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山义女卞晓晖“探父蒙难”看古今对比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中共当局经常自我标榜“现在是中国历史人权最好时期”,在中共侵犯人权迫害良善的恶行举世皆知的大背景下,中共强词夺理的潜台词无非就是“我是坏,但我比过去古代那些皇帝对老百姓还要好一些”,那么是这样吗?皇朝已经逝去,世代已经变迁,好在还有连中共都承认的正史,记载着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一个个片段,让我们能够追忆历史人物的真实形象,对比评价古今的是是非非。

既然评古论今,那么自然要看看当今中共都干了些啥,2013年12月12日,欧盟议会通过了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决议案,让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上。当然中共对此是抵死不承认的。那么我们先撇开这件事不说,最近发生在河北石家庄市的一起绑架探父弱女的事件,却给国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古今对比的机会,这个当局无法抵赖有图有真相的鲜活例子,可以让我们看看在中共统治下,“中国历史人权最好时期”究竟发生了什么。

稍有文化之人都应该知道一个历史典故,缇萦救父,这是历史上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记得小时读过的文艺书籍中,还特意记载了孝女缇萦救父的感人故事。缇萦的父亲因被人诬告要被处以肉刑(伤残身体的刑罚),缇萦以一个少女的柔弱之躯毅然赴京向汉朝皇帝陈情(用现在话说就是上访申诉),当时的汉文帝被缇萦孝心感动,赦免了缇萦父亲的肉刑。虽然这则故事的细节逐渐淡忘,但这个以喜剧结局收尾的义女故事以及两个不常见汉字“缇萦”还印刻在脑海中。

时间飞逝,转眼千年逝去,在河北唐山市,又出现一位义女卞晓晖,其孝心可称当代“缇萦”,而在黑暗虎狼现实中的舍身勇气纵“缇萦”复生恐也自愧弗如。

既然可称当代“缇萦”,当然就得要先说说卞晓晖的父亲—唐山老师卞丽潮。这位父亲也没有犯罪,他是一位实践“真善忍”的好人。他因为坚持信仰而被投入了黑狱并经受苦难。

从2006年开始,旨在弘扬中华5000年神传文化的神韵艺术团每年在全世界巡回演出,全善全美、高贵典雅的现场演出震撼了各国、各民族的主流人士,受到高度赞誉和评价,被称为“世界第一秀”、“一生中必须要看一次的演出”、“中国人的骄傲”。

遗憾的是,神韵却不能来大陆演出。为让中国大陆民众观看到堪称壮丽诗篇的神韵演出,法轮功学员们自费刻录了神韵现场演出的光盘免费赠送给百姓们。由于神韵演出的高雅和中共党文化的丑陋低俗对比是如此鲜明,中共畏之如虎,不断骚扰、绑架义务发放神韵光盘的法轮功学员。2012年2月25日,中共河北省当局因怀疑卞丽潮制作神韵光盘,绑架了他并冤判大刑12年,卞丽潮被送到石家庄监狱遭受迫害折磨。

2014年3月,听闻饱受折磨、身心每况愈下的父亲生死难料,心焦的卞晓晖和妈妈周秀珍赶到监狱要求探视父亲,却遭到监狱百般无理刁难,任凭如何苦求,监狱就是不让见,万般无奈之下,忧心父亲生死的女儿毅然在监狱门口打出横幅“我要见父亲”,引来路人和围观者的问询和唏嘘叹息。

不知道近期监狱对卞丽潮做了什么,抑或是卞丽潮身体真的出了事,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诉求,心虚的监狱不但就是不答应卞晓晖见父亲,竟然还勾结当局绑架了卞晓晖、妈妈周秀珍以及另一位仗义陪护的法轮功学员陈英华。

23岁的女孩,在石家庄监狱门口彻骨的阴霾中以柔弱之躯打出横幅,仅仅是“我要见父亲”最人之常情的几个字,在中共治下的恐怖现实环境中,竟然好像发出一声刺破黑暗的呐喊,让邪恶势力惊恐,真不知手握国家重权的他们怕的是什么,怕到马上就绑架了这位年少弱女和陪同亲友,好心人记录下来的以下两幅现场图片展示着柔弱善良与蛮横傲慢的对比反差,以至更多的文字描述都显得多余。不知现场以虎狼之势围住弱女的警察们是否也有视如掌上明珠的女儿?当你们的儿女看到这幅图片中你们的虎狼之姿时会如何看待你们?是否还会把你们当作高高在上的崇拜对象仰视你们?

古有缇萦救父感动皇帝赦免有罪父亲,今有弱女探视蒙冤父亲却同样身陷囹圄,这可是发生在当代中国、发生在河北省、发生在石家庄市的活生生现实。自称“现在是中国历史人权最好时期”的当局,掌握全部国家机器,却害怕一面小小的横幅,绑架欺凌孝父弱女,不知是否还知道有羞耻二字?

在此,我们给这起匪夷所思绑架案责任人一点建议,做人要有底线,做事要有退路,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应仔细考虑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现在应该怎么办?在此,我们呼吁当局有关人士,请立即释放孝女卞晓晖和她的亲友,给你们的良心一个交代,给国人一个交代,给世界一个交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