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不能放过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我与丈夫又一次被邪恶绑架,在百般痛苦的折磨中,他们把我丈夫迫害致死,又利用各种手段强加罪名于我,对我進行迫害(在走非法程序时他们给我换了四次罪名)。

被绑架到看守所时,我坚决不穿号服(囚服)。恶警找来几个罪犯把我按在地上强行给我穿囚服。我只要一站起来就把号服脱掉。几次反复后,所长、狱警就气急败坏了,让把我铐起来,几个犯人和狱警一起把我铐在大铁门上。

我就发正念,给她们讲真相了,告诉她们我是修炼“真善忍”的,修炼法轮功没有罪。你们千万别相信那些人的谎言,别把自己给害了。不一会,四个所长和狱警都灰溜溜的走了。

半个小时后,一个女管教过来给我打开铐子说:要我跟她去办公室谈谈,我想谈就谈吧,这是我正法的好时机。到办公室,她给我拿来凳子让我坐下,我坐下正准备讲真相,她却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怎么我给你凳子坐下你也不谢我?这么没礼貌?進出门也不喊报告?

我直视着她说道:记着,炼法轮功没有错,我也不把我自己摆在囚犯的位置上!如果我们在外面见面也许我们可以做朋友,可今天不一样,我是不会配合你们这的人的非法要求的!首先这里的活我不干,因为共产党强迫我们干活,给它挣钱,它在用钱去迫害法轮功,所以我不干!其次,你们这的规矩我是不会遵守的,因为我没有罪。还有你们非法提审时,我是不会说谢谢的。这一切非法的要求我都不会配合。

女狱警看着我义正词严的说出这些,半晌才回过神来,说:好吧!你是法轮功里的例外,但不要和别人讲。

我说:讲不讲不重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把话茬叉开,开始给她讲真相,问她是党员吗?她说你胆子真大啊?做三退都做到看守所来了!我告诉她:我既然来了,碰见你就不是偶然的,我帮你把党退了吧?

她看看周围说: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以后在外面可能我们会是朋友,在这就不要说了。我明白,她们是害怕那个环境。但她再也不象先前那样叫嚣了,因为她背后邪恶的因素都被正念清除了。

过了一段时间,外面的恶警来找我,说我犯包庇罪。我问什么是包庇罪?他说你丈夫炼法轮功你不举报?就是包庇。我想了一下,这就是共产邪党的天下,我决不能让邪恶逞凶。我要用正念清除制止邪恶。

瞬间,师父加持我,让我看到了来人间时层层下走的一幕,在一个空间里,有几个旧宇宙的神和我在签约。当时来不及多想,脑子里出来一念,我要毁约!

瞬间便镇定下来,只听恶警问我捕票你要签字吗?我看了他一眼说:你把它拿过来我看看!恶警说你不签字就不用看了。我当时想到不拿过来怎么毁约?就镇定的说:拿过来吧。

两个恶警也没看出什么来,就说:法轮功都不签字,今天这个不一样?

就当他们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我接过那张非法捕票,一边说着这就是你们说的捕票啊?一边手里就把捕票撕的粉碎。

当时两个恶警都傻了,张着嘴瞪着眼,半天才反应过来。回身赶紧拉铃,边说着:快把她带回去,快带回去,我审的犯人还没有一个敢撕捕票的!

我当时义正词严的说:因为我不是犯人,我没有犯罪,我也不会让你们利用这张捕票犯罪的。

两个恶警慌张的收拾东西,迅速撤离。同时我看到另外空间的契约也被撕毁!

第二天女狱警来问我撕捕票的事,我说我不想让他们犯罪。女狱警说:你不要以为捕票撕了就不判你了。我说:他就是判不了我,他说了不算,大不了走个程序,一年半载就回家了!

当时真是被高兴冲昏了头脑,我顺口一说的事情,成了事实。最后真的是走完了程序,劳教一年。本来法院非法判我丈夫时候说我几天就能回家。

今天我把它整理出来,请同修千万要注意:修好我们的一思一念。旧势力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呢,不能给它一点空子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