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真修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来到世上就不容易,在保育箱里呆了七天,才被确认可以活下来。

然而从我记事起,世间是冷漠的,父亲是“臭老九”,在孩子中我总是看人家的白眼,挨欺负,养成了内向、倔强的性格,就是不服气嘛。学习好,看的书多,最后自学了中医。从针灸经络到黄帝内经,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那些“高人”都是修炼有术的人,还是重德行善的人,修炼要有修炼方法。

一九九七年同事大姐拿来一本书《法轮功》。我看过之后赞叹不已:真是高德功法!就把他珍藏起来,心想以后会炼。

因为我上过假气功的当,尽管时间很短,心有余悸。其实从那个时候起师父已经管我了。九八年正月,我把法轮功功法推荐给一位身患绝症且已病危的同事大姐。三个月后当这位大姐红光满面走路生风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随后她给我带来了好几本书。我捧起《转法轮》,连续十天,利用午休一小时将全书读完,感叹道:“这是真正的科学!”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喜逢大法 全心同化

我女儿当时只有八岁。一天我指着《转法轮》问孩子想学吗?孩子想了一下说:书上照片上的人来了,我就去学。我吃了一惊,孩子补充道:我见过照片上的人。就这样,我们娘俩又一同参加了九天师父的讲法录像学习班。

孩子看到录像中师父打大手印前的金身像时,趴在我耳边悄悄告诉我:师父来了!兴高采烈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在一年中我看了六十多遍《转法轮》。修炼的前两年几乎没有什么难能挡住,念很正,提高的飞快,为以后的维护大法,证实法奠定了基础。

一天,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碰到了一对同修夫妇,我问他们到哪里去,他们回避没有回答,我也没介意。第二天晨炼,炼功点上人心浮动,大家没炼功,议论纷纷。从谈话中我知道了天津发生了非法抓捕,打伤并关押了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听到消息的人,有人進京上访去要人了。我明白了我昨天遇到的事,我没有参与议论,心里问自己,倘如我昨天知道了详情我会怎么办?回答是,我也会立刻進京要人!

证实法 救度众生

在面对强加给上亿修炼人的无理迫害与对好人的非法迫害,及对大法的肆意歪曲、诬陷中,得允许人讲话与申诉。我看了三天《宪法》,认为自己有这个权利与义务讲明真相,澄清事实,制止迫害的延续。于是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在信访办我被拦截,由当地派出所劫持回来。一路上我抱着一颗真诚的善心,向人讲述法轮功修炼的真实情况,揭穿电视、广播中骗人的谎言。

自从邪恶疯狂迫害以来,五年半时间我先后到北京上访两次,四次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在邪恶黑窝里遭受迫害近四年。那一座座高墙内的黑幕、酷刑折磨与虐杀是人类都无法想象的邪恶。有关方面的经历曾经在明慧刊登,在此不重复。

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从黑窝回来后,我第一次走上街头,看到警车都不由自主的哆嗦,绕着走。我告诉自己不怕它。转悠两天没讲一个,觉得哪儿都不合适。第三天,快到下班时间了,我还在转悠,都走不动了,看到一个摆地摊卖鞋垫的人心想一定给他讲。我凑到他跟前可就是张不开嘴,最后我只好买了副鞋垫,走了。回家时,我竟找不到路。不行!必须突破它,我开始背法。在梦中我看到自己的上下牙齿都被蚕丝一样的东西厚厚的缠住,张不开了。我明白了,是邪恶在干扰。我连续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它,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定得走出来。一段时间后,怕心没了,真相越讲越灵活,基本上是走到哪里讲到哪里,身边的人都是等待得救的众生。特别是在车上讲的情况比较多,利用自身优势对大学生和科技人员讲的较多,劝退了几百人。

二零零九年,我到深圳妹妹公司打工。小妹是董事长,因怕我讲法轮功,事先告诉我不让多说话。我体谅小妹的心境,笑着对她说:我有指导,我会把握好的,你放心吧。

小妹把我安排到合作伙伴那里,把一个棘手的活儿交给了我。一个月后我妥善的处理了此事,把双方的损失降到了最低点,劝子公司里的有缘人做了三退,并善解了恩怨。整个过程历经30天。双方原来的矛盾是很激烈的。我始终用大法做指导,晚间长时间发正念,周围没有别的同修,师父不断的点悟我,我闯过来了。

起初发正念时,头上象顶着黑锅,感觉正念都发不出去,我就是发,只睡三小时觉。渐渐的好了些,班上能接触上一些供应商,我智慧的给他们讲真相,有缘的也给他们做了三退。我告诉自己,我才是主角,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来,为大法而用的。先把自己的位置定下来,然后是得去“唱”。

一天下午我发完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来到人事部,和管人事的人聊了一会儿公司新开发的科技园建筑施工情况。那个地方大都是偏僻地方出来打工的人,到处都是监控器摄像头,真是很难见到真相资料。就在我要离开那里的前两天,我到了一个很大的公司宿舍发真相信,被门卫扣住了,看样子他也是外地人。我没有怕,具体的和他讲了,并拿出真相信给他看。他说他看过的。我让他看着我的眼睛,我告诉他:我是为了乡亲们好,是在救人。他没有动恶,但是就是不肯放我走。看得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永远都别忘记。”他点了点头。我走了,他没有再拦,看得出众生就是在等着听这句话呢!

在配合中完善着修炼 完成使命

师父要求我们都要走出自己的路。

依赖心让我摔了跟头,我走了另一个极端——不愿与同修配合,凡事自己做。可是那并不符合法。我明白了不愿与其他同修配合做证实法的事,就是执着证实自己的心没放下。看不上别人,不服气,争斗心,妒嫉心都上来了。修炼修的是自己的那颗心,师父不让我们眼睛老是盯着佛学会的人。我现在明白还有一层涵义:佛学会的人做的不好,一定有盯着他那个同修的责任。所以修炼是决不能看别人的,更不能动什么不好的念。真有什么不对,我自己这儿修好了,情况抑或有所改变。我尝试着与一位老年同修配合做资料,买耗材,做光碟,更新光碟,做文本,三年下来那个小组发放了大量《九评》和破网软件,以及各种真相资料,在救人中发挥了作用。

我的原单位是大型国营改造企业,公司退休职工有七千余人,老人较多。每天他们在街心公园、活动中心等地聚集,三点一线的生活方式使他们信息很闭塞,邪党的舆论工具是他们唯一的信息途径,被毒害很深。一听到法轮功躲得远远的,真相资料大多数不看,很多人家里看不了影碟。

怎么办,人得救啊!这时附近一位老年同修两个女儿从美国回来接母亲过年,她们带了很多份大纪元报纸,当时我们刚刚认识,她要走了,她把报纸都送给了我,并一再说谁都没舍得给。我想到了报纸,于是我们用小报这种形式,针对世人的心结、曝光邪恶,揭露迫害,紧随正法進程。一次印几百份,发放到活动场所附近的住宅区,很快产生了效果,特别是“马三家酷刑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让老百姓感到震惊。

很快我们收到了回馈信息。有人拿着真相币问我们是真的吗?中共可太坏了;也有老干部对我说:“我们知道了(真相),你还炼不炼?”我告诉他我还炼。他说:“你们一定要坚持到底!”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当自己真能放下自我人心观念的时候,我发现对先前事物的处理看法全变了,从中体会到从未有过的自在如意和轻松。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