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治不好的双手“角化症”炼功二十天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岁,家住黑龙江省农村,两个儿子已成婚,我与丈夫种了六亩地维持生计,日子过的比较清淡。

不想三年前(二零一一年八月)得了一种怪病:左手无名指指尖有一豆粒大的地方出现麻木、皮厚、蜕皮的现象,慢慢往手指上面(正反面)蔓延,渐渐的两个手十个手指都出现了这个症状,后来发展到两手掌,皮肤变厚、变硬,就象老年人皴裂的脚后跟的老皮,跟鱼鳞似的,两手发痒、刺疼,烦心难受。

随着不断的蜕皮,蜕一层长一层,皮越长越厚越硬,手指背面关节上下多处裂口出血,口子也越裂越深越疼,手不能沾水,特别是咸水、碱水,更不用说洗脸洗澡了。

我是农民,靠种地为生,不干活哪行,两手这样了也得干,那个疼啊真是钻心哪,没办法只能戴着胶手套遭着罪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发病一段时间,开始在当地找医生看,也没看出个道道来,后来实在坚持不了了,就到大医院看。去年十月、十二月先后两次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看专家门诊,挂一个号四十八元。头一次说是“湿疹”,第二次说是“手足癣”“角化症”,给开了十几种药膏,其中有一管一百多元钱,叫回家分早、晚、白天配合着擦,结果擦了一段时间也不见效。

我心里犯了愁,这样下去咋办哪!自己遭了罪不说,给生活带来不便,好多家务活干不了,两年多都没能包饺子,家人也为我发愁上火。

今年过了年,在山东的大姐与我通电话(她不知道我的手病),约我到烟台玩儿。丈夫说:“去吧,或许大姐能帮你找个好大夫把你的手治好。”儿子在网上给我买了往返的火车票。

二月二十六号我到了山东。一进门,大姐吃了一惊,说你怎么这个样了,跟个“灰人”似的?再看我的两手,更愣了!我姐夫也过来盯着我看,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大姐当即就说:炼法轮功吧!并向我介绍大法真相、明真相得福报和一些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

二零一零年大姐回家一趟,曾经跟我说过修炼大法的事,我二姐也炼。当时我不信,这次因为被“手病”折磨的走投无路了,所以我同意试一试。

接下来大姐帮我搓了澡,清洗了一番,而后带我学《转法轮》,教我法轮功五套功法。我很愿意学,觉着师父讲的法理句句入心。三月二日,大姐领我到学法组。几位老太太的岁数都比我大,我很受鼓舞,在一起读《转法轮》,我也轮着读。

第二天无意中发现手不痒了,第三天裂口好了,又过了两天手开始爆皮,同时手皮开始发软了,也不疼了,再往后,一天比一天好转。我高兴的没法形容,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姐姐、姐夫和学法组的老姐姐们都为我高兴。我不知道怎么感激与报答师父的大恩大德!

我在大姐那里呆了三个星期,学法炼功不足二十天,手就基本恢复了原样,只是因为蜕皮,看上去皮肤有点红润。我姐家离学法组有点远,为节省时间,期间我以自学为主,到学法组共去了三次。临走前一天,我又到学法组去了。老姐姐们恋恋不舍,看着我的变化,她们说第一次见到我,脸色灰暗,从脖子到耳朵后都黢黑的,现在变的白里透红,人很精神,真是变了一个人,说我原来是个白净人。

感谢师父给我调理、净化了身体,使我又能象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回到家乡我一定用亲身的变化和感受,让家人、亲戚朋友和乡邻们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真是苦尽甘来,不虚此行,我再次感谢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法轮功学员们真诚无私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