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材生:生命在证实大法中锤炼、升华(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接上文修炼初期,我对大法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感觉修炼是神圣的,觉的得到大法如此的幸运。当我真正实修这颗心时,我感到修炼的“难”,在剜心透骨的割舍中,我感受到了修炼的严肃。我终于明白自己在修炼中为什么会跌跟头,就是没有扎扎实实的实修自己,没有深挖并去掉自己的根本执着。

1、修去名心和证实自我的心

我的最大的根本执着是“名”,这个求名之心是我在修炼的路上一再跌倒的根源。在修炼中,不实修自己,也是因为“名”,甚至对影响自己名声的事情都要掩盖包装,把自己所谓好的一面展示给人看,喜欢听好听的,希望被别人认可。以前自己做成什么事时,会在心里隐隐觉的自己有本事,别人赞扬几句,嘴上虽然谦虚几句,心里却是很舒适的感觉。这些都是“名”心促成的,是在证实自我。我的“自卑心”和“掩盖”其实也是求名心促成的。

我性格中曾经有很强的自卑因素,所以在跌倒后往往趴在那里,不愿正视自己身上的问题,不愿意爬起来。通过学法和向内找,我发现是因为自己的“名”心走入极端,形成了自卑的因素。

正法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师尊洪大法力和慈悲的展现,我们不过是拥有肉身在世间助师正法而已,不要认为自己如何如何,那是强烈的证实自己的不正的念头。记的刚回家时,谈到自己在狱中被邪恶用熬鹰(长期不让睡觉)这一酷刑折磨时的过程,家人同修提醒我,一切都是师父在承受,千万不要有证实自己的心,当天晚上,我的身体就出现了所谓熬鹰时真正的状态:心象撕裂了一样的痛苦!家人同修围着我发正念,我才安稳入睡。我在魔窟中承受熬鹰的酷刑时,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这么痛苦。感谢同修的及时指正,更感谢恩师的慈悲苦度,师尊真的为弟子们操碎了心!师尊的慈悲与伟大是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表达的。

在宇宙大法面前,自己渺小的微不足道,做成什么事都是在师父无量的慈悲加持下完成的,没有师父的恩赐我这个渺小的生命又能做成什么呢?我们的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完成的,我们的所谓能力都是因为我们有了要助师正法的愿望,师父按照我们的愿望赐予了我们相应的能力。自己还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呢?只能时刻提醒自己是否把师父赋予的能力全部发挥出来了,是否尽最大努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2、修去怨恨心

我从小在相对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心安理得的接受着父母和哥哥的百般呵护。可是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总想着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忽视已经拥有的。我竟然因为一些琐事怨恨父母,而且在修炼过程中,始终没有正视这个心,慢慢滋养着这个变异的东西。

我自己也很惭愧作为修炼人怎么还保留着这个肮脏的心,自己也感到很苦恼,因为有面子心――名心又担心把这么肮脏的心说出来周围人会轻视我,所以始终掩盖着。一方面觉的对不起父母,一方面又在很多事情上和父母拧劲。

在一次被迫害后,父亲让我们好好向内找,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心挖一挖,但是我心里很逆反。心想:“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这些心,但是我就是不说!”父亲仍然在我面前一次又一次的说向内找,我仔细审视了自己的念头,发现这些不符合法的念头都是必须要修下去的,不能再滋养它们了。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话在嘴边说不出来,好象喉咙里堵了一个东西,但我想必须冲破邪恶的干扰,彻底解体它们,不能再受邪恶的左右,必须全盘否定旧势力在我的一思一念上的安排。

我把自己的名心、掩盖心、怨恨心统统说了出来,说出来后,我感到身体异常轻松。家人同修没有一丝对我的责怪,而是向内找,看看是自己的什么因素促成了我的怨恨、掩盖,我的最后一丝担心也解体了(担心说出来会给家人带来伤害)。

从此以后,怨恨在我的空间场彻底解体,我甚至都想不起来曾经对父母有过怨恨,好象那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离我遥远的都看不到一丝踪迹。

3、修去暴躁的变异物质

我的性格中有很暴躁的因素,别人说话或做事时,我会突然感到很不耐烦,语气马上会变的很冷淡,语言也变的刻薄,和平时的自己判若两人。其实,这个“我”不是真正的自己,当我发泄这些烦躁的时候,我的内心很痛苦,知道自己完全失去了修炼人的状态,每次这个暴躁的因素暴露出来的时候,就是自己为私的东西被触及的时候。

有一次,这个“暴躁”再一次暴露出来,家人同修没有责怪我,而是非常善意的给我指出我的不足,善意的劝慰我要珍惜每一次修炼升华的机会,不要让变异的观念支配自己。当时我心里还是很难受,不想听对方说话,可是对方慈悲的语气让我没有发泄的空间。我突然意识到难受的是暴躁的后天的变异观念,不是真正的自我,我不应该被后天的变异观念带动,在家人同修与我交流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的发正念清除自身变异的观念!

慢慢的,心里难受的感觉消退了,我闭上眼,感到身体异常的舒适,那个“暴躁”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清楚自己必须掌握主动权,不要等着它冒出来再清理它,而是平时发正念时,就清理这些后天变异的观念。我的语气、心态也逐步恢复到修炼人的状态上来。

在去“暴躁”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修炼的美妙!其实修炼并不难,就看自己想不想割舍,只要我们意识到不正的因素时,就要彻底解体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证实大法这条路上精進的迈進着!

以上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