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两妇女遭酷刑逼供 被劫持近十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吉林农安法轮功学员付贵华和孙艳霞女士被农安国保警察绑架,公安七次欲判刑构陷,法院七次因证据不足退卷,至今,俩善良妇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已近十个月。

目前,付贵华十分消瘦,孙艳霞出现肝硬化、输卵管肿瘤、心脏病、血小板低、肝炎、乙肝症状,身体状况堪忧。

付贵华女士,家住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五家子村三组,是朴实善良的农民,修炼法轮大法前,付贵华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偏头痛、肝硬化、肝腹水、神经痛等等,用她的话讲,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经常是走着走着人就失去了知觉、晕死过去。一九九六年,付贵华幸遇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她全身疾病竟不治而愈,全家人也放下了久悬的心,替她高兴。

暴力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付贵华和小女儿,以及孙艳霞被绑架到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之后,恶警对付贵华、孙艳霞刑讯逼供,逼他们承认五月十三日长春绿园区出现的法轮大法真相条幅是他们做的。恶警将付贵华锁在黑屋子里,腿用铁棍子横穿在椅子上,然后,国保大队队长唐克用半截棍子往她的臂膀、两腿上打,往右侧膝盖、两脚脚趾部位打,恶警吕明选用巴掌打付贵华的头部,持续打了半个小时时间,付贵华被打得全身发抖。直到很久以后,付贵华都筋疼,骨头疼,膀子疼,左侧膝盖疼,不敢碰,不能着床,一碰都疼。头有时发麻,有时局部疼。

恶警国保队长唐克打孙艳霞的腿,打的特别肿、青紫,在看守所,两个月才好。

十个月非法关押 身体状况堪忧

近日,家属得知,付贵华被迫害的体重由原来170斤左右降到不足120斤(在看守所无法称量体重,同监室的人目测)。

但是,尽管非法拘禁中,付贵华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在看守所一直坚持炼功,这也是她回复身心健康的方法,因此,曾多次遭到看守所的不公对待。仅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到现在:看守所的狱警以付贵华炼功为由,不让付贵华所在的监室人员自行买吃的(正常情况下,由于看守所的东西吃不饱,大家都自己再另花高价买点吃的),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天。

恶警不允许付贵华所在监室人员看电视,没收遥控器,以引起同室人的怨恨,因此,同监室一个吸毒犯人报复性殴打付贵华,付贵华大声喊叫,整个楼层都听见了。警察来了对吸毒犯人说:劝她(不炼功)行,不能动手。这件事过后,警察就把电视遥控器还给她们了。

目前,孙艳霞女士身体被迫害出肝硬化、输卵管肿瘤、心脏病、血小板低、肝炎、乙肝,已被长春第三看守所从长春劳改医院押回第三看守所。

此前,家属去找第三看守所的副所长和女子中队唐姓队长,遭到第三看守所人员的恶意录像。在家属的再三要求、据理力争下,第三看守所人员停止录像,并把已录的当着家属的面删除。

公安恶意构陷七次送诬陷材料七次退回

近十个月以来,中共不法警察构陷孙艳霞和付贵华的卷宗被从公安、检察院、法院之间来来回回的打来打去,期间,又进行所谓的联合会议,每一次,都不合常理的报到长春市中级法院,然后由中级法院,以证据不足,要对哪条哪条补充侦查为由退回。仅目前知道的就至少有七个来回。

做好人有错吗?

因为付贵华和孙艳霞均是在半生被病痛折磨、生命无望时,遇到了法轮功,从而获得新生。修炼之后,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人。法轮功叫人向善,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在这些年中共不公的对待下,法轮功学员向别人讲明事实真相,不该吗?

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没有一家媒体、电台、电视台敢公正报道法轮功被诬陷的情况,在这种前提下,法轮功学员利用一切形式向人们澄清那些谣言与中伤、诽谤,有错吗?

如果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极权统治下的中国,依然不畏强权,本着心底的良知,行使着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告诉人真相,这样的付出,不值得中国人敬佩吗?

这样的话,在公安、法院、检察院的眼里,她们也算有罪的话,那这莫须有的罪名又是什么呢?如果硬要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来作为强加的罪名,且不说“适用法律不当”,单从人性的角度讲,不知那些动辄就说“法轮功是×教”人,是否真正理性思考过:教人向善,遇到矛盾向内找,这样一个和平的团体却被中共当局冠以“邪教”的罪名,那“邪”的概念究竟是什么?中共这么做的本身不正说明中共就是真正的邪教?

十五年来,面对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拷问着每一个人的良知,谁正谁邪,人自辨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