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改变我的一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修炼之前身体一身病,如心肌缺血、冠心病,犯病时说死就死;心绞痛,在单位一犯病时同事就把我背到厂子卫生院,到那没一会就好了,也检查不出来什么病,犯一次就重一次。

有一次我们全处开大会我就犯病了,这次同事用车把我送到八院检查出心肌缺血冠心病,开了很多药,包括急救盒。犯病时在口中含一片。吃西药也不管用,喝中药咽不下去吐一床单。就这样活着干不了活还得别人伺候,伺候不对劲还发脾气骂人。我还有别的病:子宫肌瘤三个、附件炎、三叉神经痛(疼的时候头顶到床头上压住能睡一会觉)、牙瘘、风湿性关节炎、用凉水骨节疼,有时不注意就起一身疙瘩痒的闹心,一挠就起一片扁疙瘩;脚后跟、手有时候裂口子;耳朵冻过,每年一到春秋两季刚一進冷就痒痒;吃东西不对劲就吐酸水。眼睛近视散光,满脸雀斑、皱纹,皮肤发黑,吃东西偏食,就吃咸菜大酱,鸡鸭鱼肉及青菜全不吃,同事都管我叫八十岁老太太,其实那个时候我才四十岁。

通过我修炼大法以后,我就一天没间断过修炼。七二零以前,我每天早晨早早去炼功点炼功,炼完五套功法回家上班,晚上吃完饭到学法小组去学法、切磋。每天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时时能用法来衡量自己、对照自己。在心性上提高很快,身体的变化也快。不知不觉中一身病全无,走路一身轻。

一、修大法做好人

在社会上遇到好事就做,在邻里之间也一样,谁有困难我都帮助他们。比如:我们院都是老邻居,相处三十年了。谁家暖气漏水、交电费煤气费、燃气漏气、钥匙锁屋里進不去屋等大事小事什么事情都找我帮忙。尤其是单位发大米什么东西的,我都帮他们扛上楼。五十斤大米扛到七楼不费劲。秋天买白菜有几家岁数大的、年轻上班的,我都帮着买秋菜,晚上给摞上,早上给摊开晾上几天,都帮着抱楼上去。最高是九层楼,每年都抱几千斤菜。从我修炼以后,每年冬天下完雪我就出去扫雪,给我们院扫出一条道,一直通到车站,方便大家。有一年下大雪,雪下得特别大,刮大北风把雪全都刮到我们南面来了,把楼栋堵上了,我扫了一宿。

在家里,我没修炼之前和小叔子打仗骂人,什么话都骂。老太爷听见了说:“你和他打仗还骂我老人呀?”我一气之下骂老太爷:我俩打仗你不管你儿子,你管我?我和老太爷吵我丈夫不干了:你怎么还骂我爸了呢?我想,你们全家欺负我一个,反正我也没妈没爸没有牵挂,我和你们拼了。我一个人也打不过仨人啊,我拿起什么摔什么,最后孩子吓得直哭。这时灯也灭了,也不打了,这场战斗就结束了。我一看到孩子心就软了,就想我没妈就受气,孩子这么小又是女孩,我要死了,他再给孩子找个后妈,孩子不更受气了吗?我不能死,我得把孩子拉扯成人。以后我就好吃的也不给他们做,就是攒钱。等孩子长大后我什么也不要,拿钱就走。在我修大法前我已经攒了七万多块钱。

修大法以后,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不管在家里在社会上都得做一个好人。我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我就对家人说我以前做的不好,偷着攒了七万多块钱,现在我修大法了,我师父教我做好人,我要从新改变我自己,返本归真。

从此,我把攒的私房钱都告诉了家人,我对老太爷也好了,孝顺他,给他买好吃的,每天早晨五点起来,给他冲蜂蜜鸡蛋或牛奶,早上六点三十吃早饭,中午十一点半吃午饭,晚上五点吃饭,一天三顿不重样。给他洗衣服洗澡(我丈夫经常在外施工不在家),拉屎拉尿从不嫌弃。在二零一零年去世,临终时九十五岁。和我在一起过了二十九年,姑娘家都不去。我年年被社区评为好儿媳妇。通过我的改变我的家人、邻居、社区、同事,只要我能接触到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才能这样做。

二、去掉争强好胜的心

我的脾气很不好,顺毛驴,软的不欺,硬的不怕。在单位我也是一个小头头,管理浴池、利废、茶炉房、清扫班等一个大组。受党文化的熏染,是个女强人。不管干什么都想争第一。不管是搞文艺、体育、先進班组等。但是工作方法粗鲁,谁要不听我的指挥,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不管男的女的,杀鸡儆猴。

