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翠玲被洗脑班吊铐折磨 几乎致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在各地私设洗脑班,谎称“法制教育学校”之类的名目,劫持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进行酷刑折磨和精神洗脑,强迫他们放弃信仰。黑龙江省伊春市李翠玲的遭遇就是其中一例。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李翠玲被伊春市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六一零”张虎等关押到伊春市洗脑班,多次遭吊铐,手几乎被致残,肋骨被恶警踢裂。八月十五日,李翠玲回到家后,仍数次被骚扰。

李翠玲,女,四十多岁,是吉林市人,家住黑龙江伊春市乌马河区。李翠玲修炼法轮大法前,脾气暴躁,身体不好,二零零一年,与丈夫离婚。李翠玲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脾气变好了,二零零六年与丈夫复婚,又回到了乌马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李翠玲因张贴真相,被伊春区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伊春区“六一零”张虎、刘凤春决定,绑架到乌马河看守所,拘留半个月后,又被乌马河政法委赵志峰、乌马河公安局恶警绑架到伊春市洗脑班迫害。在伊春市洗脑班,李翠玲经历了非人迫害。

遭洗脑迫害 心脏难受

在伊春市洗脑班,李翠玲被迫每天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录像声音放的很大,使李翠玲的心脏都非常难受,甚至很晚都不让休息,还有几顿饭李翠玲被迫吃恶人吃剩的饭,后来李翠玲不吃了,恶人才不再逼她吃剩饭了。

恶人每天让李翠玲坐在一个小圆凳上,有的时候就只让站着,连凳子都不给,晚上都必须站着,不让睡觉。

有一天,李翠玲要求睡觉,恶徒(其中有顾松海)不但不让,还要用胶带封住李翠玲的嘴。因为是夏天,李翠玲每天在窗户那晒得特别难受,晚上又被冻得难受,还被强迫看高声音的录像。

五次吊铐 疼痛撕心裂肺

在洗脑班里,李翠玲被手铐铐在暖气上近一个月。李翠玲的一只手被手铐铐在高处的暖气管子上,被吊起来,另一只手斜拉着铐在暖气上,脚也被用手铐铐上,不能动。因为是手铐,脚脖子被手铐勒出了很多伤痕。这样的折磨李翠玲经历了连续两天两夜,胳膊疼痛得撕心裂肺。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长时间铐在暖气管上

过了几天后,恶人们又把李翠玲双手吊铐在暖气管上两天两夜,然后,又用布袋把李翠玲胳膊背吊起来,两只脚只能沾点地。李翠玲被吊了五次,那种痛苦更是让人无法想象,那里的邪恶人员莫振山(五常市的)曾说,在这个屋里不把你弄死,也能把你弄残。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李翠玲被吊后,手麻,两只手一点力气都没有,矿泉水瓶盖都拧不开,刚回到家里时,一拿东西,手就抽筋。多亏李翠玲修炼大法,后来靠炼法轮功,身体恢复了,否则,真的要被致残了。

参与迫害人员:石姓和袁姓(绥化劳教所的),还有一个外号叫“老虎”的,还有顾松海。

喊“法轮大法好” 遭恶警殴打、谩骂

从绑架开始,到被非法关押的这两个月时间里,李翠玲都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姚姓和林副所长呵斥和谩骂。姚姓和几个看守人员把李翠玲弄到一个监控室里,威胁要上刑。李翠玲讲真相,抵制邪恶。

在洗脑班里,李翠玲向窗外喊“法轮大法好”,被石姓恶人打了嘴,慕振娟把李翠玲大腿踢紫了,一个月才好,顾松海用皮鞋踢李翠玲的脸,而且还不断地谩骂,袁姓拽李翠玲的头发,打李翠玲的脸。

恶警殴打 李翠玲肋骨被踢裂

因为李翠玲不到会议室看“央视”,被慕振娟给拉倒在地上,不断地打,李翠玲的脸被打坏了,而且一个恶警把李翠玲的肋骨踢裂了,不让李翠玲知道拍片子结果。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那个外号叫“老虎”的,曾经无数次地打过李翠玲,而且不让李翠玲上厕所,李翠玲的头发被他揪下来一大绺。

李翠玲盘腿,两个恶警打过李翠玲的嘴巴子,其中一个是踢裂肋骨的那个恶警。李翠玲刚被劫持到洗脑班时,一个叫王语辉的,不让李翠玲盘腿,他用手揉李翠玲的膝盖,李翠玲呵斥他,他说了许多难听的话,而且这样的话,他经常说。慕振娟不让李翠玲盘腿,用笔尖扎腿和脚,扎出血。

恶警企图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未遂

八月七日,李翠玲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在去劳教所的途中,伊春区“六一零”副主任刘凤春,不让李翠玲喊“法轮大法好”,打李翠玲的头脸,鼻子被打出血,后因劳教所拒收,伊春区“六一零”张虎又把李翠玲绑架到伊春洗脑班,李翠玲开始绝食抗议,李翠玲又遭到了灌食的迫害。

八月十日晚,恶人梁宝金端来了一碗小米饭和一个鸡蛋,劝李翠玲进食,而且诱骗李翠玲,说放李翠玲回家,因为李翠玲不相信他们的谎言,没过多长时间,这碗饭就被强行灌食。

当时来了三个人,有佳木斯劳教所慕振娟、鹤岗杜桂杰、齐齐哈尔姓宋的。慕振娟摁住李翠玲的身体,宋姓摁住李翠玲的头,杜桂杰用勺子戳李翠玲的牙龈,把李翠玲牙龈戳坏了,因李翠玲没张嘴,他们无可奈何地停止了这一次迫害。

第二天早上,慕振娟强行给李翠玲戴上了手铐,然后摁住李翠玲的身体,杜桂杰捏住鼻子,石姓捏住两腮,伊春市翠峦区的犹大史丽君拿勺子灌食,李翠玲根本就不张嘴。最后,李翠玲都快窒息了,从心底发出来了吼声,他们才放手。然后,梁宝金和莫振山来了诱骗李翠玲吃饭,李翠玲不相信他们的谎言。梁宝金一直恐吓李翠玲,要把她劫持到精神病院。

八月十三日,精神病院的大夫来了,给李翠玲检查身体,恐吓李翠玲,如果不吃饭,明天早上精神病院见。

被无条件放回家 恶人仍骚扰

八月十五日下午,李翠玲被释放回家。回家后骚扰不断,道南派出所吕姓曾到李翠玲家骚扰三次,伊春市“六一零”书记程向东也到过李翠玲家骚扰。之后的日子里经常有社区的人骚扰。

二零一三年八月初因李翠玲参与了法轮功学员请律师的事,乌马河政法委邵作敏到李翠玲家蹲坑,然后有警察到家骚扰,恐吓,把李翠玲的公公吓出了病,住进了医院,就是这样这些人还到医院骚扰,使李翠玲公公的病无法好转,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三年的冬天恶人又说李翠玲发台历,又到家骚扰。

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因法轮功学员的资料点被抢,乌马河公安局将成诱骗法轮功学员把责任都推到李翠玲身上,然后开始不断地骚扰李翠玲的家人,使其一家人不能正常的生活,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使李翠玲流落在外。

李翠玲的婆婆被吓得只要有人敲门心就跳得厉害,而且眼睛也不好了,总是有层膜,看不清东西。李翠玲的公公被吓得经常哭喊,李翠玲的丈夫每天一筹莫展,因孩子没有妈妈照顾,大孩子学习成绩下降,小孩子因妈妈不在家,想妈妈不爱吃饭。一个好的家变成了这个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