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淳朴农家老太太不应有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近八个月的时间音讯全无,家人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姜连英的下落。家人从上午一直挨到下午,经过三番五次的交涉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终于见到了她。

现年七十岁的姜连英见到家人,就迫不及待地打听百岁老母身体的状况,家人担心她承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她母亲离世八个多月的噩耗……

一、省长下令,5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开始,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在三、四天时间内,绑架了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据悉,二零一三年过年时,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的王宪魁在哈同高速公路依兰至宏克力地段,看见跨线桥上悬挂的“法轮大法好”、“法办周永康”等内容的标语和用彩色漆喷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后,恼羞成怒,直接下令黑龙江省公安厅长、省政法委副书记孙永波立案追查。

依兰县公安局
依兰县公安局

依兰县公安局、方正县公安局,事先对依兰县内、达连河镇、三道岗镇、道台桥镇、团山子乡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先拟好的名单,由黑龙江省公安厅技术处处长亲自到依兰县指挥,通过特务手段获取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号码,每半个小时一次跟踪定位,对不知道其手机号码的法轮功学员,就到住家附近蹲坑,当晚六点,依兰县及周边的方正县、通河县等地的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同时统一行动,当晚就疯狂绑架了三十多人。几天时间,在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一共连续绑架五十人。

团山子村委会
团山子村委会

当天晚上,团山子派出所的警察把年龄已六十九岁的姜连英老太太从家中绑架,家中撇下一百零三岁的高龄老母和六十八岁身体不好的丈夫无人照料。姜连英被绑架后,家人一度不知她的下落,三天后,四月一日下午才知道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姜连英丈夫怕百岁姜母承受不住打击,一直都不敢告诉姜连英被绑架之事。在三月三十日早,百岁老人见不到女儿踪影怀疑她被中共警察绑架了,因为九九年以来姜连英被绑架劳教两次,所以姜母平时很担心女儿再次被绑架。看女儿不在家,心里着急上火一连四、五天不吃不喝身体虚弱,整天唉声叹气,老泪纵横、默默地哭泣,望眼欲穿地盼望女儿回家。

团山子派出所
团山子派出所

好心人到姜连英家说:让所长向县公安局汇报:家有这么大岁数的老人都不应该抓了,我家也有这么大岁数的老人,老人一天看不见我都想得不行。

家人担心姜母身体出现危险把她送到县医院检查身体,其实老人身体根本就没有病,是惦记女儿急的吃不下饭。姜母原来在安徽姜连英的老妹妹家,后因姜妹身体不好无力照顾好老人,姜连英去安徽把母接回自己家已四年多了。姜连英一百零三岁的老母在她的精心侍候下,身体非常硬朗,不但生活能自理,夏天还能独自到户外乘凉。

姜连英被绑架,只剩下老伴一人在家无力照顾好老人,所以才迫不得已地把老人从黑龙江送到安徽。长途跋涉、一路颠簸,老人家身心疲惫,虚弱不堪,心里还时时牵挂着女儿的安危。年过百岁的老人怎能经得起这么折腾……老人带着疑问、不解、焦虑不安,牵肠挂肚的思念女儿之情,最终在安徽含泪离开了人世。

二、从干不了家务到放二百多只的羊群

姜连英老太太,家住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是一位典型淳朴善良的农村妇女。一九九八年九月份有幸修炼法轮功,使体弱多病的她重获新生。

姜连英从小就弱不禁风,结婚后更是一身病,全身麻木、冠心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浑身无力等,什么活儿也干不了,连家务都干不了,生活重担都压在丈夫身上。

一九九八年九月,姜连英修炼法轮大法后,仅两、三个月的时间不但全身的病都好了,家里、地里的庄稼活儿都能干。还能放羊,有时放二百多只(两家)的羊群。放羊可不是谁都能干的活了,因为放羊一天下来得走几十里的路,她带着干粮、早出晚归,却不觉的累。即使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

三、两次劳教迫害

姜连英老人非常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九九年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她由于讲法轮大法好的事实真相、揭露对法轮功的迫害,先后两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四年零三个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屈辱和酷刑折磨。

姜连英老人自述被迫害的经历说:“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等在那里的便衣警察带走了。后来我家乡的团山子派出所和乡政府去人,非法把我押解回来了,直接送到依兰县看守所,后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

“我在看守所期间,我村村长于德兰带着村上的人,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带着派出所的人,乡政府的书记带着乡政府的人,三伙人合到一起,好大一帮,窜到我家,逼我的家人掏五千元钱,说是上北京抓我的费用。我的家人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他们就要赶我家的二百三十只羊(其中有给别人家放的)、一头大牛、两头小牛。当时羊的价格是三百多元一只,他们打算抓了羊之后,以一百元一只的价格拍卖。有被谎言蒙蔽不明真相的村民就想要买,也有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这帮人的土匪行径,却敢怒不敢言。我丈夫被逼的没有办法,到亲戚家借了五千元钱给了他们,才算了事。

“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恶警王恩光、王中华逼我写‘三书’,不写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因上饭堂吃早饭没报数,刑事犯吴海英对我拳打脚踢,用胶带把我的嘴粘住,用绳子把我吊在床上。当天大队长武金英把我关进了小号,被男警察用绳子吊在铁门上,他们打我嘴巴子,用脚踢、用电棍电我。”

二零零三年十.一前两天,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命其手下将在家中的姜连英强行非法绑架、抄家,抄出几份大法经文和真相资料,在派出所强迫她烧掉,姜连英不烧资料,张焕友就恼羞成怒把她送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劳教三年,送至万家劳教所。姜连英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折磨得经常咳血,不能吃饭身体出现危险。万家劳教所怕担责任让其保外就医,依兰县“610”让团山子乡派出所出示担保,但张焕友视生命如草芥、置之不理,拒绝给办理相关手续。

