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经济迫害(1)

河南省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情况介绍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

一、截断生活来源
(1)开除公职•下岗•提前退休
(2)不发、少发工资、克扣停发退休金
(3)拒办低保•身份证•迁移户口
二、罚款罚疯了
(1)部分罚款案例
(2)劫匪索要培训费
三、肆无忌惮的劫掠财物
(1)部分抢劫案例
(2)劫掠财物清单
四、厚颜无耻的敲诈勒索
五、隐性迫害更邪恶
(1)长期囚禁
(2)工作•上学•参军•就业•出国等方面的迫害
六、典型迫害案例
七、恶警们的发财梦


人活着就得吃饭,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都属于经济,缺一不可,经济乃活命之源。没有了经济支撑,没有了生活来源,整天为温饱奔忙的时候,人的生命状态差不多就只能维持生存,遑论其它。经济是人赖于生存并进一步开展其它活动的基础。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中一条政策就是“经济上截断”,直接阻断学员的生活来源,不可谓不凶毒。从曝光出来的案例可知,几乎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抄家抢劫、关押勒索,而这种“罚款”大多没有收据,也就是直接装进了恶人们的腰包。河南省新野县国保大队长李彦甫、副队长李宾曾到处扬言:“不弄钱我们咋搞办公环境,咋坐轿车,咋超过第一流的玩乐标准?” 本文进一步揭露河南省中共人员在经济上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一、截断生活来源

河南省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具体表现有以下几个方面:

(1)开除公职、强制下岗、提前退休

1、娄亚红,女,37岁,大专文化,原河南许昌市热电厂财务科会计。2000年7月22日她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开“真、善、忍”横幅,后被当地公安接回关进许昌市看守所,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工职。

2、司德利,男,信阳市浉河区文化馆美术骨干。司德利多次被绑架迫害,两次被枉法判刑,公职被开除。二零零零年工资本被单位拿走,每月只给六百元生活费,一年以后,连这六百元也没有了,工资本被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六一零”劫走,从此没有了任何收入。他上有九十多岁的老母,下有一个上学的儿子,自己却没有一分钱的收入。他妻子的收入也仅几百元。

3、侯羡英,女,61岁,漯河市人,99年去北京两次上访,被当地派出所关押一个多月,罚款四千多元,又被开除公职,无法生活,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回来后邪恶多次上门骚扰并跟踪,使她无法炼功学法,旧病复发,于2004年2月份含冤去世。

4、徐天赐(女,58岁),南阳市宛城区汉冶村人,原南阳市建总公司装饰分公司职工。徐天赐因为修炼大法无辜身陷囹圄三年,这期间,原工作单位助纣为虐,将徐天赐开除,无视徐天赐几次申请解决生活问题,致使徐天赐九年没有一分钱收入。

5、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家中的电视、VCD、卫星接收器、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抄走,并被许昌魏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送进新密监狱,同时王海松又被原单位许昌通用机械厂非法开除工职,失去生活来源。

6、常新钦,汝州师范学校教师,多次受迫害,2004年被绑架后枉法诬判五年,并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7、王瑞,淮滨县某乡公务员,2005年3月13日下午,被国保大队长杜复良和恶警郑大等几人闯入家中,把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并抢走其的手机、录音机等东西。随后,王瑞被诬判三年,并开除公职。

8、何喜梅,女,五十八岁,南阳市人,退休前曾在南阳市原沼气(现郑燃南阳燃气)公司任营业所长职务。单位撤销了她公司营业所长的职务并让她下岗回家。
9、简学富,男,大学文化,原光山县泼河镇初中教师。十三年来,简学富两次被枉法诬判,停发工资,开除工职。

10、郑州市马霞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被郑州白鸽集团公司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无理停发马霞的内退工资,并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马霞到公司要求发放扣留工资,公司有关人员不但不理睬,还通知门卫不准马霞进厂门。单方解除马霞劳动合同是由郑州白鸽集团公司总经理刘晓明亲自签名,王康(劳资处处长)办理的。黄浦卫还恶狠狠的说:“不仅停发工资,房子也应收回”。郑州市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社区管理、郑州白鸽集团公司狼狈为奸,践踏人权。

