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接上文

三、虐杀第一: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四川省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成都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被外界称为“新津洗脑班”,由四川省“六一零”和成都市“六一零”共同设立。

1065篇文章大量曝光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对新津洗脑班进行了第一次报道: “2003年4月25日,崇州市梓潼镇大法弟子小学教师郭玉芳被崇州市公安局从崇州市看守所绑架至成都市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实际为洗脑班,地址:新津县花桥)进行强行洗脑。梓潼小学教师周玉书和乡政府职员石云一起被指使到新津洗脑班协助给郭玉芳洗脑。 ”随后,关于新津洗脑班的报道不断出现在明慧网上。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有关新津洗脑班的报道共计约1065篇。

7人被迫害致死,血债累累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报道了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第一个案例:“四川省成都市大法弟子刘生乐被新都610歹徒绑架进新津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三天后即含冤去世。”截至今天,本报告统计到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死,他们是:周素琼(女,70多岁)、李显文(男,54岁)、邓淑芬(女,70多岁)、李晓文(小文)(女,67岁)、刘生禄(与刘生绿、刘生乐是同一人)(女,53岁)、谢德清(男,69岁)、王明蓉(女,53岁)。

中央与地方交叉传播邪恶的“转化”经验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了中共中央派遣所谓理论水平高的“转化高手”到新津洗脑班传授洗脑技术和经验的消息,然后在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网在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了新津洗脑班向外输出洗脑手段的罪恶,“成都市青白江区川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已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左右派出了二十多人到新津洗脑班‘学习’,回来后好迫害本公司的坚定大法弟子。”

多人遭到精神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不少法轮功学员甚至被洗脑班使用酷刑甚至精神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了新津洗脑班利用“熬鹰”等手段将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女)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五年,明慧网报道了成都法轮功学员谭绍兰(女)被新津洗脑班注射精神药物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报道了七十多岁的四川省新津县女法轮功学员李光艳老人被新津洗脑班在饭中下毒迫害。

参与活摘器官

除了精神药物迫害,新津洗脑班还参与了活摘器官的罪行。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报道了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血型配对,存在“活摘器官”可能的证据。新津洗脑班将法轮功学员押到新津花桥医院强行验血、做心电图。面对法轮功学员的质疑,负责检查的其中一个女医生竟语出惊人:“你的器官配置成功是你的荣幸。”

洗脑班处所多次扩建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发表《再曝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犯罪事实(图)》综述文章,通过图文的形式系统介绍了新津洗脑班内外具体情况。新津洗脑班自零三年建立以来,新津洗脑班的“领地”几经变迁,先是在因追随周永康积极迫害法轮功今已落马的李春城的“亲自关怀”下,将一墙之隔的“猫管所”划入;四川五一二地震后,唯一的一栋六层大楼,因内部断裂成为危房,于是成都市委将其旁边的亚非齿科技术学校合并过来,又改造装修作为洗脑班用。根据调查,洗脑班主任为李峰,副主任殷舜尧(又名殷得财),科长包小牧,成员王秀芹等。

a、洗脑班大门,b、现正在被重新拆建的非法拘禁法轮功弟子的楼房(入口大门处的外墙),c、洗脑班头目殷舜尧
a、洗脑班大门,b、现正在被重新拆建的非法拘禁法轮功弟子的楼房(入口大门处的外墙),c、洗脑班头目殷舜尧

四、虐杀第二:广东省茂名市洗脑班

洗脑班处所多次改换

茂名市洗脑班对外称“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设在茂名市七小附近,与官山市场仅隔一排水沟。表面看上去,就象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实则是法西斯洗脑班。整栋大楼有五层,大门整天是关着的,有一个门卫室。大门正面二至四楼被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每层五个房,房门,楼层门,都是铁门,且三楼窗户是密封的,环境比真正监狱还恶劣。五楼设有禁闭室。“法制教育学校”内藏有大量的手铐、警棍等整人的刑具,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08奥运会前茂名洗脑班从市七小对面搬到河西交警中队的四、五楼,所挂的“茂名法制学校”的牌子就隐藏在楼梯的墙上。

206篇文章大量曝光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发表了《广东省茂名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第一次报道了茂名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有关茂名市洗脑班的报道共计约206篇。