我们处是行政处,在全厂管生活部门,有托儿所、食堂、东西车库、花窖、汽水房、独身等八个部门。不管是哪个组有调皮捣蛋的都调到我们组由我来领导,好的往出调,谁到我这都不敢闹事,规规矩矩。我年年被评为先進生产者。当初想加入邪党因为我骂人考验了我八年我也没改掉骂人的恶习,只是在领导面前不骂了。有一次早上六点三十分我去车间洗澡,车间人把我锁里面了,我就急眼了。因为我是管考勤的,七点半之前大家得签到,我不能迟到。我就穿上衣服,踢一块玻璃钻出来,左一个飞脚右一个飞脚把十八块玻璃全踢碎从二楼跳下去,气的疯了一样想上楼去干仗。这时领导来了把我给劝走了。厂长逗我说:你踢一块玻璃还不行?怎么都踢了?我心里说这我还不解恨呢,你们不拦我我还不一定什么样呢。

就我这样一个好事出名,坏事也出名的人,通过修炼大法,我现在从根本上改变了,脱胎换骨。现在我年轻了,同事们见到我之后看见了大法的美好,他们之间都互相宣传大法,说我炼法轮功现在不骂人了,人也年轻了,可好了。

三、杜绝拉关系走后门

在社会交往中没有我办不了的事,红白喜事、装修房子、孩子上学、找工作、介绍对像等只要我想办什么事,拉关系走后门都能办成。

修炼后按照师父的讲法做,我把拉关系走后门恶习都杜绝了,不要别人的东西,有人给我送东西,我都给他们讲真相: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占别人便宜,让他们拿回去。有的不拿走的我就过后给送回去。

在单位里做了不少坏事,利用工作之便,领东西往家拿。真象相声里说的:国外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往家拿扫帚、铁锹、水桶、毛线、剪子、刀、镐、抹布、铁丝铜丝电阻丝、盆、手套、工作服等,只要家里能用的全往家拿。

修大法后,我就回想我这么多年在单位都拿过什么,都把它们折合成现金送给资料点做资料救人了。因为我们厂子黄了,如果厂子不黄我会把它们送回单位去的。现在我谁的东西也不要,用法严格要求自己。

四、被轿车撞安然无恙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到我家附近工商银行取钱,快到银行时,看马路上没有车我就拐弯了,这时不知什么时候从哪来的轿车一下子就把我给撞飞了。

我非常快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当时我心里想我有师父保护没事!也没觉得害怕。一看帽子撞左边去了,车子撞右边去了,我离车老远。这时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多人把我围得水泄不通。司机也吓坏了,脸色苍白,从车上下来。我对司机说:“对不起,让你惊吓了。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讹你的,我有师父保护没有事,你走吧。”他说:看看哪撞坏没?我们去医院看看。我一看胳膊肘和腿撞破一点皮。自行车的大腿被撞弯了。这时我从兜里掏出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对大家说,这个护身符保护了我并开始给大家讲真相,对司机说:这个护身符送给你吧,保平安。有难的时候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这时有很多人管我要护身符。我说我这只有三个先给你们,如果谁想要我明天到修自行车这给你们送来。再说自行车大腿弯了,司机要帮助去修,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好了。修自行车的人看我心善良只收我两块钱,一下子就把车大腿扳过来了。我一看都是师父在做。第二天我又去给他们送去真相护身符。

五、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七二零以后,铺天盖地的谎言遍布全国,我就开始讲真相,告诉世人自焚是假的,用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处都贴。用粉笔写在火车上让它跑到全国各地(我们单位有火车专用线,每天都有车皮送货到各单位)。自己家买来打印机打印资料给我们小组的人发,打印小粘贴、真相币,紧跟师父正法的進程,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看明慧发表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每天我们小组上午学法,下午出去发资料和讲真相。有时候去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有时和大组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大家都形成整体,攥成一个拳头整体配合,整体提高。

讲真相中遇到各种人,有信的、不信的、翻白眼的、要举报的、骂人的、发疯的,我什么心都不动,我就在心里背着师父讲的法:“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1]
七二零刚开始的时候,单位、家里、社会一齐攻击我,丈夫要和我离婚,社区找我不让炼。我说我一身病都好了,在家孝顺老太爷,脾气也改了,在社会上做好事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我就炼!邻居们也都帮我说话,给我作证。单位领导找我谈话,天天组织党员开会攻击我,怕我上北京上访,派人看着我,带我们处班组长以上干部去旅游。我也没耽误学法炼功讲真相,在火车上我给世人讲真相。住旅店让我和处长一个房间。我晚上不睡觉打坐就飘起来了。有个同事看到了告诉处长他们。早晨我早早起来,我跑到苞米地里去炼动功,炼完功我拿着水瓶子跑很远的路去打淡水回来给大家喝(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喝的都是咸水,咽不下去)。回来房东对我说:你打的什么拳呢?跑的那么快,我一笑了之。在晚上出去玩回来晚了,旅店大门已经关了。我说你们等着,我去开门。就这么一想,我就進了院里,把门开开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進去的。同事们都相信了大法的神奇。在下水玩的时候,我不会游泳。下水到水里以后,我一口气游到了很深的地方把我给淹没了,我想站起来也站不住了,脚底没底。我只好抓住一个人抱住不放。我知道又是师父在帮我。我就再也不敢往里游了,只在边上玩。通过这次旅游同事们都知道我给他们讲的都是真的。现在我的亲戚、朋友、同事、邻居,只要我能接触到的都做了三退。社区书记已经换了四届了我也都给他们讲了真相。