据明慧网2004年2月7日消息,河南某法轮功学员自述,她丈夫在派出所工作了18年,2000年新年后,她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关押111天,花钱罚款1万4千元才被放出来,工作也被开除。她儿子在师专上学,因班长告发他炼法轮功而被开除学籍,她儿子走出校门直接去北京为大法上访,2000年春被恶警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40多天,罚款1000元才被放出。

(2)不发、扣发、少发工资和退休金

1、张洪昌,家住河南荥阳,85岁,从事教育工作36年。在刚参加工作时,由于学生多,教师少,每天早上五点开始工作直到夜间十二点。可因修炼法轮功,退休金被扣发,家人多次讨要无果。

2、安阳市610主任王原生强迫单位不给法轮功学员发工资,强迫支付在洗脑班的费用(50元/天)。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多次关押和罚款,造成家庭生活极其困难。

3、二零零一年,河南省经济管理学校“六一零”头子侯建坤用四个专人非法看管法轮功学员魏荣合与妻子范富玲九个月之久,十一个月不发工资、不给一分钱生活费。

4、卫辉市法轮功学员樊静2000年元月1日,与其他学员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之后,拘留所对他的单位(城建委)罚款,说是5万,从此之后,单位每月只给她发一百多元生活费。

5、蔡巧,洛阳玻璃厂退休工人,54岁。2000年3月初,中共两会期间,蔡巧去北京上访,被玻璃厂公安处拘留15天,罚款3000元。 回家后,每月只给蔡巧150元生活费,连洛阳市最低生活保障都不够。蔡巧就此事质问退休办书记刘某,刘某说这是上边规定的。

6、曾厚林,男,70岁,洛阳202厂退休职工(司机)。1999年7月20日以后,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抢走身上带的钱、物,又被非法关押15天。此后又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抄家,并被抢走家中的财物,又被停发八个月养老金,身心受到很大伤害。终于2003年8月14日含冤离世。

7、赵金榜,男,59岁,河南省新乡市人。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后,老伴2000年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捕、关押于市拘留所,工资停发1年零10个月,同时被勒索罚款3000元。在此期间,6个恶警开两辆车闯进家中,逼迫签字表态,找到其儿子单位逼其下岗,逼儿媳闹离婚。赵金榜在这巨大的恐吓和压力下病倒,于2001年9月7日含冤离开人世。

8、南阳天冠集团职工肖家勇2000年因不放弃修炼,拒绝写所谓的保证,被扣发工资,每月只发200元生活费。后来,肖家勇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用脚(穿皮鞋)踢伤心口部位。遣送回来后被单位非法开除,他们对肖家勇的病情不闻不问,还对外散布谣言说:肖家勇患肝腹水,有病不吃药。从而隐瞒事实真相,造成人们对大法的仇视。肖家勇因内脏受伤,无其它经济来源,无钱医治,约三个月后死亡。

9、南阳天冠集团张明玉因书写大法标语,被公安取保候审,并罚款5000元,单位扣发工资,每月只发200元生活费,扣5个月工资、奖金约4000多元,单位领导多次协助公安、610等邪恶逼其写保证、抄家等。

10、米长荣,女,南阳市南召县云阳镇东花园大法学员。其丈夫李兴城在讲真相时,被东花园小学校长举报,后被610不法人员抓走,学校拒发李兴城工资,断了家里经济来源,恶警又去家里骚扰和恐吓,使她于2005年7月29日含冤去世。

11、河南信阳师院副教授李绍荣,67岁,几年来,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1999年9月,李绍荣为证实大法去北京,被北京公安分局非法抓捕,送回原籍信阳市贤山看守所,关押15天后放回,罚款二千元。2001年8月底,其他大法同修在被迫害下,牵连了李绍荣,他又在贤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四千元。 2005年9月14日,李绍荣在办事时被校保卫处处长丁治强和610办公室人员在内的8人绑架,送到洗脑班迫害。原工资1700多元,从2005年3月份开始发3百元的生活费。