使用精神药物,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亡,血债累累

在所有迫害手段中,茂名市洗脑班使用精神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尤为突出。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首次披露了茂名市洗脑班使用精神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大法学员多人在头部注入不明药物,致使多人神智不清,不能站立”。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网报道了当地法轮功学员卢秀清(女,时年53岁)被茂名市洗脑班使用精神药物迫害导致失忆的事实:“610 恶人派人强行打针,破坏其中枢神经,使其昏迷不醒,输氧抢救了4天,虽醒来但已完全失去记忆,全身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副皮包骨。”二零零四年阴历五月初七日,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中坡村法轮功学员李美(女,48岁)被茂名市洗脑班注射精神药物致神志不清而死,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对此进行了报道。截至今天,本报告共统计到有5名法轮功学员被茂名市洗脑班迫害致死,他们是:李美(女,48岁)、黄玉兰(女)、杨明芬(女)、吴亦雄(男,67岁)、苏肖萍(女,54岁)。

善恶有报,原茂名市委书记周镇宏被判死缓

这些迫害,大多数发生在周镇宏担任茂名市委书记期间(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七年)。因为周镇宏对茂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以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统战部长带团到台湾访问时,被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公开谴责(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报道《广东统战部长抵台湾 法轮功学员谴责中共迫害》)。正所谓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周镇宏因为“茂名腐败案”被判死缓。

五、虐杀第三:湖北省武汉市杨园洗脑班

洗脑班不断升级扩大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青菱洗脑班是当地洗脑班迫害的始作俑者。它原本为阻止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监视居住”而设的,后衍变成为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六月,青菱红霞村洗脑班迁至武昌杨园长江大堤边,迫害范围进一步扩大,发展为恶贯满盈的“杨园洗脑班”。二零零二年武汉市610、政法委驻守此地,成为武汉市一级的洗脑班,并且在当年五月调集何湾劳教所狱警带领犹大帮教加入杨园洗脑班的迫害行列。

a、杨园洗脑班的大门,b、杨园洗脑班的铁丝网墙
a、杨园洗脑班的大门,b、杨园洗脑班的铁丝网墙

529篇文章大量曝光

二零零一年八月九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道“8月5日,三辆警车突然开到武昌大东门大法弟子王青平(音)(女)、郭长兴(音)(男)家楼下,将夫妻俩双双绑走……目前,丈夫被非法关押在青菱洗脑班,妻子被非法拘留在东西湖二支沟看守所。”这是明慧网有关湖北省武汉市杨园洗脑班的第一个报道。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有关湖北省武汉市杨园洗脑班的报道共计约529篇。

6名学员被迫害致死,血债累累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彭敏(男,27岁),因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武昌青菱看守所毒打致死。22天后李莹秀被杨园洗脑班毒打致死。截止到今天,本报告统计到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杨园洗脑班迫害致死,他们是:彭敏(男,27岁)、童慧兰(女,70岁)、李莹秀(女)、蔡铭陶(男,27岁)、胡蜀英(女,61岁)、李军峡(女,44岁)。

使用毒药、毒针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网发表了《武昌杨园洗脑基地恶行曝光》一文,第一次总结了杨园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手段。除了洗脑和酷刑折磨外,众多案例显示杨园洗脑班普遍在饭中施毒或打毒针毒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了杨园洗脑班使用“兴奋剂”迫害学员的情况:“对绝食大法学员灌食时,放进醋加上兴奋剂,使大法学员精神处于亢奋。”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再次报道了杨园洗脑班在武昌法轮功学员许家梅(女,77岁)饭中下毒的消息。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网继续报道了杨园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注射毒针的情况:“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高顺琴二零零四年曾被杨园洗脑班邪党人员残酷折磨三个月,期间洗脑班恶徒强行对她注射不明药物,并公开说这是‘破功针’。”

法外牢狱,继续迫害

另外,不少非法劳教、判刑期满仍然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到期那一天就被直接送到杨园洗脑班。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文章报道了湖北省武汉市的法轮大法学员男青年冯震,只因信仰“真、善、忍”从而历经七年冤狱,在期满当天当局强行将冯震绑架到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不得回家。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报道了法轮功学员余刚海经受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九年漫长的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到期不放人,被市610邪恶秘密转移,也不通知家人,家人只好一个个洗脑班寻找,才找到余刚海被直接从监狱劫持到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

善恶有报,多名恶首遭到报应

善恶有报是天理。胡综述(男)、陈崎屹(男)、胡善萍(女)三人都曾担任过杨园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被称为杨园洗脑班“三恶首”。这三人虽然一直以来被中共包庇,但却逃不过上天的报应:胡宗述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当场毙命,胡善萍突然精神失常,陈崎屹被检查患糖尿病,继而又发现脑内有肿瘤,卧床不起。

面对恶报不断,杨园洗脑班却还在继续作恶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了“武汉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因向行人散发翻墙软件,被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迫害,不准家属看望。”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