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美德之——忠孝节义(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接上文

“夫孝,德之本也。”(《孝经·开宗明义》)“孝”字汉字构成,上为老、下为子,意为子能承其亲,并能顺其意。孝的观念源远流长,殷商甲骨文中就已出现“孝”字。“孝悌”指的是孝敬父母、尊重长辈、友爱兄弟及关爱幼者的伦理行为,体现出感恩、回报和礼敬。推及一切皆加礼敬,善待他人,名曰行“仁”,此为古人修齐治平之基础。在中国传统道德规范中,孝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汉字教育的“教”字,就由“孝”和“文”组成,因此教育的根本就建立在孝道人伦的基础上,一切的教育随之扩展开来,起到化育人民的作用。

《孝经》和《二十四孝》是传统孝文化的重要著作,前者为理论阐述,后者是实践例证。《孝经》内容为“孔子为曾子陈孝道也”,在这里孔子全面地系统地论述了孝道。一直以来,孝被认为是孔子仁学的基础,儒家思想重视家庭伦理,其中“孝”又占了极重的分量,“百善孝为先”。孔子倡导“仁、义、礼、智、信”,但又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儒家思想中,家族伦理可以自然扩展为社会伦理,“孝”向上延伸为大臣对君主的“忠”。“悌”是兄弟之间的关系,可以横向延伸成朋友之间的“义”。儒家倡导在家族中要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其中“慈”可以向下延伸为君主对大臣的“仁”。只要家族中的传统得以保持,社会伦理也就自然得以维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二十四孝》是元代郭居敬编录的,由历代二十四个孝子从不同环境、不同角度行孝的故事集合而成,事迹生动感人,使人读后留下深刻印象,很好的宣扬了儒家思想及孝道。

《孝经》等儒家经典论述了孝的内涵、目的和意义,首先肯定“孝”是上天所定的规范,“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之行也”、“教民亲爱,莫善于孝”,认为“孝悌之至”就能够“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并根据不同的人规定了行孝的不同内容:天子之孝要求“爱敬尽于其事亲,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并提出天子应率民事天,“受命之君,天意之所予也。故号为天子者,宜视天如父,事天以孝道也。”因天意至仁,天子必须效法天,实行仁政;诸侯之孝要求“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卿大夫之孝要求“非法不言,非道不行,口无择言,身无择行”;庶人之孝要求“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君主可以用孝治理国家,臣民能够用孝立身理家。

孔子对曾参说:“先王有至德要道,以其使天下人心归顺,人民和睦相处。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曾参避席答道:“学生我不够聪明,哪里会知道呢?”孔子说:“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诗经》中说过‘怎能不思念你的先祖呢?要称述修行先祖的美德啊!’所以上自天子,下至平民,孝道是无始无终,永恒存在的。另外还要能够继承先人的志向,完成前人的事业,这也是对长辈孝的体现,是一种永恒的孝和敬。”

曾参说:“孝道是多么博大高深呀!”孔子说:“先王见教育可以感化民众,所以他首先表现为博爱,人民因此没敢遗弃父母双亲的;向人民陈述道德、礼义,人民就起来去遵行;他又率先以恭敬和谦让垂范于人民,于是人民就不争斗;用礼仪和音乐引导他们,人民就和睦相处;告诉人民对值得喜好的美的东西和令人厌恶的丑的东西的区别,人民就知道禁令而不犯法了。”

曾参说:“敢问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孔子说:“人之行,莫大于孝。在孝道之中,没有比敬重父亲更重要的了。敬重父亲,没有比在祭天的时候,将祖先配祀天帝更为重大的了,而只有周公能够做到这一点。当初,周公在郊外祭天的时候,把其始祖后稷配祀天帝;在明堂祭祀,又把父亲文王配祀天帝。因为他这样做,所以全国各地诸侯能够恪尽职守,前来协助他的祭祀活动。可见圣人的德行,又有什么能超出孝道之上呢?”