12、法轮功学员周淑华,女,近70岁,属南阳市林业站退休职工,八年来多次被南阳公检法恶警绑架、拘留、抄家,被非法判刑长达五年,在期满出狱后的零七年又被卧龙区几个公安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及大法书、资料等。单位不明真相的人也多次打电话、上门骚扰,多年扣发的工资不给补。

13、马利慧,女,濮阳市人,六十多岁。依法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并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三年。她丈夫因承受不住压力,过早的含冤去世。她的单位多年来一直私自扣押她的退休工资。

14、薛小青,女,四十五岁,原数学教研室讲师,优秀教师。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学院非法停职、停薪三个月并被校方派来的专人非法监视。恶人牛瑞英逼迫薛小青写思想汇报二十多次。薛小青无法忍受身心折磨离开了学院到外省求职。

15、潘银娟,女,四十八岁,三附院主管护士。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学院和三附院当权者对她非法停职停薪三个月并派专人对她進行非法监视,学院两次配合郊区公安分局恶警非法入室对她家進行抢劫,抢走大法书和炼功磁带等私人物品。二零零九年八月一天,潘银娟正在门诊部挂号处工作,被恶人恶意诬告。院方恶人强制她从事洗衣房体力工作。

16、十多年来,新乡市七五五厂退休职工马云宪和妻子罗淑华,两位老人被迫害的分多聚少,多次遭到新乡市“六一零”及郊区公安分局骚扰、绑架、酷刑折磨、非法判刑与劳教,被扣发五年多的退休金。

二、罚款罚疯了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中,勒索罚款可以说是“610”特务和国保恶警及其他参与行恶者最喜欢的手段之一了。从曝光出来的案例可知,几乎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被勒索罚款的经历,而这种罚款大多没有收据,也就是直接装进了恶警们的腰包。仅从曝光的案例看,罚款数额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总量绝对要以亿计。郑州学员杨金瀚多年来竟被恶警以各种名目勒索罚款一百多万。

(1)部分罚款案例

1、2000年2月9日消息,南阳法轮功学员遭到多种形式迫害,有的被绑架,有被监视居住。有的让学员每天到单位去报到,没收身份证,交押金2000~5000元不等。南阳市市公安局向各单位施加压力,哪个单位有学员去北京上访,罚单位一万~三万元。南召县学员刘春芝,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回来,关押月余后又罚款9000元,才让回去。

2、郑州市公安局对遣送回来的上访学员每人罚款4千元,再拿出1千元用于公安的来回费用。七里阎保安学校内大约40多名大法学员被强迫进行监视居住,每人每天收费108元,只有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才放人,还要交几千元的保证金。学员孙某某被金水公安分局罚款10万元。后因无力支付,罚了5万元,并将监视居住的保证金5千元也没收。郑州市法轮功学员徐谢恰于99年12月6日在户外炼功而被抓,身上现金、手机、大法书全被没收,其父母被告知交钱后放人,于是在元月份交了2500元,但是直到2000年9月该学员仍被关押。

3、2000年8月,开封市大兴街派出所因怀疑几个学员在一起谈论法轮功,将四名学员抓走。其中一学员被罚款1000元,另一名学员因拿不起罚款被刑拘一个月,后又转行政拘留15天。

4、从99年7.20以来,淮阳县三番五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罚款高达300万人民币。当地法轮功学员已生活困难,不少已流离失所,吃饭都靠别人帮助。绝大多数犯罪行为乃淮阳县公安局局长任伟所为。2001年6、7月份,淮阳县警察又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

5、镇平县2001年初罚款情况:姚某,女,40岁,镇平县人。99年10月25日进京上访被拘28天,罚款2000元。2000年正月29日再次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遣送回镇平,非法关押3个月后释放,但被勒索费用1600余元。

范汝珍,女,58岁,99年10月26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27天,罚款2000元。2000年2月6日在进京上访途中被遣送回去。因坚决不写悔过书被拘长达3个月,在狱中绝食被强行灌食。后家人要求释放,被勒索1000元罚款。

魏花荣,女,36岁。99年12月25号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个月。2000年2月6日二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带回本地,拘留了3个月,并罚款1000元。7月21日,魏在家被警察强行带走,摩托车也被公安抢 。注:所有的罚款都没开收据。

