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究石家庄洗脑班头目袁书谦的罪责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石家庄“610”头目之一、河北省会洗脑班主任袁书谦,原是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警察,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610”调到石家庄筹办河北省会洗脑班。

河北省会洗脑班,对外名曰“法制教育中心”,开始位于原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院内,后来搬到石家庄市泰华街486号的石家庄劳教所院内。该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十多年来,至少对六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实施过非法拘禁和酷刑折磨,核实姓名的有三百五十三人,至少一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精神失常。

袁书谦一直在河北省省会洗脑班任主任、教务处长,他既是幕后的策划者——指使所谓的“助教”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又是赤膊上阵、亲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的打手,其罪行累累,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剥夺信仰自由罪和酷刑罪。

下达绑架指标 借机敛财

袁书谦办起洗脑班后,从二零零一年八月底开始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洗脑。每期从几天到三个月或更长,甚至长达一年,以不“转化”就劳教进行恐吓,以酷刑折磨进行胁迫,不“转化”不放人。他经常给当地各区县下达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还勒索单位或个人交所谓的洗脑费,名曰“学费”。

当时被劫持到石家庄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工人、农民、大学生、机关干部、科研人员,还有尚在哺乳期的母亲,大多数人都是从工作单位被绑架去的。开始每位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六千元,后来又涨到一万、一万五、三万元。这些钱他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出,或逼迫家里人交。而单位全部或部份地摊派到法轮功学员身上,从工资中扣除,甚至还巧立名目趁机敲诈。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整个家庭或是就象是遭匪徒抢劫了一般。

二零零二年三月,袁书谦给各县下达绑架指标,规定这期最少要送上一名男性法轮功学员,而且“转化”一名男学员,洗脑班索要三万元洗脑费,若当地没有男性学员,也要交三万元钱。还强调这是“强制性”的,是“政治任务”。

据悉,当时赵县政法委、公安局曾拿了五千块钱给石家庄洗脑班,说是该县男性法轮功学员少,有几个也被劳教过了,我们给个钱算了吧。袁书谦的洗脑班不干,说:“转化”一人三万元,你们才拿来五千,不行!

制定“转化”方案 经手迫害上千人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洗脑班后,失去一切人身自由,每人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由两名单位或居委会派的人做“陪教”,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不准随意踏出房门半步,连上厕所和洗漱都由“陪教”跟着,饭菜也由“陪教”送到房间,不放弃信仰就不允许见其他人。

袁书谦带领“教务处”的警察,针对每个法轮功学员制定所谓“转化”方案,然后指使用钱聘来的“助教”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袁书谦曾炫耀自己经手“转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上千人。

“助教”是前台的打手,警察在背后指挥“助教”什么时段、用什么手段把法轮功学员“转化”到什么程度,“助教”就不择手段的具体实施:灌输谎言、长期不让睡觉、侮辱恐吓、毒打、施虐等。袁书谦在洗脑班有绝对权威,连家属探望都必须得由他批准。洗脑班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袁书谦都是主要责任人。

法轮功学员丁立红被二十五天不让睡觉,耳朵被打手赵聚勇揪出血;姜帆的手被打手邢潇用打火机烧出疤痕,姜帆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打手们不让女学员刘慧娥去厕所,逼着她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丁力砚被八天八夜不让睡觉,遭灌酒、毒打、不让上厕所,打手们还在其脸上、胳膊上、手上写满了诬蔑法轮功、侮辱人格尊严的恶毒下流之语;张云因长期不让睡觉,被熬得晕了过去,摔倒在地,牙齿磕掉了,满嘴是血,警察还恶毒的说:“死了算自杀”。

法轮功学员刘立峰是河北省机关的工作人员,在大学主修法律专业。他从法律角度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洗脑班的恶人们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他们根本不讲理了,连续十几天不让刘立峰睡觉,往眼皮里抹清凉油,不让上厕所,几个人强行让他长时间盘腿。在场的许多人都看不过去了,“太残忍了!”打手招数用尽,也未能使他屈服,就把他送進隔壁的劳教所长期迫害。

河北科技大学的副教授李惠云博士,二零零四年二月被绑架到洗脑班后,经常被两个男打手将两只胳膊背后捆在椅子上轮番殴打。有一次下颌被打脱位,他们一看脸歪向一侧,又狠狠的打了另一侧。打手们还强迫李惠云服精神病类药物,致使她反应迟钝,精神恍惚。五个多月后,因她仍不放弃信仰,洗脑班将她转入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又被狱警察以精神分裂症送精神病院迫害两个月,超大剂量的镇静和抑制药,使她真的精神失常了。

