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炼案”再审 两人昏倒 一人躺着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大东区法院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十六日两日再次对“沈阳跨省绑架案”中的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因两位被刑求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昏倒,法官随口宣布“另案处理”;另一位受害人身体出现严重异常,被法官宣布为“身体健康”,让半躺着开庭。

所谓“沈阳跨省绑架案”,发生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天,警察先后在沈阳火车站和夏芳园公园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理由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参加晨炼或有可能晨炼。随后此事被构陷成“F321”跨省大案。据悉,这次绑架行动是直接由“中央督办”,沈阳市“610”主抓,跨三省六地。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沈阳大东区法院对“晨炼案”中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由于程序违法,遭到辩护律师的抵制,加之法轮功学员付辉因遭刑讯逼供,开庭前休克,当日庭审被改期到四月十五日。

法院“公开审理”成骗局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早晨开庭前,沈阳大东区法院附近街道布满了便衣,出动二、三十辆警车,如临大敌。

早八点三十分,法院三楼能容纳五十四人的大法庭却仅限每个当事人的两名家属进去旁听;其他亲属不让进,而且旁听席上的五十四个座位,都被社区和其他不明身份的人坐满了,只剩下零星几个空座位。所谓的“公开审理”成了一场骗局。

两人昏倒 一人高危

四月十五日上午开庭前,遭受长达一年多关押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刘占海,昏倒在法院,心率160。下午四点多庭审期间,法轮功学员武秋彦昏倒,高压204,低压140,心率100多。

刘占海、武秋彦的律师基于两位当事人的身体异常状况,一直在要求延期开庭,但法庭方面不予采纳。法官陈壮威竟然当场口头宣布将刘占海、武秋彦另案处理。

法轮功学员李玉萍在沈阳看守所被迫害严重,一直是高危病号。在十五日上午的非法庭审中,她坐不稳,身体往一侧歪,胸闷气短、说不出话。其他当事人的律师要求给李玉萍检查身体,建议休庭。约于十点三十分,法院人员把李玉萍带出法庭,后又将她搀扶回来,法官陈壮威遂宣布说:“李玉萍身体状况良好,继续开庭。”法庭给李玉萍加了一把椅子,让她把腿放在椅子上,半躺着开庭。

受害法轮功学员:所谓庭审是走过场

四月十六日上午庭审中,几名公诉人声称法轮功学员公开炼功有罪、并给法轮功学员扣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但呈堂的所谓证据,没有一样能站的住脚,都被辩护律师一一驳倒,几名公诉人被律师驳的无言以对,坐在都耷拉着脑袋。

接下来是法庭上几名公诉人提供的所谓指控“证据”,车轱辘式的宣读“证据”,法官和公诉人走完程序就准备宣布“定罪”。面对法官和公诉人的法盲表现,律师们说:“我们再继续和你们辩护下去就等于支持你们犯罪,浪费国家资源。”律师向当事人家属提出可以结束本次庭审,从新聘请律师辩护(为了制止非法开庭,从新启动程序维权)。几位当事人家属当庭表达了对律师的肯定和感谢后,同意辞退现任律师,聘请新的律师辩护。因为当事人家属有当庭解聘和再聘请律师的权利,法院方面竟然公然践踏法律,法官陈壮威当庭表示不允许再聘请律师,在五位律师和第二辩护人全退庭的情况下,仍一意孤行继续非法开庭。

四月十六日下午庭审中,法院方面在律师和第二辩护人全退庭的情况下,公然违法,完全在按照“上级的指示”在走过场,并说根据不同的情况,判3-7年,另行开庭。法轮功学员刘金霞、李玉萍、高秀芬、刘亚荣、臧玉珍都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受益情况。臧玉珍并直截了当的揭露中共公检法借法律手段、行迫害之实,庭审只不过是走过场,她说:“无论我们请不请律师,你们的证据多么的站不住脚,你们对待我们的结果是一样的,因为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迫害我们这群善良的好人。”

这些法轮功学员自我辩护都很感人,有的警察被感动的落泪,悄悄的把帽檐拉下来遮挡,有的旁听席上的人一直在掉泪。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善良的好人和邪党迫害的凶残无耻。即使这样,邪党法院还是要判他们有罪。

在两天的庭审中,一法轮功学员当庭揭露:亲眼看见付辉被扒的一丝不挂,全身被迫害的都是伤,躺在水泥地上。付辉因病情严重被另案处理,未参加本次庭审。

目前,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还在被非法关押之中,这场迫害还在继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