6、信阳市(包括所属4个县)从2000年11月至2001年1月,至少逮捕了大法学员102人,至少有16人将被判刑,这些学员被抓的原因是因为去北京上访,和复印、张贴、散发真相资料等。公安把抓到的大法学员用酷刑折磨拷打,通常是72小时不让睡觉,毒打,用刑具打。有的学员头发都被扯光,打的都走不成路不能站,且被巨额罚款(5000-10000元)。

7、郑绪荣,女,年近60,洛阳浮法玻璃集团公司退休干部,曾担任辅导员,1999年底因进京被抓,拘留15天后交保释金5000元放出。

8、项城市城郊文教校长韩翠梅,66岁,已退休,2000年3月,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却被项城市警察非法关押9个月,罚款两千元。

9、新野县恶警们不仅在肉体上摧残法轮功修炼者,而且还疯狂榨取钱财。以国保大队长李彦甫、副队长李宾为主,向法轮功学员高额罚款,从五千元起,一万、二万、三万、五万不等。孟照奇,三年被罚款四万多元;王乾坤,被罚款二万多元;副队长李宾一次就罚款赵文玉十万元,赵被榨得倾家荡产。这帮警察巨额罚款后,从来不出示任何收据。据悉他们已向法轮功学员罚款在130万元以上。他们用这些钱购置小轿车,吃喝玩乐。李彦甫、李宾到处扬言:“不弄钱我们咋搞办公环境,咋坐轿车,咋超过第一流的玩乐标准?”他们还暗示法轮功家属给他们送礼,有一次一家属送的礼没满足他们的标准,李宾就直追到家中索要。

10、荥阳市法轮功学员孟全玉在99年进京城上访,被非法关押,后被转到荥阳市三里庄看守所,遭酷刑折磨。其妻在皇历十月十六日被610绑架关押数月,罚款4千元。

11、2003年新年前夕8名法轮功学员被扶沟县恶警无故绑架,并在经济上进行敲诈勒索,对8名法轮功学员每人罚款1000——6000元不等。

12、新乡市不法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除了使用劳教,判刑,长期关押外,还使用了开除工职和巨额罚款等手段。例如新乡市输油管理处仅一个单位,被各种名目的罚款加在一起数额高达近38万。一些学员被罚款3至6万元。

13、平顶山新华区公安分局马华东借故到法轮功学员滕玉枝家中非法搜查,以家中存有《转法轮》等为由,将其非法拘禁后索罚8000余元后才释放。
14、洛阳市法轮功学员安风2001年7月11日被抓到洗脑班关押一个月,罚款5000元。

15、史在河,男,33岁,农民,潢川县人,于2000年10月1日去天安门上访,被天安门恶警毒打后送回原籍非法关押2个月左右,并非法罚款2000余元。

16、巩义市法轮功学员赵松茂,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半年后,被非法劳教,后被两次加刑,第一次3个月,第二次6个月。家属赵峻英,因打了一次电话被非法罚款3000元。

17、郝天松,男,36岁,农民,家住原阳县原武镇北街,因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一年被原武镇派出所从家中带走,送往原阳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罚款一万元。其父郝绍深被迫害致死。

18、2003年3月8日晚偃师市韩爱芳和另五位功友在家看真相光盘,被恶人举报,9日上午她们被绑架到偃师公安局遭毒打谩骂。每人被罚款1000元。

19、漯河市法轮功学员苏爱华,女,50多岁, 99年10月因进京上访被单位监管半个多月,并被非法罚款5000元。

20、荥阳市大法学员魏成德,被非法长期关押在三里庄看守所一年多。非法罚款一万多元,其儿子非法送白庙劳教所劳教一年。

21、2003年7月初,夏邑县恶警对大法学员大搜捕,仅胡门娄、高庄等地就有10多位大法学员被抓。恶人用暴力手段强制洗脑,罚款,威胁不交钱就劳教或判刑。家属为了亲人不被劳教判刑,四处借钱交罚款,罚款无收据。家属要收据,恶警说:“要开收据再交1000圆。”一位学员家属借了1万2千元救亲人。