石家庄市西里小学教师郄丽莉,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关進洗脑班。打手们连续十二个昼夜不让她睡觉,赵聚勇把郄丽莉鼻子耳朵揪得又红又肿,拿毛巾把郄丽莉眼睛勒肿了老高,几乎睁不开;杨杰将郄丽莉的胳膊掐得一片青紫,一次竟连续折磨了郄丽莉四个小时;邢萧是搞中医按摩的,专门掐法轮功学员的穴道,被掐后又酸又痛,还看不出痕迹;金卫平给郄丽莉抹风油精、用衣服架打郄丽莉,灌四十度白酒。郄丽莉遭受这种折磨近一个月后,被迫妥协。后来她透露,被迫放弃信仰令她精神几近崩溃,生不如死。

这一切罪恶,都是在袁书谦的主导下进行的。

幕后策划台前行凶:灌水、灌酒、注射不明药物

袁书谦十分伪善、狡猾,多在幕后策划、指挥,但他也会跳到台前直接行恶。他曾亲手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书写诬蔑法轮功的文字,甚至扬言要将法轮功学员衣服剥光后全身写满此类话。当学员斥责这是一种流氓行为,他说:流氓就流氓了,也得这么干。

袁书谦知道法轮功学员不抽烟、不喝酒,就故意在吸烟时把烟雾喷在法轮功学员的脸上。他还亲手给很多法轮功学员灌过酒。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袁书谦和孔繁运及三个门卫,按着法轮功学员张云灌白酒,折磨的张云呕吐三天吃不下饭,长时间头晕恶心、反胃。

袁书谦和打手们还有一套野蛮的灌水方法:几个人按住法轮功学员不让动,捏住鼻子,用暖壶不停的往嘴里灌水,使人无法呼吸,同时还用拳头击打腹部。一次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灌進一壶水后,恶徒们还不停手,几乎使这位法轮功学员人窒息和呛水。事后法轮功学员指责这种做法的危及生命时,打手们公然宣称:这样做不是为了好心救你,就是要迫害。

酷刑示意图:灌水
酷刑示意图:灌水

二零零七年五月,法轮功学员滑凤祥被关進洗脑班的时候,一直喊“法轮大法好”。袁书谦就对滑凤祥说:“一会儿你就不喊了,给你打一针。”他指使洗脑班打手用毛巾堵住滑凤祥的嘴,强行给滑凤祥注射一针不明药物,滑凤祥身体后来出现异常:动作迟缓、行走不便、脊柱变形、头往前倾、脖子僵直。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袁书谦的洗脑中心,所谓的“老师”都是由劳教所迫害起劲的狱警假扮的,恶警孔繁运对学员洗脑时称是国家工作人员。打手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还有,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逼听造谣谎言,长时间不让睡觉,甚至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水。恶警和助教轮番上阵,几小时换一班人马,掐、打、骂、威胁、恐吓、欺骗等一切流氓手段全使出来了,竭尽最恶毒的方式对学员進行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说下流的话,做下流的动作。恶徒梁恣凌背地里宣称,女学员怕羞,就得对她们采取搂搂抱抱。流氓嘴脸暴露无遗。孔繁运曾当众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

“回访”真面目:骚扰、恐吓、伺机迫害

随着洗脑班暴行被不断揭露,袁书谦开始以伪善的面孔欺骗法轮功学员,让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四书”配合其交差,在家该咋炼还咋炼。而当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出来回家后,袁书谦又以“回访”的名义闯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中骚扰、威胁。

二零一零年底,袁书谦到石家庄市一些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所谓“回访”,还非常大阵仗,随同的有各个区政府的“610”人员、办事处和居委会人员,有时还拎上一些礼品如牛奶等,假装上门关怀,实则是了解法轮功学员的现况,以进行威胁利诱,或伺机迫害。

现在及曾经被河北省会洗脑班迫害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名单

目前,至少还有新华区的梁凤秀、无极县的李胜花和赵盆三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会洗脑班。

曾被非法拘禁在河北省会洗脑班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名单(三百五十七人次):

