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囹圄十一年 王兰生再遭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王兰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中,曾被非法判刑八年、两次非法劳教共三年,身陷黑监狱累计十一年。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他再次遭绑架,又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王兰生已上诉。

四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酷刑折磨、判刑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零点二十分,王兰生在法轮功学员张海涛居住的房内,被鸡西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城子河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在此前后,张海涛、张作君、李海岩等法轮功学员也先后被绑架。鸡西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姜云鹏、关斌等进行刑讯逼供,昼夜用电棍电击张作君、张海涛的生殖器;对女学员李海岩的折磨有:抠肋骨、掐穴位、揪耳朵、拳击太阳穴、电棍电击手臂、强迫光脚站水盆并用高强度电棍电盆中水而电击双脚,电击铁环铐传导电流电击两大腿、捆绑双手吊在空中等;王兰生也遭到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上午,黑龙江鸡西市城子河区法院,非法判刑张海涛八年、王兰生四年、张作君八年、李海岩三年。

家属聘请了正义律师上诉到中院。律师介入后,发现办案人员有严重的造假、诬陷、酷刑逼供等犯罪事实,并发现同一办案人员在只相差几分钟的时间内同时出现在三个不同办案地点。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律师再次到中级法院要求开庭重新审理此案,负责此案的庭长提出以书面审理此案,在律师与被迫害人家属的据理力争下,中级法院才不得已答应可以考虑开庭审理此案。

张作君、张海涛、李海岩、王兰生的家属对于鸡西市公安局国保、城子河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刑讯逼供,法院、检察院徇私枉法的违法行为进行控告,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及二月十二日,与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王学明、郑湘、付永刚等七位律师,分别两次到鸡西市检察院递交控告信并进行投诉。至今,律师及受害人家属还没接到鸡西市中级法院、鸡西市检察院的通知。

现年四十五岁的王兰生,曾被多次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三年,一次非法判刑八年。在十一年的黑狱中,他遭受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浇冰水、头套塑料袋、坐老虎凳、灌芥末油、灌辣根、灌浓盐水、灌盐面、暴打、做奴工等。他在佳木斯监狱见证了同修秦月明、于云刚被迫害致死。以下是王兰生曾经叙述自己遭迫害详情。

修炼大法 除顽疾

我叫王兰生,一九六九年出生,现年四十五岁,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长青乡东村四组。我曾多种疾病缠身,最严重是患有严重胃溃疡,病发时痛得满地打滚,整天药不离身。一九九九年初,我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习《转法轮》后,我明白如何做个好人,李洪志老师教导我们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事要先想到别人。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此后我没吃过一片药。

两次上访 被绑架、关押

然而好景不长。我修炼仅几个月,中共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途中在尚志市被警察拦截,然后被当地公安劫持回来,被迫签不上访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在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八天,昌平看守所人多的睡觉都没地方,每天吃窝窝头,白天还得在风场里洗冰水澡,地下有二三寸厚的冰。后来我被当地公安局劫持到鸡西驻京办事处,我被非法关押在地下室十多天后,被劫持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我一直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将奄奄一息的我放回家,这时已经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

第二天(二十一日),我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要我写“保证书”,二十二号下午,我才回家。此后他们经常到家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

两入劳教所:暴力“转化”、超负荷奴役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被恶人安老五恶意举报。(安老五后来遭报,自己喝酒后上吊自杀)鸡冠区向阳派出所警察将我绑架,进行折磨:浇冰水、头套塑料袋憋气等。后我被城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刘世增和牛文辉劫持到鸡西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当时鸡西市劳教所正在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使用手段极其恶劣:闻便桶、“开飞机”、用白塑料管毒打等,几个犯人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吃的馒头没有拳头大,一顿只给一个,每天两顿,给劳教犯人吃的是好面馒头,还可以吃饱。

一次,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炼功,结果我被大队长范国宇拉到另一个屋子里,用警棍一顿暴打,法轮功学员杨晓光被关入禁闭室。我们绝食抗议,几天后被狱警以灭绝人性的手段灌浓盐水,我和杨晓光一直坚持绝食,四个月后,劳教所不得不让我们几个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了。

我回家后,当地派出所所长李光英等人经常到我家骚扰,我被迫再次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二月,我再次被绑架,在看守所期间我绝食抗议,警察唆使犯人将我的嘴撬开,往嘴里倒入大量盐粉,不久将我劫持到鸡西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期间由于我不配合强制“转化”洗脑,警察祁敏为首的几个警察将我拖到办公室,让几个劳教犯人将我按倒在地,然后几个警察用一寸多粗白塑料管,轮番将我一顿暴打。两三个月后,我和法轮功学员张明辉被劫持到牡丹江劳教所迫害。

牡丹江劳教所出入所队,环境特别恶劣,潮湿肮脏,被褥都是几年未曾换过,是黑心棉做的被褥,根本谈不上卫生,对人体的健康就更无从谈起了,而且不知道有多少人用过了,被褥里爬满了虱子和跳蚤。不到十米长两米宽的通长铺上睡了将近三十人,都是侧着身躺着,头对着脚,根本就无法动弹,出去上厕所后回来都无法钻进去。一人有皮肤病,通过虱子和跳蚤交叉叮咬就互相传染。我和张明辉感染上了疥疮,满身挠得没有好地方。

我们被强迫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奴役劳动,而且每天都遭到暴虐,早上吃的是带着砂子的苞米面发糕,晚上吃大碴子粥。出入所队警察还逼迫我和张明辉加工木材,没有休息日和假日,报酬就更没有了。