姜连英老人自述说:“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我去大甸子放羊走了十几里路刚到家准备做午饭,团山子乡派出所的警察来到我家说,‘来运动了,找你到派出所唠唠。’我不去,他们就强行把我推上警车。回过头来他们又到我家抄家,搜出两份师父的经文,就以此为‘证据’,拘留我四个月。后来又把我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三年。期满,又超期关押了我三个月。

“在万家劳教所,恶警于方莉(女)、科长姚福昌叫我宣誓骂师父,被我拒绝。他们把我弄到管教食堂罚蹲,我不从,他们就对着我的脸上、身上拳打脚踢,打累了,又叫我坐老虎凳,用电棍电脸部、胸部、身上各处。就这样折磨我两天一宿,直到我休克、抽搐,不省人事才罢休。

“二零零四年黄历五月初四,有关的‘领导’到万家劳教所搞所谓‘慰问演出’,恶警在台上诽谤李老师、诽谤大法,我请恶警住嘴,叫他们还我师父清白,并喊‘法轮大法好’,一群恶警、管教几十人一拥而上把我拖到十二队车间,对着我的脸、头部、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而后又把我弄到三楼集训队坐铁椅子。姚福昌用电棍电我的脸、头、胸部及全身各处十多分钟。让我坐了七天七夜的铁椅子,昼夜由刑事犯看着,不让睡觉。吴科长穿着大皮鞋,猛踢铁椅子,把铁椅子踢翻了个……”

四、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团山子派出所的警察把当时已六十九岁的姜连英老太太从家中绑架,后构陷所谓的“案子”迫害。

姜连英三次被绑架迫害,家属深知中共的邪恶,深知依兰县政法委、610、公检法的人根本就不讲法律,流氓成性、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所以家人不惜出重金为姜连英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七月中旬,依兰县法院通知姜的代理辩护律师于八月六日开庭。律师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八月五日匆忙赶到依兰县时,法院又打电话告诉律师不开庭了,什么时间开庭另行通知。不难看出依兰法院此举纯属是戏弄律师、出尔反尔。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依兰县法院对姜连英一人非法庭审,庭审中检察院公诉人宁岩说:在你家搜出四百多张神韵光盘、三百多个真相资料是宣传法轮功的。宁岩被姜连英的代理律师质问的哑口无言。在非法庭审结束时,姜的辩护律师说: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讲,姜连英有一百零三岁的高龄老母亲急需照顾、姜连英的丈夫还身体不好应该马上无条件释放。然后姜连英义正词严的说:我修炼法轮功无罪应该无条件释放我。然后法官张安克紧接着也说了两遍:家里有一百零三岁的老母亲,是应该无条件释放。

非法庭审结束了,可姜连英老人不但没有被释放,还音信皆无。

开庭前,姜连英的女儿因没带身份证,家离法院六十多里地,怎么恳求安检门的警察,警察也不让进,后来就一直站在法院门外流泪。有好心人上前询问,姜的女儿说:妈妈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怕熬不过去,家中姥姥已一百零三岁,爸爸也身体不好,都急需妈妈的照顾。

一个月后,家人从律师那里得知姜连英被冤刑三年。家属多次给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打手机询问,张安克不接电话,家属也不知道姜连英的下落。

在中共政法委、“610”的指使下,依兰县公检法机构先后五次对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孟凡影、左振岐、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徐峰、李大朋、张惠娟、段淑研等十四人进行了一连串的非法庭审,先后非法判刑,刑期从三年至十三年。

五、音讯全无,百岁老人悲愤离世

一百零三岁的姜母带着悲愤和骨肉分离、痛彻肺腑的一颗破碎的心,遗憾的、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了双眼,临终前也没见上女儿最后一面。

非法庭审后,近八个月的时间音讯全无,人究竟在哪里,身体状况如何,都不知道。姜连英被绑架时穿的是棉衣,春夏秋冬都过去了,也不知道她的衣食如何……

家人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姜连英的下落。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上午,姜连英的丈夫、女儿一行四人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女子监狱气氛非常紧张,办公楼都在院里门口设岗,谁也进不去。门卫登记的是一个五十来岁杨姓女人,态度蛮横,让家属出示身份证、户口本和入监通知书。家属只带了身份证,并向她说:我们没有收到判决书和入监通知书人就失踪了,我们到处打听她的下落,后来这里边有人回去说在你们这,我们不知道需要带什么证件就从六百多里地的家坐车到这来了,来一次很不容易,我爸腿脚还不好。杨说:不行,这是规定,不能证明你们的身份绝对不能让你们进去,你们回家拿来户口本回来再看。你们还不算远,齐齐哈尔、呼和浩特的没带户口本都不让进去;还说:就算我让你进去,狱政科也不能让你们见。家属说:你做点好事让我们进去就行,我相信到里边能行,我家人都失踪了,你知道我们有多着急?实在不行我们就去监狱管理局找。

僵持了一会儿,最后杨才同意让姜女儿独自一人进去。狱政科态度特别不好,说没有和姜连英的亲属关系证明就不让见,女儿在狱政科呆了好长时间也没让见,女儿只好从狱政科回到门卫,后来家属用手机把户口本图片发过来之后狱政科才允许接见。

姜连英六十九岁的老伴,住在空荡的家中,为了打发孤独寂寞、凄凉的漫长时光,经常推着三轮车出去捡废品。象姜连英老人这样,只为了炼功,就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庭在全国有多少?

姜连英的老伴孤苦伶仃一人坐在在家中
姜连英的老伴孤苦伶仃一人坐在在家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