邢萧、冯风琴、樊瑞海、宋洪水、陈林、石秀芝、黄素梅、李丽娅、温春英、吴慧卿、张秀珍、马金童、侯娟娟、安英、张秀爱、冯破阵、王浩、胡新改、刘军英、冯瑞雪、?立青、景新、贾健、米建敏、郭宝珠、孙金虎、武秀玲、郦新华、马兰香、王膨膨、路丽华、崔景花、张云才、于华、王灵芝、薛于春、马清、张文会、齐香彩、张岭霞、王慧芳、周丽霞、赵聚勇、刘力辉、王新忠、张会银、黄建玲、宋剑锋、杨凯亮、张金爱、赵卫红、邰成志、陈平、刘爱阳、张秀珍、王桂兰、石秀枝、魏丽英、王博、付华景、邓梅珍、张丽珊、席书君、张某、白某、吴永新、姜帆、黄秀萍、刘国军、姚建荣、盖五反、冯凤琴、张淑敏、赵保省、李英敏、丁力砚、王爱军、郭金鹏、米晓征、焦树超、邸建新、范淑芬、李宁、刘慧娥、李青、于雅玲、李慧、孙慢、张进京、杜彦尊、郄丽莉、牛新献、孙金英、金卫平、郭占伟、师兰辉、潘思艳、路荣芬、李清、王淑清、封石锤、张葵东、冯怡、李华芝、王选民、孙靖、吴兰英、王成刚、尹振彦、侯惠茹、唐平、董士武、单淑芳、齐丽焕、魏淑芬、杨双敏、马会斌、李树林、刘秀芳、孟连英、粟三女、王建民、周惠英、刘惠娥、张武汉、黄华伟、孙景红、周文丽、耿计才、吴素玲、杨云、刘宗辰、樊瑞海、李素英、郄小社、闫国平、刘志英、王俊平、牛新献、玉华、王现军、张素瑜、李现军、盖五反、王坤英、申彦梅、智俊利、王青、张云、孙涛、陈亚英、邱立英、李建国、徐光霞、葛彦文、刘涛、范爱兰、王建辉、于凤云、秦秀娥、李香金、孙进红、崔维娜、王世香、刘冬梅、王查、黎庆珍、卢惠霞、胡铭茹、李慧欣、吴凤兰、魏建如、王朝辉、范琳琳、王秀玲、杨凤莲、刘力锋、崔维娜、李贵喜夫妇、李瑞超、温春英、俊艳、刘宝群、张藏品、崔秀英、段立英、张沐浴、张敏清、王敏雪、殷建辉、段立英、李建刚、董秀珠、贾玉莲、齐兰芹、李书芹、李素、彭玉军、邓梅娟、李素平、纪俊彦、王月霞、李瑞超、刘文秀、吕吉堂、杨华、程景山、李惠云、张素文、李晓英、任彦芝、张秀珍、老孙、温凤兰、徐贵婷、张淑平、孔淑珍、黄玉兰、郝秋艳、张香珍、王新贵、王新贵妻子、周青龙、纪玉林、马恒套、陈凯茹、程文芬、冯喜英、韩树贤、陈增慧、申满良、刘立江、刘立江妻子、朱军会、刘增华、梁春花、岳阳、袁春飞、靳美春、赵春龙、王若娥、宁永倩、焦树超、白兰珍、张俊生、张尽凌、蔡生珠、蔡永青、张兰芝、龚树珍、张洪杰、吴燕果、秦淑玲、贾淑贞、李振文、高兰庆、李瑞彩、李金香、王爱琴、周继兰、魏天琛、滑凤祥、吕淑芬、杨裕禄、刘秀棉、石院长、李医生、王志良、韩书贤、张文普、姚海霞、黄伟、李娜、刘艳红、董慧敏、王玉船、赵丽梅、彭玉君、邓韧、冯晓梅、封风琴、白国峰、白国峰父亲、杨淼、赵玉桂、范爱莲、赵玉兰、省二院护士、范秀荣、董双锁、肖维玲、刘素梅、张玉芹、张便荣、葛秀英、李存香、张运卿、大秀、张胜利、新赏、张二波、刘俊欣、徐运芬、仝建英、信俊彩、吕萍、刘素萍、康如英、建闵、严新征、路小茶、杜素桥、李瑞潮、王敬芬、胡玉格、岳秀娥、崔惠敏、赵春雷、贺金梅、王守兰、杨令、聂风合、边旭日、李玉芬、马宗琦、刘靖、李玉芬、贺超、董慧敏、王进喜、刘军庭、张淑萍、杜须峰、吴秀绵、小渣、李胜花、赵盆、李坤才、庾小凡、李福梅、张瑞峰、董健英、芬廷、深州女、杜国珍、郝香堂、宋巧荣、李胜花、赵盆、梁凤秀、程元兰。

洗脑班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设立的“短期劳教所”,是继劳教所之后应当立即解体的非法机构。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群体的迫害,过程中发生的一切罪恶都必将被清算。


河北省石家庄洗脑班犯罪人员: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泰华街486号 石家庄市劳动教养所院内,邮编050061
主任袁书谦13903115399
警察:杨月坤13931985161鲁惠英13803346968宅87892908王家凤 13933050779刘俊玲13673236378边树强13603113288张力13932199787董新国1383238019
石家庄市“610”驻洗脑班人员:李京、王建国

参与迫害警察:邸曼丽(女)、王家凤(女)、陈玲(女)、白某 、鲁惠英、刘风珍、张瑞芬(教健美操)、杨某(管理陪教)孔繁运(已调离)、杨玉坤、王建国、姜青春、姚方、保卫组杨卫国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