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性绒癌自愈 医生震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九八年末,我第三次怀孕(前两次流产),七个月时被检查患上了烈性的绒癌。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难过的大哭,因为一直非常的喜欢小孩,结果不但没有孩子,我自己也面临着生死的考验。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弟子不怕死,可是给大法抹黑的罪过,我实在承担不起啊,师父救救我吧。

我被送到医院后,医生一周内给我做了两次手术,告诉我的家人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只能先做化疗看看了,当时,我关键性的指标都已经达到临近死亡的最上线,因当时我坚决不同意化疗,医生就对我说,有一个病人,她的各项指标比我还轻的多,入院后两天,就死了。

我知道自己不会死,在医院时白天坚持看书,晚上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因我不同意化疗,之后的几天,医院就只给我做做量体温等常规性的检查。

入院的第十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我正在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突然觉的小腹部剧烈的疼痛,我心里一震,第一念就是师父要给我清理身体了。当时丈夫在医院守护着我,我告诉了他。他说好啊,那你就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忍着点。当时病房内还有3个病人,而且还有一个刚做完手术的卵巢癌患者,因为不想打扰大家休息,我就静静的躺在床上。

我感觉小腹部就象被插入无数根针一样,它们在里面撕裂和剥离着什么东西,这一忍就是六个小时,凌晨三点时,我实在忍不住,已经痛的哼出声了。大家也都惊醒了。开灯后,我看着大家震惊的瞅着我,对面病床上的大姐看到我痛苦的样子,难过的哭了。

事后,她对我说,我当时脸憋成了紫红色,头好象大了两圈,嘴唇都咬出两道血印。我当时腹部有强烈的下坠感,想上厕所。对面床陪护的大哥扶着我(丈夫去前楼值班室找当班的大夫),我根本直不起腰来,只能在地上半蹲半爬着走。当时,我又迷糊又恶心,但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吐在走廊里,大法弟子在哪都要为别人着想,不能给人增加麻烦。20米长的路走了近10分钟,在进厕所的一瞬间,我翻江倒海的一呕,腹部猛的一收缩,一大块东西从体内一下流了下来,我一下子觉的身体轻松了,剧烈的疼痛瞬间消失了。我一下子直起身来,眼泪也流了下。我在心里说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啊。

我慈悲的师父啊,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哪怕是一个小细节。就在我回身时,发现厕所的地上有一个新的带提手的塑料袋,就象是为我准备装这东西的一样。当我面带微笑,提着塑料袋回到病房时,大家惊讶极了,她们争相看我流出来的东西,满是麻点的几块小肉球连在一起的一个大肉球,她们都说比小孩脑袋还大的多啊。

清晨,医生来了,他也很震惊,就把流出的东西去做病理,并且给我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是最关键的血HCG指标从8000降到了3000(正常人是0-14,孕妇是500-600),之后的几天内,我每天都会从体内排黑血,干了后,就如同煤渣子一样,十六天,我就出院了。

一周后复查时,我的血HCG值降到了0.14。我的主治医生震惊的不行,拿他的话说,就是良性的瘤子,这项指标想恢复正常,也得两年的时间,何况我是从那么高的临界值一下子就降到了正常值,他说医学上解释不了。我们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而且我同一病房的病友们亲眼目睹了我神奇的经历,也都想看大法书。在我出院后,丈夫还特地去给他们送去了《转法轮》

我在很小的时候,去买钢笔,每次试笔尖时,也不知为什么总愿在纸上写“肚子痛”几个字,似乎冥冥中就注定了我在生育方面的业力特别大。这次魔难后,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到在一个类似手术室十分高大空旷的大房间里,师父让我看一片片黑血片,它们堆在一起足有那个房子高,在意念中,我非常清晰的知道这都是师父帮我从体内取出的,帮我消掉的在这方面的业力。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要不然,我怎么偿还这生生世世积攒的如天的业力啊。

得法修炼的经历

说起来挺有意思,在一九九六年,我的发小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还送给我一本书叫《转法轮》。当时我的奶奶正卧病在床,他告诉我说最好多给奶奶念念书,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非常明显,如果奶奶真能相信书中讲的道理,没准病会好起来呢。

书拿回家了,一直放在书架上,没有给奶奶读,因为受无神论的教育,我实在无法相信念念书和炼炼动作会使人好病。但出于好奇,我偶尔会翻翻书,觉得书中讲的挺有哲理,有点象大学里学的哲学,因为没系统的看,所以书中到底讲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三个月后,奶奶去世了,灵堂上摆放着奶奶的照片,那是她病重时亲自挑选作遗像的,非常的奇怪,照片放大后,不知怎的大家都发现了奶奶的脸颊上有颗大大的泪珠,当时跟男朋友关系发展的很快,已经谈婚论嫁了,未来的公婆都是大法弟子,所以这期间一直给我讲他们的修炼体会,我也开始读《转法轮》了。

因此,当听到亲友们的议论后,我突然心里一紧,直觉让我感到奶奶是因为没读到法轮佛法而遗憾啊。我很后悔,自己得法晚,对法没有深入的认识,让一个生命与大法擦边而过,却未闻到佛法。

从那开始,我很珍惜得法的机缘。我们结婚后,我的父母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刚结婚后的一段时间,我和丈夫住在我父母家。回想起来,觉的那段时间是我们经历的最幸福的日子。每天下班,一家四口人匆匆的吃过饭后,就去学法小组学法,早上四点半,我们去附近的炼功点炼功。每天充实而又忙碌,我们都觉的自己有所提高。

而且每天集体学法后,大家还互相交流修炼的体会,谈遇到的心性关是如何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去掉执着心而过关的。一些同修在修炼中无法顺利过关时,也会在学法小组中谈谈自己遇到的困扰,大家会帮助他(她)们在法上悟悟是该去哪颗心了。我们都觉的能修这宇宙的根本大法是多么的幸运。

得法之前,我一直为自己的工作而苦恼着。我大学本科毕业,在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因为没有门路,没有上层关系,一直在做最底层的工作,而且一干就是几年。而和我同批参加工作的大学生都调到上层机关工作去了,只剩我一人在最基层。得法前,我一直心里不平衡,工作上也很消极,得法后,我心态变的平和了,不再怨天尤人,对工作也很钻研,那时我就是觉的心里高兴,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在人中首先做个好人, 踏踏实实的工作和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