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邪淫福禄尽削 拒色诱增寿荫后(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邪淫之恶在中国古代被认为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把它列为万恶之首,被认为是逆天叛道、悖逆伦常之举。因为邪淫从未婚女子的角度看,会毁女子贞节、坏女子未来、堕女子父母名声;从已婚女子的角度看看,毁女子贞节、辱夫家名声,污子女出身;从参与邪淫男方的角度看,则受堕名毁誉、削福伐寿,妻女被淫,断嗣绝后之报。所以,邪淫之报的惨烈,也让后人悚然。

清朝福建地方有一位士子,家境平常,年少时与一富户家的女儿,定有婚约。其父终生为人谨慎,尽其所有做各种善事,到命尽寿终的时候,除了一生为子孙所积的阴德外,已无财物留给自己的儿子。士子家由是陷入困顿,到结婚年龄时只能借贷娶妻。

士子娶妻前做了一梦,梦中自己到了一处与人间全然不同的地方,青砖碧瓦、朱栏画栋,有一群女子正在绣一领锦袍,就问绣的锦袍做什么用啊,绣女说:“我们绣的是状元锦袍。”士子仔细察看,上边绣着自己的名字,由此心中欢喜,并且有了自负的心。

结婚时,富家家翁嫌弃女婿贫穷,就让自己家的女仆和女儿桃李相代,嫁入士子之家。由于该女子容貌婉娩、行止端庄,士子也就没有发现其伪。后来,士子到岳父家省亲时,听到里巷中的无赖揶揄、调笑自己是婢女之婿,不免心生疑窦。比及询问自己的妻子,才知道自己真的娶了婢女作妻。士子心中愤懑自己的妻子地位低下,心想我将来成为状元身居富贵时,一定要换妻另娶。

后来的一天晚上,士子又梦到自己到了先前梦中所到的地方,但是绣女们个个表情冷漠,锦袍上原来绣出的字迹也已经模糊难辨。士子急忙问其原因,绣女们回复说:“因为士人近日萌生弃妻的念头,所以天上的神仙已经把科举的名分改易为别人了。”士子醒后,愧疚自己的不善不净之心,誓言与妻偕老终身,后来果然科举及第。

清朝时的李登,十八岁时在乡试中获得了贡举,其后十五年间在科举场上再也没有登第。自己心中不解,就专门去找了一个叫叶靖的法师,希望法师通过入冥的方式,勘知自己科举不第的原因。于是,叶靖法师就恳求道家专管士子科举功名的神仙梓潼帝君,恍惚间看到一个神界的官吏,手里拿着一本记载李登一生福禄、休咎的籍册。

上面写着:“李登在降生人间的时候,神仙赐给了他一枚玉印。十八岁时将乡试第一获贡举,十九岁中状元,到五十三岁时将要出任右宰相之职。但是在乡试获得贡举之后,觊觎、窥视邻家女张燕娘,为达目的构陷张的父亲张澄,使其入了冤狱,科举降阶一级得榜眼,科举及第的时间往后推了十年;后来又因为侵夺自己兄长的屋基引发诉讼,再降一级为解元,时间再次被推后十年;其后又在长安的邸舍奸淫善良、正派人家的妻子郑氏,构陷其丈夫白元之罪,被降为第四甲,时间再次被推后十年;其后再与邻居室女王庆娘勾搭成奸,不思悔改、做恶不断,所有功名已经全被削尽。”叶靖把看到的情景告诉了李登,李登惭愧、抑郁而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