曾参说∶“我想再冒昧地问一下,儿女都听从父母的指命,就是孝吗?”孔子说:“这是什么话?父母有敢于能跟自己诤谏的子女,他们就不会去做无礼的事了,就不会陷身于不义之中。所以对于父母有不义之事时,子女一定要诤谏劝阻,故云‘从义不从父’。子女必须要能够明辨是非,父母说得对的才能听从,不对的不能听从,对于父母不对的言行要力劝,这才是孝道的真义。”

古时历代都有表彰孝子的事迹,官修正史上都立有《孝义传》,能青史留名。在个人的品性上,能严于律己,不做不仁、不义、无信、无礼的事,以德修身,向善向上,还能在立身行道方面有所建树,这就是古人所谓的孝行。

如《二十四孝》之首“孝感动天”的故事:虞舜,上古五帝之一,性至孝。他的父亲瞽叟不辨是非,继母言语荒谬,继母所生的弟弟骄慢成性,一家人都容不下舜,时谋陷害。他处在这种家庭之中,却能够孝顺父母,友爱兄弟。舜十几岁时就被赶出了家门,他独自一人来到历山耕种,虽然自己历尽困苦艰难,仍旧将他辛勤劳动所得的粮食和财帛接济父母和其他贫困的人。舜耕于历山,有象为之耕,鸟为之耘。他到了哪里,都善待他人,人们都愿意追随他,因而“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瞽叟及其继母与弟弟,多次想害死他:让舜修补谷仓仓顶时,从谷仓下纵火,舜手持两个斗笠跳下得以免祸;让舜掘井时,却从上面下土填井,舜掘地道走脱。事后舜毫不记恨,仍对其一如既往。帝尧选贤任能,听说舜的孝行,后来禅位于他。舜继位后,以德化民,他的父母弟弟也都得到感化。有诗赞舜曰:“队队春耕象,纷纷耘草禽。嗣尧登宝位,孝感动天心。”

《德育古鉴》记载的“孝德感神”的故事:东汉兰期,年纪二百多岁了,鹤发童颜,率其家百余口,精修孝行,并以善化导他人。一日遇一仙人点化:“汝视人已不为两物,参天地本于一心,善及天下,功德大矣。吾语汝孝悌之理:夫孝至于天,日月为之明;孝至于地,万物为之生;孝至于民,王道为之成……即此论之,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孝道所至,异类皆应,孝之义大矣哉!”于是将仙家妙道授与兰期。兰期从此悟道修炼,遂成仙道。

清代康熙为史上一代明君,开创了康乾盛世的大好局面。而他的孝道同样也为人所称颂:“象康熙皇帝那样最出色、最典型的孝道,甚至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空前的。”这是法国的白晋在写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信中所说。《康熙起居注》中有这样一段记述:“我皇上至德纯孝,奉事太皇太后三十余年,极四海九州岛之养,尽一日三朝之礼,无一时不尽敬,无一事不竭诚。居则视膳于寝门,出则亲扶于雕辇。万机稍暇,则修温清之仪;千里时巡,恒驰络绎之使。此皇上事太皇太后于平日,诚自古帝王之未有也。”这正是康熙孝道的真实写照。康熙多次讲道:“忆自弱龄,早失怙恃,趋承祖母膝下三十余年,鞠养教诲,以至有成,设无祖母太皇太后,断不能致有今日成立。罔极之恩,毕生难报。”他每日“亲诣慈宁(太皇太后居住慈宁宫)问起居”,“晨昏敬睹慈颜豫”。外出时也多次遣使问候,如有一次外出,他特意赶在“端阳节前一日回宫”,并为此赋诗一首:“满路榴花映玉舆,炉烟香绕侍臣裾。经时远道彤闱隔,先向慈宁问起居。”

康熙颁发了著名的《圣谕十六条》,以之作为士民行为准则,十六条中,以孝悌为重。《康熙教子庭训格言》中训曰:“吾人燕居之时,惟宜言古人善行善言。朕每对尔等多教以善,尔等回家,各告尔之妻子,尔之妻子亦莫不乐于听也。事之美,岂有逾此者乎!”意思是:“家人团聚、闲居是快乐的事情,只应说古人的善行善言。我每次都教诲你们要多行善事,你们回家后也要把我的话告诉你们的妻子、儿女,你们的妻子、儿女也没有一个人不乐于听从这样劝导的。世上的好事,还有超过此的吗!”训中还有:“凡人尽孝道,欲得父母之欢心者,不在衣食之奉养也。惟持善心,行合道理以慰父母而得其欢心,其可谓真孝者矣。”指出人尽孝道欲得父母之欢心,不在于穿衣、饮食方面的奉养。惟持善心,行合道,以此来告慰父母而得其欢心,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孝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