22、杨丽,女,27岁,南阳镇平县城郊乡五里岗村。2001年夏天,杨丽在内乡县讲真相,因恶人举报,被内乡县公安局扣留28天,罚款3000元。2002年邪共十六大前,杨丽上午流产,下午镇平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以李进为主、城郊派出所恶警张××等人员闯到杨丽家,不顾她流产后身体虚弱需要休养,把杨丽强行带走,关押到镇平县大奋庄洗脑班十几天进行迫害,罚款300元钱。

23、新乡市红旗区政法委恶徒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新乡市一三四厂几位退休职工进京反映法轮功情况者实行经济制裁、巨额罚款(进京一次者罚款三万五,两次罚款七万元),一三四厂的大法学员去了几个人(进京上访),回来后被红旗区政法委巨额罚款,学员不接受他们的这种无理罚款,他们就冻结了厂里的帐,硬是从生产资金中划走了二十多万元资金,造成了厂子里生产资金困难,厂方把怨气撒向了法轮功身上,把学员的退休工资也停发了,至今也未开全。

24、小白,女,十六岁,淮阳县某中学初二学生。2000年关押四个月,罚款叁千元放出。2001年3月,第二次关押达七个月,罚款贰千元才让回家,小白身心受到了极大摧残。

25、娄亚红,女,37岁,大专文化,原河南许昌市热电厂财务科会计。2000年7月22日她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接回关进许昌市看守所,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工职。她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取保候审回家。这次被公安罚款3000元(其中2000元是在北京向家属索要的,没开收据),被原单位罚款3000元。

26、新野县至少有3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视、关押、劳教判重刑。轻者失去人身自由,行动被监视、电话被监控,重者被非法长期关押。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被敲诈钱款7000至20000元不等。

27、2000年,南阳淅川县十几名修炼者联名上书,书信被传真传回淅川县公安局,这十几名修炼者被传唤,逼迫写保证书,不写就威胁判劳教,并受到不同程度罚款,2000-3000元不等。2001年新年前,有两名修炼者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关在监狱一个月,亲人被勒索了3000元。

28、程金强,男,32岁,中牟县法轮功学员,家住中牟农校家属院,2000年6月因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捕,遣送回本县公安局,拘留一个星期,罚款两千余元。2003年6月出去发真相资料时,因被人举报和其妻一同被当地公安机关抓捕,关押在中牟县看守所(因家中孩子无人看管,妻罚款两千元放回家),而后非法判刑七年,不允许上诉。

29、信春亭,家住开封市龙亭区里城南门街, 2000年进京上访,却被抓回劳教两年,罚款3000元。

30、2004年2月16日,法轮功学员李妮、巧玲(顾县乡锻西村人)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非法抓到政保科被酷刑折磨毒打后刑事拘留30天,罚款5000元。

31、吴朝刚,三十多岁,家住辉县市西平罗大队,屡遭劳教和诬判迫害。吴朝刚到北京上访,被西平罗乡政府罚款3300元。

32、2004年新年期间,禹州市政保科指导员夏玉霄带几名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张国营家,以看望为名,在其家中随意乱翻,发现一本《转法轮》,恶警便以此为由,将张国营非法绑架到政保科,在向其家属勒索3000元罚款后才将其放回。

33、2004年3、4月份期间,王桂香在乘坐的出租汽车上给司机讲法轮功真相,遭司机举报,王桂香被夏玉霄一伙从家中绑架,拘留期15天,关押在许昌看守所。关押7天时,她年迈的婆婆病故,家属要求释放她回去见上老人最后一面,被政保科无理索要7000元罚款后才将其放回。

34、据明慧网2004年7月2日消息,某开封法轮功学员自述,她两次被送看守所,派出所向厂里和孩子们共勒索罚款8700元。她的五个孩子四个都下岗。只有三儿子每月200元工资,还不按时发。从2001年起退休金降为每月87元。还有一次铁塔派出所的副所长张卫东,把她关在派出所里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又向她三儿子要了1000元罚款,才让回家,一直扣押她的身份证。

35、高雪荣,65岁左右,洛阳市涧西区工农乡唐村人,先后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一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抄家,罚款共计7000多元。陈禅琴,50岁左右,洛阳市涧西区工农乡唐村人,先后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罚款数千元。

