钱的公司想加入其中。

我讲一个故事:大陆有一家皮包公司拿下了一个很大的订单,国外的厂家派人来调查这家公司的实力,而且要看现在加工的衣服,这个厂家没有办法,只好将监狱中的半成品拿回去,雇人演了这场戏。所以海外搞服装的企业不要被大陆的公司欺骗了,你们所进口的服装虽然是走检品中心的,但那是辽宁女子监狱或者其它监狱生产的,不是正经的厂家,虽然价格便宜但是这衣服上且充满了血腥和暴力,所以明白真相的服装公司就停止与大陆的合作吧,有多少人因为大量的订单受折磨,也许你不会知道这些恶警的奖金工资直接和犯人的产量挂钩,所以恶警们就会挖空心思榨干被关押人员的最后一滴血,有极少数人被累死。我亲眼就看见有一个40多岁的平时身体很健康,来监狱后,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平时干活很累而且天天挨骂,更是没有时间照看自己的身体,也无法正常吃饭,有一天在厕所大头朝下晕倒了,第一次送医院了,第二天回来后又被迫干活,她告诉我:恶警说她装病,她太累了真的干不动了,第三天又晕倒了,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心力衰竭死了。当时恶警封锁消息,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死了。

被逼疯的人也大有人在,我就亲自见证四个人疯了,有的犯人迫于无奈自杀了。自杀未遂的我知道的人有四、五例,多数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想不开而是被恶警追产值逼的。

为了所谓的经济效益,恶警压榨到了极点,竟然规定上厕所的时间,有的恶警要求五分钟一个小队所有的人必须上完,更有甚者不让在车间蹲大号,实在憋不住的要向恶警请假,并签字几分几点和谁上的厕所,有些人都不敢喝水,怕憋不住请假上厕所,真的是丧失了人性。

所有的犯人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很多人精神上承受不住吃的不好没有营养身体的抵抗力也越来越差。服装的生产原料是染料有毒,掉颜色很多人在加工时手被烧破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粉尘的颗粒车间到处飞,平时有些人会戴上口罩,但为数很少,其他人没有任何的措施来保护。长期以来有很多人得了各种的疾病肺结核的居多,有的明知道病情恶化,还要硬挺着因为要减刑回家,一拖再拖结果得了重病。

女监的医院更是黑暗,根本不把犯人当人对待,有的去看病根本不给看说没病,有的也是应付,要么就是瞎说以至于有的人被耽误了。坏事干多了让恶党政府感到了压力,所以要封锁言论。现在每个监区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日期接见,那么这个监区的恶警们就要去全面聆听每一位犯人和家属的谈话。如果听见了不利于政府的言论,那么这个犯人就要倒霉了。有的人因为说了实话就挨收拾了,停止接见、停帐、罚分。有的在接见时恶警直接把电话掐断。现在虽然监狱把监舍换上了电子门,但是高压依然存在而且有甚之而无不及,恶警利用周日上超市加班,年末恶警更加加紧压榨。所以恶党怎么改革那种高压血腥的压榨都不会改变。世人快点清醒吧,不要相信恶党的谣言,辽宁女监是人间地狱!

这真是

中共太邪恶,女监很猖狂;
高压诈犯人,世人太迷茫。
好人被迫害,神佛已大怒,
恶人有恶报,转瞬就来到。

辽宁女子监狱第七监区恶警监区长张秀丽:15698806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