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走出黑狱,妻子已含冤离世

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武开礼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武开礼,因为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二年元旦前夕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后,当他走出监牢,相濡以沫的妻子早已与他天人永隔……

武开礼,一九四九年出生,妻子赵丰莲,一九五四年出生,夫妇俩于一九九六年同时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夫妇俩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抄家、关押、劳教、判刑等各种迫害。

赵丰莲
赵丰莲

狱警:直接来取骨灰盒吧

二零零一年一月,赵丰莲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底,又被警察跟踪绑架,关押期间被多次野蛮灌食,三颗牙被撬掉。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十月底,赵丰莲又被金川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绑架,二零零四年八月份被金川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赵丰莲被迫害出胰腺癌,狱警不让保外就医,竟对家人说:“再过几天来,直接取骨灰盒吧!”

直到赵丰莲到了死亡的临界点,狱警才叫家人速速接回。赵丰莲回家仅二十多天,就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那时,她的丈夫武开礼正身陷囹圄。

狱警打断他的手指

武开礼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十一月一日被绑架回金昌市,关入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动力厂扣发了他三个月的工资,最后只发二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保卫科的李超、陈宏国等八、九人闯进武开礼的家,抢走《转法轮》书籍、录音机、炼功磁带等,将武开礼绑架到武威路派出所,恶徒们把他拉成大字型,将他两手铐在暖气管上,两脚用绳子绑在铁管子上,这样铐了一整夜。第二天将他劫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三天。之后,又将他非法劳教。

在平安台劳教所一大队,武开礼遭到刑罚、奴工等折磨。狱警逼他罚站、顶床(身体弯曲成九十度,头顶到高低床中间的三角铁上),逼他干种地、拉架子车、除草、拉粪等超强度的活,完不成定额就被刑罚。武开礼还被狱警打断了一根手指,即使这样,狱警也不让他休息,还逼他干活。

大队长魏京华不让武开礼的家人探视他,家人送的吃的、日用品和钱都被警察和刑事犯私吞了,一样也没给他。

武开礼被非法劳教后,金川公司动力厂落井下石,将他非法开除。

奴役:冻土、骄阳、风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武开礼在武威市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劫持到武威和平看守所,他在那里被关押了七个多月,期间遭到狱警野蛮灌食,被撬掉了两颗门牙。二零零三年四月九日,武开礼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兰州监狱迫害。

在兰州监狱入监队的两个月中,狱警对他拳打脚踢,逼他背监规、剥大蒜,受狱警指使的刑事犯,用拳头砸他的头,又砸掉他一颗门牙。

三个月后,武开礼被转到武威监狱二大队关押,被强迫做的奴工活是手织地毯、绕线,每天超时干活,还逼迫写保证书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武开礼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转关酒泉监狱五大队。法轮功学员遭到暴力“转化”迫害,整夜不让睡觉、罚站、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狱警指使犯人们对法轮功拳打脚踢,先是十几天一次,后来是三、四天一次,还对法轮功学员开批斗大会。

酒泉监狱是农场,专干农活。在高强度的劳役中,法轮功学员吃的却是冬天冻了的白菜、洋芋、萝卜,散发着一股冻了的霉味。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不让家人送东西,缺少袜子和鞋,武开礼只好经常穿着开洞的鞋,拉着架子车在上冻的地里跑,跑慢了刑事犯就拳打脚踢,他的手和脚、耳朵都冻肿了,白天冻的疼,晚上发痒。到夏天,则是长时间暴晒,晒的身上起皮,口干舌燥;有时那里飞沙走石,法轮功学员们在风沙中劳作……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武开礼终于出狱。此时的他,被剥夺了工作,永远的失去了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