36、刘玉真,女,61岁,淮阳县冯塘乡刘寨行政村人,于2002年被不法人员抓到淮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月,被勒索罚款2000元。

37、刘玉兰,女,62岁,淮阳县临蔡乡大村大法学员。1999年7-20以后多次被绑架、罚款、抄家,2004年6月张贴大法传单,被本村恶人举报,而被非法押在淮阳看守所迫害近一个月,并勒索罚款二千多元。

38、孙久龙,男,76岁,社旗县太和乡人。全家人去北京证实大法,恶警多次去家中骚扰、恐吓,并勒索罚款7千多元。

39、李保建,男,60多岁,鲁山县马洼村人。他于2000年7月去京上访,讲清真相,返回后被鲁山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罚款四千元。

40、史殿枝,女,58岁,新乡市大法学员。2003年1月23日在火车站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罚款3000元,在非法迫害的恐吓中,2003年4月18日含冤死去。

41、阎永安,男、70岁,平顶山市烟草局退休老干部,家住卫东区高皇乡辛南村。2001年3月妻子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绑架到叶县看守所迫害,被非法抄家,勒索罚款3000元。2001年10月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到勒索罚款。2002年8月7名法轮功学员在其家中炼功,被恶人举报,再次被非法抄家勒索。2003年4月阎永安在市内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罚款2000元。

42、从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以禹州市国家安全保卫大队队长张冠林,指导员夏雨霄为具体执行人,以打骂,罚款,抄家,拘留,劳教,判刑等形式对禹州市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血腥迫害。7年(1999-2006)以来,一个小小的禹州县级市,就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有50人被非法判刑,至少有100人被劳教,非法拘留约500人次。罚款至少300万元以上。

43、家住淮阳城北关三岔路口的法轮功学员贾红,一九九九年九月为大法申不白之冤进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淮阳恶警又把她带回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八个月,受尽严刑拷打。她绝食反迫害,已经骨瘦如柴,家人花钱营救,又被非法罚款一万元左右,才被接回。

44、周口市女大法学员王池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罚款四千元。二零零零年二月,王池被李育政等恶警绑架,拘留一个月,被敲诈五百元。时隔两个月,李育政等人又将她绑架,拘留七个月后,送郑州劳教二年。零二年八月,王池被黄金启、汪勇等人非法抄家、绑架,投进看守所七个月,敲诈三千五百元。其妹妹被非法抄家两次,零二年八月被恶警劫持囚禁,家人营救她送礼三千多元。

45、王美勤,女,四十多岁,周口市人。两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其中一次被劳教,迫害人:李育政、黄金启,罚款一千五百元,家人送礼五百元。其年迈的父母被抄家两次,零二年八月被拘留,行恶者:李育政、黄金启,讹诈“饭钱”加送礼八百元。

46、周口程敬福被囚禁,挨打二十多次。程敬福家两次被抄,九九年十一月,被高峰、刘迎东,绑架。恶警把他铐在树上、办公室两天。之后投进到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被毒打二十多次,被讹诈五百元。出狱时交罚款三千元,“保证金”二千元。被检察院两次敲诈六千元。

47、周口公安分局的恶人们泯灭良知,助恶为虐,采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八年(1999-2007)多以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禁者三百人次以上,罚款、勒索一百五十万元以上,被迫害致死者三人,劳教六十余人次,判刑七人,更有大量被迫害流离失所者、家庭破碎者、丢职失业者、家徒四壁者。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宋霞先后被绑架四次,家人连请客、送礼带交非法罚款,花了五万元。法轮功学员任俊英被劫持两次,家人被讹诈了三万元。建设银行职工、法轮功学员张大伟因上“明慧网”被国安大队绑架,单位的两台电脑被强行收缴。其家人拜托熟人走门路,被敲诈了八万多元。二零零零年三月全国人大、政协例会期间,周口市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联合签名向两会递交请愿书。国保恶警却将数十个签名的大法学员抓进监狱,每人罚款五千元。

