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是我该提高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和同修一起工作相处几年了,可是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时常发生矛盾。严重时彼此几乎都是反目成仇。在去年快到年底的时候,另外两位同修间出现了矛盾。她们都来和我交流。表面上我是在帮助别人,可是在实质当中我发现自己隐藏着很多为私的不正的因素。是我在法理上应该升华了。

为了提高上来,为了彻底的解体我们多年来的这种不正确状态,为了不给另类一切不正当因素的市场,我决定先从她们中间分离出去。当我真正这样去做的时候,发现自己首先需要突破的是情面心。当冲过这一关时,我又发现自己又在面临着其他人的不理解。当我带着压力闯过这个名利心后,我又发现从自己的心底冒出一股无名的恐惧,在这颗心的驱使下,我又出现了顾虑,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彷徨中有时不知何去何从。每次在我的意志出现摇摆时,一抬头看见领导在向我做出鼓励赞许的举动。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就变的充实和坚定。(事后我理解这是师父在加持弟子往前走。)紧接着我找到了无名的恐惧的背后隐藏的是怕被人孤立的人情。当我找到这颗执着心后,我又看到了自己一大弱点就是害怕人,在它的带动下,自己被名利情包裹的唯唯诺诺,做事情瞻前顾后。为了不被人们孤立,还表现出对人很热情的伪善;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怕人耻笑,又会装出不在乎的样子。我想这也是旧势力形成的一条屏障,消除它会出现一个新的广阔的世界,帮助更多人得度。

当我的这次修炼历程走到此时,我发现自己周围的环境开始出现变化,很多以前自己感觉格格不入的世人开始主动与我表示友善了,而我也从心底发现这些生命的珍贵之处,自己的心开始变的宽阔。再回过头来看看以往的自己,对“人”的理解范围窄小的可笑又可怜。同时我在救度世人中又多了一份正念,并且又有不同的新的生命被救了。

然而在我的心里,对另外几位同修心态依然没有改变,那份无名的抱怨与不理解越来越突出,真的是积怨很深。晚上在梦里和对方出现厮打,还气的哭醒过。白天在一起工作时越看越不顺眼,越想越气,每天都过得很不自在。然而在这压力与苦中唯一能支撑我的只有一个信念:矛盾中是我该提高了。

为了找出并解体那个阻碍我们整体提高的东西,除了集体学法外,我每天晚上依旧坚持抄法,尽量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这期间矛盾中的同修们都对我表现出了她们的善,可是并没有消除我的不满情绪。我努力的去迫使自己不去看同修的一切表现,不被带动,然而事情并不是想的那么简单,我对同修的怨恨不仅越来越重,十年谷子八年糠的都返上来了,心里感觉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痛苦的几次想辞掉工作,想离开那个环境,也哭过好几场,可是我却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百分之百的是自己要提高了。

万般无奈之下,我真切的恳求师尊指点迷津,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要修去什么。当晚我就梦见一个人很严厉的指着我与几位一起工作的同修说:“你们在争什么!”我还做出不让人说的举动。当我醒来后,意识到这是师父的慈悲指点。神奇的是,原本愤愤不平的烦乱心情一下子变的平定下来。我想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与此同时我又反复看了几遍《明慧周刊》同修写的交流文章,“从不会修到精進实修”,我也学着做。开始时发现自己存在着妒嫉心,可是有点不愿意承认,还想去看别人的不足。于是我就努力的排斥它,和它斗争,否定它不是我,是妒嫉心,声明不要它。反复几次,这种思想就消失了。

其间我还从自己思想反映中看到了其它的人心,我都按照同修的做法使它们逐渐的消失了。紧接着我又把自己的思想当电影看,从中去找师父指点的执着。就这样看啊看的,我终于抓到了一个思想:你不实修,只会做表面的事,尽是伪善,别人不知道还认为你好、对你还挺好。

我一看,这不是带着观念在和同修争名夺利吗?当我找到隐藏在我身上的这颗争名夺利的心后,我发现以往与同修所发生的矛盾大多都是因为这个执着而出现的。接下来神迹再次出现,我感受到纷纷扬扬的几乎都是沸腾的物质从自己的空间场中象退潮般“哗”的向后逐渐的退去并消失。我感受到空间场出现了从没有过的宁静。因此我的心也比以前开朗了,就在那一刻,我对同修的抱怨几乎都消失了。晚上学法改字,我又从师父的法中找到了同修这种做法的依据。

就这样我继续向内找,还发现自己在工作中与常人存在着争权夺势的心,找到这颗心后,我感觉自己的心变的比以前洒脱了。顺着自己的思路我还发现存在自己身上争强好胜的心,还有争高低对错的心。

接下来玄妙的是,深层的我越来越感受到有一个物质团等我去解体,有一个新的法理等我去认识。可是表面的我却越来越糟糕,例如,对丈夫同修口出脏话,对矛盾中的同事(同修)可以说是到了怨恨至极的地步,感到无法面对,最终选择了离职,决心回家学法解体那个困扰我的物质团。

可是,当天师父利用世间正的因素安排同修叫我回去继续工作,而且同修告诉我她昨天梦见我去找安排某个迫害的根源,并且平安回来。当我再次从中得到了师尊的鼓励后,又站在为他的基点答应下来继续回去工作。并作出决定,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一定能完全提高上来,一定要解体那个笼罩在我和同修们之间的不正因素。

那天上午我呆在家里学法炼功发正念,可是依旧没有突破的感觉,于是下午我又分别去找两位老年同修,把自己心里所有的问题都说出来,目地是想让同修批评自己,因为我太想提高上来。从同修家回来,我的心比先前舒服了许多,可是依旧没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晚上抄完法,我想起了师父的《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于是起身拿起静心拜读。当我看到第二自然段的时候,我的思想开始被师父的话逐渐的吸引,并逐渐的渗透到全身心,感到自己有了定力。仿佛一下子都明白了,可是又说不清。当时我对同修的怨恨即刻消失。最真的体会是我终于爬上来了!

当我再次回到单位,望着同修的背影,不仅热泪盈眶,体会到同修们都很辛苦,真是修的不容易!和善良的同修们又和好如初,只是我没有了抱怨,多了一份理解。

接下来我又進一步的学会了从同修的表现看自己,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不拘小节和不检点的执着,并且还在人之上,总是喜欢对别人指指点点。心想怎么去呢?这时我又利用同修的表现促使自己去在法上看问题。就这样,我感到自己的思维又开阔了一些,又解体了一个“自我”和在人之上的心。我从心底体会到同修们的各种表现都存在我提高的因素。

我今后一定努力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1]“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1]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点体会。但愿这次交流能给同修带来一点启发。如有不足之处,敬请指点,我今后一定更加努力修正!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尊敬善良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