二零零三年春天,出入所队逼法轮功学员挑选木制雪糕棒,从早晨五点起床到晚上九点收工,除去吃饭和上厕所时间,每人每天工作量在十四小时以上,完不成定额要遭警察何绪海指派的打手王长彦、张东辉、孙世胜的毒打,轻者扇嘴巴,重者用木头方子抽打。

恶徒行恶都是在劳教所专门设立的没有摄像头的屋子里进行。劳教所欺骗法轮功学员家属:“出入所全天二十四小时有专门的警察通过摄像头监视里面情况,不可能有打人的事。”恰恰这个屋子是迫害和毒打法轮功学员的刑讯室,有一次,王长彦和张东辉把我和张明辉架到刑讯室,王长彦用木板打我,并且边打还边叫嚣:我这没有法轮功。

直到二零零三年末我才出狱。

判刑八年:目睹秦月明、于云刚被迫害致死

回家不久后,我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每天吃的是带着砂子的窝窝头,一顿一个,一天两顿,还得交每天十元钱的伙食费,回家后,我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二零零五年三月,城子河区公安分局警察吴天明伙同几名警察,将我再次绑架,城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对我进行暴力审讯,我又被劫持到城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他们对我酷刑折磨:坐老虎凳、灌芥末油、辣根、不准大小便等方式,我被迫害了四天多。三月十六日,我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

七月六日,鸡冠区法院对我非法庭审,当律师质问法官我到底破坏哪一条法律实施,法官却指不出来,当律师质问法官有无被害人时,法官也指不出来,却仍然将我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奄奄一息的我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那里的环境更加恶劣,监舍到处爬满虱子,饮水被刁难,每天被逼十几小时的奴役劳动,还没有洗漱。那时我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到医院检查血液已是粉红色了,在医院住了半个月。

二零零五年八月七日,我和法轮功学员张月增、刘新成、吴宝库、卢正义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我被关押到后勤监区,狱警李铁军逼法轮功学员背监规、逼看污蔑演讲,逼写观后感。我和刘振昌写的是法轮功真相。

二零零六年十月,我被劫持到一监区二分监区,期间狱警强迫曲德洪做奴工,我俩一起绝食,制止迫害一个月。曲德洪被强行关押禁闭。

二零零七年六月,我和曲德洪被转到四监区加重迫害,当天下午,我被犯人群殴,头被打破缝好几针,身体多处受伤。第二天中队长滕树良、梁振明,还有姓叶和李的四名警察,又对我一顿群殴,头再次被打伤,缝好几针,身体更虚弱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将我和法轮功学员刘振昌被互换监区。刘振昌绝食抗议四十六天,被一监区一中队中队长鲁志鹏和指导员苏佳峰给打伤。这样我被劫持到一监区一中队。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大队长张波强迫我们做广播体操,我向他讲真相,他将我押进禁闭室十五天,在这期间我一直绝食抗议,他们每天给我灌浓盐水。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佳木斯监狱一监区生产大队长全伟带领杨小伟、项阳、董志宏、纪相利、高利滨、李士强、孙华伦等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这天下午一点左右,佳木斯监狱一大队二中队警察李相国、陈喜强因法轮功学员单志平拒绝奴工劳动,将他吊在车间铁窗上、两脚离地进行折磨。我和巩志军上前劝阻,副大队长全伟带领一群警察、犯人将我和巩志军一顿拳打脚踢。收工后,狱警继续将单志平吊在廊门上,将我和巩志军铐在二楼楼梯上,我被铐到晚上九点。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中队长苏佳峰利用犯人林金峰抢走我的MP3,然后苏佳峰用电警棍猛击我的头部多处被打伤。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我又被劫持到集训队迫害。当时集训队二楼有我和于云刚、秦月明、商锡平、付裕五位法轮功学员,狱警逼我们每天从早五点一直罚站到九点,我们五人绝食抗议。第五天,他们用几个犯人把我们拖到医院强行灌浓盐水,值班狱医赵伟及几名犯护将我们按在厕所椅子上,用钳子撬开嘴,用镊子夹住舌头,用管子强行插进胃里,当时别提有多难受,无法形容。秦月明的食管当时就被插破,痛苦万分。恶徒们还说他是装的。

第二天晚五点多钟,狱警将监控系统关了,这时听到关押秦月明的207监室传出噼里噼啪的声音,不一会秦月明就被背出去了。接着狱警就问秦月明家住址。晚上快七点时救护车来了,将秦月明尸体拉走了。没几天,三月一日,奄奄一息的于云刚也被救护车拉走了。三月四日,我们劫持回原大队。后得知,于云刚于三月五日被迫害死了。

二零一二年三月,狱侦科长指使一监区副教陈永新将我的电子书和MP3,手抄本法轮功真相抢去,将我被押进禁闭室禁闭十五天。禁闭室里非常冷,很多人都被冻坏了,不给行李,穿空心棉袄棉裤,一天两顿粥,冻得人整天睡不了觉,那里每一分钟如同度日如年一样。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我被非法关押期满,监狱”六一零”与鸡西”六一零”勾结,在监狱门口妄图将我绑架到洗脑班,我坚决抵制,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直接参与迫害人员:

鸡西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姜云鹏、刘力臣、关斌

城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力
副大队长郑海军15094684701
警察:杨宏宝、金锡东、张宏伟、司机李博超15645817588
技术勘察员:谢世贵、李岩

城子河区法院:
审判长孙莉坤
审判员马莉娜
代理审判员刘继东
书记员吴先权

城子河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徐红
公诉科科长成涛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