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的两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刚得法不到两年半的大法弟子。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人——做过六次手术,仅心脏就做过三次射频消融术手术,还做过卵巢囊肿手术、宫外孕手术,二零一零年八月份竟然又得了乳腺癌。发现得了癌症,立即做了手术,又经历了化疗、放疗的煎熬。这种痛苦没得过重病的人很难想象,尤其对生命的那种期盼与渴望,是那样的令人感到无奈与无助……好在我还算是坚强的,没有绝望与恐惧,相反,不断的寻找着拯救自己的办法。

手术后回到家,我的姐姐来了。她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告诉我,大法可以救我出苦海,让我与她一起修炼。我并没有认真去理会她说的。此时我的一个同学也来到我家。我就听到她与我姐一起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几天就听她俩天天在念这九个字。有一天,身旁的丈夫说话了:“等我退休就与姐一起炼功。”对他的这话我也没放在心里。尽管让我炼功这话姐已经与我说过多次,我始终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不放心上。

虽然外表看我是冷静的,可经过了化疗、放疗后的我,内心深处毕竟不可能平静。信佛的我,也悟到了,是我前世的业太大,这世就应该遭这么大的罪。可是等我完成治疗回到家,丈夫就回外地工作去了。孤身寡影,只有寂寞与我相伴,心灵上的一种强大的压力不断的袭击着我,让我有种承受不住的感觉:看到电视上的某个镜头,想哭;一个要好的同学去了外地,也哭;一个病友去世了,她才三十六岁啊,更让我长时间陷在悲痛中不能自拔;看着三个病友的光头照片,天天以泪洗面……,那个时候我明白,再这样下去,自己非得抑郁症不可了,那病更不会好啊!于是我删除了所有与病友的合影,告诉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

婆婆早年也修炼大法。中共打压后不炼了,去信了佛。但她知道法轮大法好,也知道很多的大法法理,平时没事还背《论语》,她的心脏病就是修炼法轮功后好的。婆婆劝我说:“你修炼法轮大法吧,这是你唯一的一条路,只有这样你的身体才能够净化。你这样善良,师父会管你的。”

再联想到姐姐的劝告,我想,亲人是不会害我的。二零一一年九月,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开始看《转法轮》。姐与我一起学法,共同提高。后来才知道,这大法,不是谁想得就能得的,没有这种缘份想進还進不来呢,在这末法时期,我却能得到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真是太不容易了!太幸运了!

珍藏十二年的《转法轮》

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婆婆担心大法书被查抄,好像放在哪里都感觉不安全。我看见婆婆很为难,就说,“妈,您把书交给我吧,他们总不能到我家去搜查吧!”婆婆就交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拿回家小心的收藏起来。

要修炼了,姐说没有书呀,书现在很不好请。我说:“我有!”我就把这本在我家已经珍藏了十二年的《转法轮》宝书拿了出来,书还非常新!姐看到就笑了:“看来你早就与这本《转法轮》结下了缘呀!”

书的问题解决了,但有个改字的问题。从那天起,姐就与我开始了为《转法轮》改字。白天上班,只能晚上改。我把需要改的字全都打印出来,每晚姐与我一起改,每天改到半夜才睡觉,早上按时起来去上班。

那时我的身体还很虚弱,每天下班回家,上楼时每爬两层就得休息一会再爬,進屋就得先躺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奇怪的是,改字的那些日子,每天都是改到半夜,我却一点也不觉的累,更不觉的困,怎么改字就这样精神呢?我见证了大法修炼的超常!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了。

师尊给我调整身体

开始学习《转法轮》,每天都要读。在看完几讲后的一天半夜起来去卫生间,眩晕的站不住了,跌跌撞撞的。第二天早上起不来了,躺在床上都晕,睁开眼睛床就转。马上给姐打电话。姐来了,给我做玉米粥。虽然起不了床,但我一点也没有害怕,我知道,这是伟大的师尊在给我调整身体。躺了一上午,下午我就能起来看书了,当时,姐有些担心,怕我自己悟不到,也担心我的身体能不能挺得住。

有一天,手术的地方一剜一剜的疼,连带着后背、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原本虚弱的我,这回可好,更起不来了,没事就在家里躺着,还总上厕所。我知道师尊又在给我调整身体了。当我能起来时,还接着看书学法。姐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姐又笑了,说:“怕你受不了呢,还行,你自己悟到了。”

看了一段时间的书,我开始炼功。说来真神奇,我手术那只胳膊一直抬不起来,还肿的很粗,却一点也不影响我抱轮,平时抬不起来,可是抱轮能抱。开始有个大法弟子怕我炼不了一个小时的功,特意给我找来了半个小时的炼功音乐。小清在这里谢谢师父这位弟子,她想的这么周到,让小清体会同修之间的真情。

炼了几天的功后,我的那只做手术的胳膊和后背起了好多的泡,很痒,我尽力忍耐着,我知道这是师尊又一次给我清理身体。不久就又全好了。

学法提高心性 实修

我每周固定参加三个学法小组的学法。感觉集体学法、切磋,能使自己提高的更快。晚上有时间再与姐一起读《转法轮》和师尊在各地的讲法、新经文,炼功。

要真正做到助师正法,就得学好法,从内心一思一念到行动的一言一行,都得严格按法的要求做,时时象个修炼人一样。在个人修炼中从做好人做起,去除自身空间场中制造麻烦的一切肮脏的因素,不断升华自己,通过不断的学法,自己的思想也在不断的升华。

读《明慧周刊》,看到好多大法弟子做的真好,不少人能破网上明慧网,我也想上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网站,也想为大法做点什么。我刚这样一想,就有大法弟子来帮我了。在他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使用破网软件,上了明慧网,下载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不久又学会了装MP5,上大纪元网办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声明。至今经我手办了三退的人已经不少。看见一个个生命被救,我从心里为他们高兴!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救人这件事情,表面是我们在做,实质上只要我们心性到位,师父就会加持我们。是师父的法身救了那个人和他所代表的无量众生。真正救人的是师父和大法,但是得我们去讲清真相。小清在这里感谢师尊的厚爱,感谢懂技术的弟子的耐心帮助!

