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顾宗兰女士的遭遇:七遭绑架三送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今年六十九岁的顾宗兰女士,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为人也变的宽容大度。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顾宗兰老人七次遭绑架,三次被关洗脑班。以下是她自述其遭迫害经历:

我叫顾宗兰,女,今年六十九岁,家住昆明市东川区石羊村二社,在家务农。曾经的我可是里外皆知的厉害人,奉行的名言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因此家庭里、邻居间,大家都了解我,对我退避三舍,一般情况不敢惹我。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获得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按照“真善忍”法理归正自己,再也不得理不饶人,而是宽容、忍让,大家都看到了我的变化。

集体炼功遭绑架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在一九九九年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们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去东川区电影院门前炼功,被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晚上才让我们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我去东川区南郊路发真相材料,被三个人举报到东川区公安分局。第三天,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张新海、达贝派出所的陆家川、李文学到我家,问我资料从哪里来的、发过几次真相,我没配合。又过三天,这三个人和一个女便衣闯到我家非法抄家。六天后,张新海、陆家川等人把我从家中绑架到东川区木树朗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诬陷我扰乱社会秩序。

陆家川等还向村里的人打听我的为人,没想到,村里的人都说我修炼大法后人变好了,法轮功确实好。他们只好走了。

三次被关洗脑班

我曾几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邪党人员在炎山村公所办洗脑班,强迫我们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我记的有我和我丈夫许绍青、王贵荣,达贝的王建民、康建祖夫妇,康吉友、洪芳莲、许绍英等。

二零零二年,邪党人员又在集义村公所办洗脑班一天,这次绑架了我们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还是逼迫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光碟。这次有我和我丈夫许绍青,王建民、康建祖夫妇等。

二零零三年,洗脑班的地点在东川区邪党校,绑架了我们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迫害了七天。每天早去晚回,除了逼迫我们看诽谤污蔑大法的资料,就是威逼利诱让我们转化,放弃修炼大法。这次被绑架的有:石羊村的许绍珍、许绍青、许绍英(我老伴家姐弟三个)、王娟娟、姚佳丽、严道光、李方珍、王贵荣,拖布卡镇吴金奎、马定香、吴金安、陈金书、胡自正、胡自良、李德芝、吴朝云等。

我发小册子 全家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八月的一天,我出去发真相小册子,发给了一个沙坝片警叫周明,他当时就不让我走,叫我跟着他去,这时我女儿下班回家的路上刚好看见我。之后我被拉我到岗亭里去,那时我三个儿子、儿媳妇、我女儿、我丈夫都来了,他们和片警发生冲突,警察竟把我女儿关到新村派出所关了一晚上。让我和儿子、媳妇、丈夫等人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新村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十多个人到我家,又把我们一家人都带到新村派出所,关到第二天凌晨三点钟,警察还扬言说本来要将三个儿子每人关十天。最后勒索我儿子一千五百元钱。在我们全家被关在派出所的时候,警察私自闯入我家,非法抄家。

我女儿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在被关押期间抽搐,警察不敢关了,她又被送医院住了一天一夜才回家。

集体学法 遭绑架拘留

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下午,我去法轮功学员郭友芝家集体读《转法轮》。下午一点多,巧家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彭洪春、邓仁飞,东川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光林、黎正清等人七、八人闯到郭友芝家,将我们在场的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分别绑架到达贝派出所、碧谷派出所和新村派出所。我被警察黎正清绑架到达贝派出所。

我被带到达贝派出所后,警察刘洪对我非法审讯,问我来干什么,有几个人,几点来的。我都没配合,后来警察说要对我拘留三天,让我签字,我没签。之后我被带到东川区第二医院体检,强迫抽血、做全身检查,体检后又回派出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九月五日早上他们将我关进昆明市看守所,诬陷我扰乱社会秩序。直到九月三十日才让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