48、周金兰是南阳棉纺厂退休职工,1999年10月18日进北京上访,遭公安局罚款5000元,另交保证金3000元,家属交钱后才放人。2000年初,棉纺厂强迫她写保证,并罚款2000元,没有钱就从退休金中扣除。

49、九九年十月,周口市贾保玲被恶警李育政绑架,送进拘留所迫害,敲诈三百五十元。零三年三月,她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四十五天,罚款五千元,家人给迫害人送礼八千元,其中送侯红旗一千,李育政五千,窦艳怀二千。

50、赵和乡林欠村赵永中,2002年6月的一天,赵永中正在农田打农药,来了几个恶人把赵永中骗至汽车跟前要抓他,当时有村民掩护,恶人未能得逞,可掩护的村民却被抓走了,罚了2000元才放。

51、马瑞,女,43岁,回族,沈丘师范学校(后该校迁至周口,更名为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舞蹈教师。因上访被绑架最后被勒索5000元“保证金”,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获释。马瑞第一次上访,政保恶警以去北京找人“花费”为由,敲诈沈丘师范15000元,以陈洪亮为首的校领导班子研究,决定这笔钱“由马瑞个人支付”。因马瑞的丈夫(沈丘师范教师)经营的工厂倒闭,负债累累,家无分文,陈表态从她们夫妻二人的工资中逐月扣除。这样一来,她家的苦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52、洛阳法轮功学员安风2001年7月11日被抓到洗脑班,非法罚款5000元,洗脑一个月。

53、段现军,男,35岁,偃师高龙乡大屯村人,因去北京上访,拘留35天,交保证金3500元,又交乡政府2000元,共5500元后被秘密劳教2年。

54、李晓瑞,女,潢川县政府工作人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潢川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赵淼带着一行恶警敲诈勒索三千多元;二零零二年国庆节,李晓瑞进京上访,被劳教二年,损失几万元。

55、郎改琴,女,六十岁,新乡市粮库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她去新乡市人民公园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扣发工资三千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因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劫持劳教,二零零二年元月五日才回到家,但被高额罚款三万三千元。

56、李希芬老人,新乡市新封铁路的退休女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南桥办事处先后两次对其罚款共计三千元。

57、史在河,男,三十三岁,农民,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天安门上访,被天安门恶警毒打后,送回原籍,非法关押二个月左右,并非法罚款二千余元。

58、周口体校高级讲师任学英,女,五十八岁。二零零零年三月,她参加了向北京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政协会议代表签名请愿,要求立即停止对善良修炼团体的迫害,被政保恶人非法传唤罚款(加上上一次,共计被罚款五千二百元)。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她再次赴京证实大法,被周口“六一零”、国保恶人非法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其间工资全部被本单位扣发

59、在过去的几年(1999-2007)里,荥阳市“六一零”恶警非法对五名法轮功学员判刑,五年至七年不等。荥阳市“六一零”恶警及公安局还非法劳教二十九人,劳教三次以上三人,非法超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百一十一人,抄家,罚款将近六十万元左右。

60、尹双梅,女,57岁,南阳市黄台岗乡范营村人。2000年3月因到同修家正好遇上南阳市宛城区安保大队非法抓人、搜身,尹双梅当时刚卖完黄豆的几百元钱被一姓曲、姓姬(女)的恶警搜走,还不打白条,其他二十多同修的身上的钱同样被搜光。恶警钱搜光后又把尹双梅等人非法关押至南阳市第二看守所,后又敲诈了几百元才把她放出(当时二十多人都被宛城区安保大队以5000元至3000元罚款,交钱的人被放回,没交钱的都被送到南阳看守二所非法关押)。尹回家后又多次遭受当地派出所、村委会骚扰、恐吓、惊吓,于2004年11月去世。

61、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劫持的周口市川汇区沙南老中医杨好中,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非法罚款一千元后回到家中。

62、南阳法轮功学员吕自奇在修炼期间多次受到绑架,骚扰,罚款,关押等。其中2003年非法关押一星期,非法罚款一万多,2007年被迫流离失所一个多月,2008年奥运期间被迫流离失所二个多月,给家庭经济和身心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2)周口市法轮功学员被罚款情况