前不久,单位竞聘科长,我在这个科里工作好多年了,当副科长也好多年了,就我有资格去竞聘,好多同事都劝我,让我去竞聘。学法后自己对常人这些名利、地位看的很淡,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了正在为这个职位拼抢的那些人。

我从心底里就没有动心,在实践中提高了自己的心性。很多人都说我“真傻”,说如果你竞聘科长不就是你的了吗?其实有时傻一点何尝不是好事呢?

讲真相 救众生

刚刚得法,就想让更多的朋友与亲人能了解大法。我给一个朋友讲真相,现身说法,她对法轮大法很感兴趣。为了让她得法,我就把我新买的MP5送给了她。她非常感谢,我说:不应该感谢我,是师尊让我这样做的。她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看电子书《转法轮》。刚看了一讲半,突然肚子疼的厉害,第二天她就告诉我,她肚子疼的事。她还说她一点也没害怕,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位朋友得了肺癌。他家虽然离我住的很远,我几次去医院与他家给他洪法,给他讲述我的切身经历,告诉他只有大法能救他。但因为他的家人不了解大法真相,不配合,也就没能挽救了他的生命。

师尊说:“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2]学法向内找,我深深的认识到,还是自己对法理解的不深,没有先给他的家人讲清真相,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师父在讲法中严肃的指出:“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3]如此看来,只有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才能实实在在的救了世人。

我修炼一年多后,还没有告诉我的父母我修炼大法的事。我的父亲退休前是邪党的书记,他的中共党龄都比我的岁数大。我想,如果我说我修炼大法了,他不得与我断绝关系呀!所以没敢跟他说。

一天去看望父母,在路上就开始发正念:解体父亲背后空间场与所有对应空间场的邪魔乱鬼对他的干扰与破坏,让他明真相,做三退。上楼和他聊了一会,我就直入主题说,我现在身体这么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且已经修了一年多了。刚修炼半年,我的卵巢囊肿与子宫肌瘤就消失了;得了癌症手术后,虚弱的我现在身体多么好,你也看到啦;又让他听了不少修炼的故事,看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糖尿病晚期都好了的神奇(父亲有糖尿病),讲了身边很多修炼人的奇迹,告诉父母: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讲了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有多么残酷,都是非法的!父亲明白了,相信了。

走时我对父母说,“你俩都退出那个邪党吧!”父母很高兴的让我用小名给他俩退了。

看来救人并不难,只要你心存善念与慈悲,又有强大的正念,就能救更多的人命。

姐妹配合 找回婆婆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4]

婆婆脱离大法已经多年,但她对大法和师父还是相信和十分尊敬的,要不她也不会劝我修炼大法啊!我修炼后多次和她谈,希望她回到大法中修炼。可一提退出共产党,就不干了,再说什么也不听了。婆婆是个很固执的人。

二零一二年四月末,婆婆的肾结石犯了。我领婆婆到医院碎石。医生每天让给她输七、八瓶药進行排石,使她遭了不少的罪。输到第四天,婆婆的病又犯了。我看见婆婆跪在地上说:“让我死吧,我要死了……”我对婆婆说:“你这病可不是要命的病,是给你设个小难,你过去就没事了。”我们继续去医院進行碎石、点滴,一天七、八瓶的点。

这时姐姐来看望婆婆,劝她从新修炼,谈了一下午。姐姐走时,婆婆答应考虑一下。

晚上婆婆很早就休息了,丈夫也在沙发上睡了,我就去了小屋炼功,炼着炼着就听婆婆问丈夫:“小清呢?”丈夫说:睡觉了。婆婆就回屋了。第二天早上,婆婆起来问我:你昨晚来看过我吗?我说没有。她说,昨晚睡着后,梦见一个人進了她的屋,穿着一身白(婆婆给我买的就是白睡衣),進屋后,脸对脸的看着她,看完就走了。她就喊我:“清呀!清呀!”把自己都喊醒了。她就爬起来去找我。这就是前一天晚上我炼功时她突然问我丈夫“小清呢?”的缘由。这事让她意识到是我的副元神去看她了,想必前世有什么缘?

此梦过后,婆婆决意要退党并回到大法中修了。我真为婆婆高兴,她终于开窍了。

过了两天婆婆又犯病了,到医院做了B超。我们都看见很大一个石头在里面。她做B超时喝了一瓶水,回到家就不断的去卫生间。我就想,不就喝了一瓶水嘛,怎么总去卫生间呢?一定是师尊在帮着排结石呢。晚上,正在做点滴的婆婆突然说她没事了,好了。我心想:那就该停止输液了吧?这时就听婆婆说“给我拔了吧!”

就这样每天药不离嘴的婆婆,从此一片药也没再吃了。婆婆说是师父又管她了。我对婆婆说,师父说了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

这是弟子小清写下的刚刚修炼两年多的点滴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