有一次在讲真相的同时贴粘贴,我们大家一路走一路贴,走了半天了,想快到十二点了,找个地方吃点便饭连发十二点正念,一看各个饭店都脏兮兮的,心想要有个干净点的就好了,往前一看右边就有一个大饭店——四季面条。我们吃完饭出来有个同修说这个地方也不熟,得找个某路车站要去同修那办事,两点那边有人接她,回头一看左边眼前就是要找的那趟车的车站。我说这是哪啊?走了这么长时间。一抬头看见自己家住的大高楼,一看到家门口了。我们几个知道可能是走的另外空间吧。师父太慈悲了,时时处处看着我们。还有一次我们坐车十几里地下车往回走讲真相,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没有车站了。快到下班时间了该回家做饭了,往哪条路车站都够不上线,都得走一站地。这时来了一辆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打开车门让我们上去。我知道师父又在帮我们。我们心里想要不好好修真的对不起师父。

六、坚修大法 放下生死

七二零不长时间,我心脏突然疼痛,我就告诉孩子,如果妈妈死了,你告诉你爸,妈妈是自己有病死的,不是炼法轮功炼的,要证实法,别给大法抹黑。没有一会我就好了。

还有一次吃香菜中毒也不知道,我和孩子在家,心里难受,说想吃桃罐头。孩子说:你等着,我去买。她出去后,我就想吐。跑到水池子边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一看自己坐在地上靠在厕所门上。起来一看水池子里吐了一堆。一想可能是吃香菜中毒了,师父帮我把它排出去了。

又有一次突然在家里全身起疙瘩,满脸苍老浮肿。我知道是旧势力干扰,把几个同修找来帮我发正念。这时我要拉肚子上厕所。同修在厕所里帮我发正念。我的咽喉已经堵满了不能说话了,好象要昏迷,我就在心里想:师父救我!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安排,我都不要,不承认。就是我哪做的不好有漏,我在法中归正。就这样马上就好了。
还有一次也是讲真相回来,在外面吃碗冷面,到家刚坐下就开始起疙瘩,脸都肿起来了。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就把师父的法像门打开。我看到我身上的不好的东西走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我身上的疙瘩全部下去了,前后没有五分钟。

七、在修炼中放下名和利 过心性关

在单位里我是一个主要人物,在工作中我时时刻刻都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领导分配什么就干好什么。所以工作中三八红旗手、先進生产者、标兵等,不管是什么好事都落不下我,每年都有我一份。

有一次我领导的班组浴池晚上下班后忘记关闭阀门,热气把洗澡堂全冲了,墙皮都掉下来了。第二天早晨领导召开全处班组长、党员现场会。副处长对着我就来了,说我这不好那不好,没有的事全来了。我知道我是修炼人在过关,我就忍。工会主席、书记、领导全说他了:开现场会你怎么对她去了!说也巧,那天我就坐在中间,坐在他旁边,四边全是人,我这个脸没处放,恨不得钻地底下去。我强忍着,开完会大家都走了,我趴在桌子上痛哭一场。

过后我想起师父的讲法:“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这一关我没有过好,没有达到师父讲法的标准完全做到心不动而忍。但是我放下了名和利。虽然我当不上先進模范,我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我对处长没有怨恨,总是慈悲的对他。在心里一直感谢他对我在心性上的提高,使我在修炼中提高了一大步。可是他对我从此以后见我不敢抬头或说话,总是躲着我走。尤其他退休了,有时来厂里办事看见我就躲得更远了,怕我看见他。我看见他时总是笑呵呵的跟他招呼。同事看到我说:“他在单位时对你那么不好,退休了都没人理他,你还和他主动说话”。有些不理解。我说我是修炼人要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后来我听说他儿子要结婚,我主动去参加婚礼,他很感动。我想我不是为了参加婚礼,我是为了讲真相救人。这些年中不管是婚礼、葬礼、同事聚会、邻居聚会,我都参加,为的是这样的场合接触的人多,能讲真相救人。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这只是冰山一角。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还有很多很多,几天几夜也写不完。今后我要在修炼中勇猛精進,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