杨雨:两次被非法抄家,关到看守所迫害,非法罚款共七千元。
顾红:九九年十月赴京上访,被劳教二年,罚款二千元,家人送礼五百元。
宋杰: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被政保劫持回来敲诈车费四千五百元,罚款三千元。
宋霞:被绑架两次,抄家四次,被恶人罚款、索贿,加上家人送礼五万元。
王玉兰:被抄家,绑架关押,非法罚款、敲诈六千元,家人送礼四千元。
刘茂修:二零零零年被黄金启绑架到看守所,非法罚款五千元。
周霞杰:被非法罚款二万元。
孙艳涛:被李育政、黄金启罚款一万元。
孙英:两次被抄家,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拘留,家人请吃花一千多元。
王华:被李育政、黄金启迫害羁押,交罚款、送礼一万元。家两次被抄。
任俊英:两次被抄家,绑架,被非法罚款加送礼三万元。
李素芬: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关押,被李育政罚款二千元,被敲诈三千元。
李连英:零零年十二月被黄金启带人抄家,罚款两千元,敲诈三千元
张丙利:零零年十二月,被汪勇抄家,非法罚款三千元,敲诈四千元。
江海兰:零零年十二月,被汪勇抄家,罚款五百元。
蒋利:被李育政等抄家(两次)、囚禁,罚款五千元。家人送礼四、五千元。
邵红:两次被抄家,一次被关押,罚单位、个人各五千,送礼四千多。
杨某:找不着他修大法的侄子,黄金启与办事处勾结,把他关看守所十天。
石霞:被李育政绑架关押,罚款二千元,绝食十二天,家人送给李五百元。
梁国恩:零零年二月,被拘留十五天(敲诈七百五十元)。
梁明礼:被关押到淮阳看守所两次,被敲诈二千元。
李喜梅:零二年被抄家、拘留,政保要饭钱一千五百元。
杨桂芳:被李育政、黄金启、王国胜、刘迎东罚款五千元。
陈大荣:被抄家三次,关押一次。李育政、黄金启迫害,请吃花一千多元。

(3)河南沈丘县经济迫害情况

马敏,被非法罚款13000元巨款。
王霞云,女,现年59岁,家居槐店镇。被勒索1800多元,王霞云被非法罚款4次,总金额14000元以上(一次罚单位的也由她个人交)。
李景荣,女。2000年12月被绑架,拘禁两个月,非法罚款1000元;
王香荣,女,42岁。19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15天,非法罚款2000元;
朱云。2000年、2002年两次被拘留,非法罚款5000元,勒索伙食费1000元,家人送礼5000元;
毕子斌,男,49岁。被非法罚款7000元;
马义梅,女,48岁。2000年被非法拘留两个月,非法罚款8000元。
徐艳梅,女,42岁。2005年被非法拘留15天。
窦中兰,女,62岁。被非法罚款4000元。
马义坤,男,61岁。被非法罚款8000元。
郭秀,女,56岁。被非法罚款3000元,家人送礼4000元。
张瑞华,女,50岁。被非法罚款4000元,家人送礼5000元。
李翠兰,女,44岁。被非法罚款8000元。
魏伟,男。被非法罚款700元。

(4)劫匪勒索“培训费”

1、2000年6月份以后,开封市各区、县先后搞了两批所谓的“转化学习班”,时间3-7天,晚上吃住不准回家,每个学员交300元的费用。

2、2010年信阳市政法委直接指挥布置,信阳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具体下达指令,在信阳市南湾信阳市政法干校办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洗脑班于六月十日上午开始,暂定一个月。由信阳市“610”下达的劫持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名单全部是坚持信仰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610准备分批分期迫害,要求各县、区的“610”和有关单位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成员高度重视,一切“政绩”与此挂钩,完不成这个“任务”者要严肃处理。因此,在劫持这些法轮功学员时,这些人根本不管法轮功学员死活、家中有什么情况、经营的店面开不开等等,这些“610”恶徒人性泯灭。

信阳“610”这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数之多,超过了历次迫害,并不是一个月就结束的,这个班对外叫“法制培训班”(实为洗脑班),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还要交所谓的“培训费”,最低要交3000元人民币,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实在交不起的,由关联的单位出。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